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现金依赖降低,各方“激战”印尼数字支付市场

7点5度  • 

原标题:现金依赖降低,各方“激战”印尼数字支付市场

作者:7点5度 (微信公众号ID:Asia7_5)

白鲸出海注:本文为7点5度发布在白鲸出海专栏的原创文章,转载须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来源。商业转载/使用请前往7点5度专栏主页,联系寻求作者授权。

2021 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报告还指出,东南亚数字支付 GTV 在 2021 年达到 7070 亿美元,预计到 2025 年达到 11690 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13%。作为东南亚第一人口大国,印尼数字支付市场也具有巨大的潜力,也吸引了各方的注意力。比如,印尼政府为支持数字支付的发展不断完善基础设施,消费者和商家对数字支付的需求刺激支付从业者不断提供新解决方案,各类支付公司不断涌现并完善市场生态,投资者和外国支付玩家也看好印尼数字支付市场。在一片向好的大环境下,新入场玩家还有哪些机会?

啊5.jpg

印尼政府不断推动数字支付发展

相较于二维码支付在中国和信用卡在美国的大量普及,印尼由于人口众多,地形条件复杂,数字支付的发展进程相对比较缓慢。所以,以现金为基础的支付方式在印尼仍然占主导地位。但在近年来,随着印尼数字化进程的加快,依赖现金支付的状况已经有所改变。甚至,数字支付在未来将成为印尼首选支付方式之一。

“我们要意识到,印尼正在向数字时代迈进。很多政府平台甚至私营平台都开始推动无现金支付,人们已经意识到现金不是万能的,很多人在疫情期间甚至害怕持有现金。大家都意识到数字化变得越来越重要,很多环节必须通过数字支付来完成,”印尼微贷企业 KMSB 主席 Mohsein Saleh Badegel 在接受 7 点 5 度采访的时候曾说道。

正如 Mohsein 所说的,印尼政府在推动无现金支付上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创新,逐步完善了数字支付的基础设施。比如,印尼央行在 2019 年发布了 QRIS 系统,即印尼标准化二维码支付,旨在打造简单、捷的二维码支付交易流程。QRIS 系统允许当地各类电子货币、电子钱包及手机银行应用程序的用户在全平台上使用一个统一标准的二维码进行支付,而不必单独使用各平台的二维码。消费者使用任意 QRIS 所支持的应用程序,扫描通用二维码即完成支付交易。截止 2020 年底,QRIS 系统支持印尼各类银行及电子钱包应用多达 35 种,并已覆盖 600 万商户,其中 85% 是中小微企业。

除此之外,印尼央行还推出了国家开放 API 支付标准 (SNAP),以促进支付交易处理方面的开放式应用程序间互连。SNAP 旨在打造一个健康、有竞争力和创新的支付系统行业,为公众提供高效、安全、可靠的支付系统服务。而开放 API 支付标准化有望减少行业分散,同时加速印尼金融和经济数字化。

为了进一步完善数字支付基础设施,印尼政府还在今年 1 月推出了该国首个实时支付基础设施 BI-FAST,为公众提供零售支付服务。这是印尼数字现代化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为支付系统行业、数字银行、金融科技、电子商务、消费业创造一个端到端的集成环境。在计划的第一阶段,印尼全国有 20 多家银行参与进来,提供 24/7 实时信用转账以及银行和客户层面的实时交易结算等服务。

在 DOKU 首席国际业务合作官 Alison Jap 看来,印尼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让行业实现了从“竞争小,客户少”到“竞争激烈,蛋糕更大”的良性转变,支付线上化和电子化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

印尼用户对数字支付接纳度提升

从消费者和商家的角度来看,印尼用户对数字支付的接受程度也越来越高,进一步促进了行业的发展。

从消费者端来看,印尼在疫情开始到 2021 年上半年新增 2100 万数字消费者,这类消费者在未来会持续使用数字化服务,为数字支付行业的发展创造极大的机会。App Annie 和 iPrice 的一项调查研究以时域(session)为指标,指出印尼人使用金融类应用程序的时域从 2019 年 7 月到 2020 年 7 月增加了 70%。这背后的原因,一方面与疫情期间线上金融需求增加有关,另一方面也跟印尼人同时拥有多个电子钱包的习惯有关。该调查研究还指出,47% 的印尼人有 3 个或 3 个以上的电子钱包。在数字化需求和数字化使用习惯的双重作用下,数字支付交易额也在大幅上涨。据 The Asian Banker 报道指出,消费者在疫情期间对数字支付的采用率飙升,电子货币转账的价值从 2019 年的 100.7 亿美元增长到 2020 年的 139.5 亿美元,增长了 38.62%。

从商家端来看,疫情严重时期采取的封控措施,也进一步刺激了商家对数字支付的采用率。而且随着消费者养成数字支付的习惯,商家对数字支付的接纳度也在不断提高。从 2020 年 12 月到 2021 年 10 月,印尼 QRIS 系统的采用商家从 580 万增加到 1200 万商户。据 2021 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报告指出,超 90% 的印尼商家正在接受数字支付,77% 的印尼商家表示会在未来 1-2 年继续增加数字支付的使用频率。

不管是消费者还是商家,在印尼数字经济发展的大浪潮下,使用数字支付将成为一股潮流。据 2021 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报告指出,印尼 2021 年互联网经济 GMV 达到 700 亿美元,预计到 2025 年达到 1460 亿美元。几乎所有行业的发展增速都达到了两位数,尤其是电商、出行和外卖以及线上媒体等行业。其中,印尼电商的发展速度以及规模最大。在 2020 年-2021 年,印尼电商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 53%,GMV 从 2020 年的 350 亿美元增加到 2021 年的 530 亿美元。而出行和外卖以及线上媒体的 2020 年-2021 年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 36% 和 48%。在各行各业持续数字化的过程,也是数字支付应用场景不断成长的过程,有利于继续培育消费者和商家培育的线上支付习惯。

印尼电子钱包竞争格局越来越激烈

在推行数字化支付的过程中,印尼人银行卡持有率低一直是一个较大的挑战。据 The Jakarta Post 报道指出,印尼无银行账户和银行账户不足的人口约占该国人口的 66%。而且,印尼银行卡渗透率不足 25%,信用卡发行率只有 15%。印尼信用卡使用率如此之低的原因之一是该国的征信机构缺乏关于低收入公民信用度的数据,金融普惠力度还需进一步提高。

而推广电子钱包是提高印尼金融普惠的重要一步。因为大多数电子钱包并不需要绑定银行账户或者信用卡,使用者只需一部可以联网的智能手机即可完成注册,且可以在线下便利店完成现金充值。据Data Reportal 数据显示,印尼互联网渗透率在 2022 年初达到 73%。另外,截至 2022 年初,印尼有 3.701 亿个蜂窝移动连接设备,智能手机渗透率超 70%。相比信用卡和其他替代支付方式,电子钱包也成为疫情期间增长最明显的数字方式之一。据 statista 数据显示,从 2019 年到 2022 年,电子钱包预计占印尼总交易价值 (GTV) 的百分比将从 23% 跃升至 28%。

在这样的优势条件下,印尼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移动支付市场之一。据伦敦金融公司 Boku 和数字技术分析公司 Juniper Research 合作发布的 2021 年电子钱包报告显示,印尼电子钱包用户到 2025 年预计将增加到三倍以上。与此同时,印尼电子钱包的竞争程度也将越来越激烈。

市场上,GoPay、OVO、DANA 和 LinkAja 是公认的印尼四大电子钱包。但 2021 年电子钱包报告指出,ShopePay 凭借高额返现和促销活动,成为印尼第二大使用广泛的钱包,占据 15.6% 的市场份额。据 Shopee 在 2020 年 10 月的数据显示,ShopeePay 已覆盖印尼当地超过 500 个城市,其中二三线城市受惠显著——在大雅加达地区之外,使用 ShopeePay 的交易量增幅超 8 倍。相比之下,OVO 仍然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约为 38.2%,LinkAja 占 13.9%,GoPay 占 13.2%,DANA 占 12.2%。

GoPay

GoPay 与超级应用 Gojek(现为 GoTo)绑定,是印尼嵌入式移动钱包之一。首次推出时,GoPay 主要用于打车服务,到外卖和电商等领域的应用场景。2020 年,GoPay 每月活跃用户超过 3800 万。这一数字仅被 ShopeePay 超过,同期 ShopeePay 每月活跃用户超过 5150 万。

OVO

OVO 是一款独立的电子钱包,隶属印尼力宝集团。目前,OVO 已经与 Grab 、Tokopedia(现为 GoTo)和 Lazada 等超级应用玩家建立了牢固的合作伙伴关系,帮助 OVO 形成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此外,OVO 还通过 OVO FinTalk 开展一系列的线上研讨会,进行有关印尼公共金融知识和数字支付相关的市场教育。

LinkAja

LinkAja 在 2019 年 6 月底正式运营,其背后由印尼电信 Telkomsel、四家本地银行(Mandiri、BRI、BNI、BTN)和印尼国家石油公司 Pertamina 等公司支持。2020 年 11 月,LinkAja 在 B 轮融资中约筹得 1 亿美元,由东南亚出行巨头 Grab 领投。本轮融资后,Grab 持有 LinkAja 约 5.7% 的股份,Telkomsel 持有 25%(仍是最大股东)。

DANA

DANA 也被称为印尼版支付宝,于 2018 年 3 月由印尼企业集团 EMTEK 和蚂蚁金服合资成立。通过 DANA 钱包,印尼用户可以像支付宝一样方便地进行手机话费充值、账单支付、缴付水电费、缴纳社保、账单分期等常见电子钱包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这几个印尼移动钱包背后的利益关系互相交织。比如,GoPay 是 Gojek 旗下的移动钱包,OVO 的股东包括 Tokopedia 和 Grab,而 Gojek 和 Tokopedia 已经在合并成印尼最大科技公司 GoTo,并在 2022 年 4 月完成上市。LinkAja 的背后有Grab 和印尼电信 Telkomsel,DANA 则由印尼媒体巨头 Emtek 和蚂蚁金服合资成立,而在 2021 年 4 月,Grab 以 2.74 亿美元收购 Emtek 约 4% 的股份。

啊6.jpg

从中可以看出,Grab 以及旗下的嵌入式电子钱包 GrabPay 也是印尼数字支付市场重要的“搅局者”。其实早在 2017 年,Grab 在印尼收购了一家名为 Kudo 的 O2O 公司,并更名为 GrabKios,主要目的是为了给本地的 Warungs(印尼本地的一种街头售货亭或者说是小型传统摊贩)提供数字支付服务。印尼估计有 350 万个 warungs,占该国快消品 (FMCG) 零售交易的至少 70%。Grab 部署了数百万个 GrabKios 代理来为整个印尼的 Warungs 提供服务。借助 GrabKios,warungs 和个人消费者可以访问数字金融服务,包括汇款和账单支付。

随着印尼数字支付市场的发展潜力日益凸显,外来电子钱包玩家也开始进场,并通过与本地玩家合作来进行相关的布局:

2009 年,三星通与 DANA 和 GoPay 合作打通移动支付渠道进入印尼市场,用户可通过 Samsung Pay 访问 DANA 和 GoPay;

2020 年 1 月,支付宝与印尼银行 Bank Mandiri、Bank Rakyat 合作正式进入印尼市场;

2020 年 1 月,微信支付与 CIMB Niaga 银行合作正式获得了在印尼的营业执照;

2020 年 6 月,Paypal 和 Facebook 成为 Gojek 最新投资者,WhatsApp Pay 通过和 Gojek 合作布局印尼市场。

支付宝、微信支付、Samsung Pay 和 WhatsApp Pay 等都会成为本地移动支付玩家的重要竞争者。外来玩家和印尼本地银行或者互联网公司的合作可以打通更多碎片化的支付场景,以此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在未来,印尼电子钱包市场的竞争势必越来越激烈,提升服务能力以及通过合并购的方式扩大自己的服务生态,或许将成为玩家保持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印尼其他数字支付玩家完善生态

除了电子钱包玩家,支付网关、跨境转账、BNPL 等细分领域的企业也是印尼数字支付生态重要的组成部分。尽管这些领域的玩家竞争程度不如电子钱包激烈,但各自的成长也为印尼整个数字支付行业贡献了重要的力量。

支付网关

在印尼,支付网关公司往往充当完善数字支付基础的工作。据印尼支付网关独角兽 Xendit 的首席运营官 Tessa Wijaya 指出,“美国围绕信用卡建立一切,但在东南亚你无法做到这一点。因为在像印尼这样的国家,信用卡普及率极低,必须有人为商家提供替代支付方式。”简单来讲,想要收款和付款的商家首先需要联系银行和其他合作伙伴,进行渠道和网络的整合才能完成线上收款和付款的流程。然而,许多小型企业没有时间或资源来做这件事,但却为支付网关公司创造了机会。

Xendit 则通过汇总商家的支付选项来解决这个问题。通过集成平台,Xendit 让企业能够通过银行账户、虚拟账户、信用卡和借记卡、电子钱包、零售店和在线分期等支付方式接受付款。目前,Xendit 已经和 GrabPay、OVO、Lazada 和 Ninja Van 等大公司合作。

跨境转账

在印尼跨境支付公司 Transfez 联合创始人兼 CEO Edo Windratno 看来,在印尼做跨境支付和回款的机会主要来自油气行业、海外务工人员转账汇款以及每年 2000 亿美元的进口交易。对于很多印尼人来讲,汇款的唯一途径是通过银行以及一些现有的汇款公司,但他们很少有基于手机移动端的线上解决方案。“你必须去到线下的分行,填一堆文件,交一笔高费用,用时 3-4 天才能把资金汇入账户。”

为解决这些痛点,专门针对跨境支付和回款的公司出现,并在市场上得到了很好的回应。以 Transfez为例,尽管受疫情影响,Transfez 在 2020 年一年的交易数量仍实现了 30 倍的增长。“由于印尼在疫情期间采取的封锁和行动管制政策,很多人都开始感受到数字化业务的便利性,也开始主动寻找数字化的解决方案,比如线上汇款。”Edo 还表示,即使是在疫情后,数字跨境支付服务也会不断增加。

BNPL

在印尼,BNPL(先买后付)仍然是一种非常新颖的支付方式,具有很高的增长潜力。根据 Research and Markets 2021 年第四季度 BNPL 调查,印尼 BNPL 市场预计将以每年 94.7% 的速度增长,到2022 年达到 26.693 亿美元。在 2022 年至 2028 年期间,BNPL 支付采用率预计将以 44.4% 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GMV 达到 242.472 亿美元。据报告观察,居住在雅加达等城市地区的人们倾向使用信用卡公司和银行提供的传统分期付款计划 (IPP),居住在印尼农村地区的用户则更倾向非信用卡公司提供的 BNPL 服务,因为那里的信用卡持有率要低得多。

Kredivo 是印尼 BNPL 玩家代表,其母公司是东南亚金融科技集团 FinAccel。Kredivo 用户可以在获得信用评分后在多种付款模式中进行选择,如 30 天免息还款或其他分期付款方式。目前,Kredivo 在印尼共有近 400 万用户,并计划开拓越南、泰国等地区市场。

印尼数字支付未来有潜力也有挑战

据 statista 数据显示,印尼数字支付业务交易总额到 2021 年预计达到 570.22 亿美元。2021 年至 2025 年,印尼数字支付的复合年增长率率为 12.2%,到 2025 年的数字支付交易总额预计为 902.82 亿美元。随着印尼数字化进程的加快,本地数字支付在未来还将迸发更大的潜力。

在这样利好的情况下,印尼支付玩家得到了很好的成长,激励了更多创业者,也吸引了更多投资人的目光。目前,印尼支付领域诞生了两家独角兽公司——电子钱包 OVO 和支付网关 Xendit。成立于 2017 年的 OVO 在两年后估值超 10 亿美元,曾上榜 2020 胡润全球最年轻独角兽榜单。成为独角兽后,OVO 仍然吸引了 Grab 的注意力。在 2021 年 10 月,Grab 向 OVO 早期投资者购买股份,增加了其对 OVO 的控股。通过最新的交易,Grab 增持 OVO 的股份至 90%。另一边,成立于 2014 年的 Xendit 则在 2021 年成为独角兽,并在 2022 年的 5 月 20 日获得一笔 3 亿美元 D 轮融资,由 Coatue 和 Insight Partners 共同领投,Accel Partners、Tiger Global、EV Growth 和 Intudo Ventures 等跟投。在数字支付这个赛道上,印尼创业公司也将迎来更多的机会。

与此同时,新进场的玩家也要注意印尼央行的新规,做好合规工作。比如,印尼央行发布关于支付系统的第 22/23/PBI/2020 号法规(Reg 22),对现有持牌支付玩家进行 PJP 和 PIP 的分类,并对外国直接投资进行了限制,该法规于 2021 年 7 月 1 日正式生效。其中,PJP 为支付服务提供商,包括为用户提供支付交易服务的银行和非银行机构。对于非银行实体的 PJP 企业来讲,在印尼股东掌握 15% 控股权和 51% 投票权的前提下,外资最多可控股 85% 以及拥有 49% 的投票权。而且,开展 PJP 业务的公司必须获得印尼央行的牌照;PIP 为支付系统基础设施提供商,如提供清算和终端结算服务的提供商。对于非银行实体的 PIP 企业来讲,只允许 20% 的外资控股,剩下 80% 的股份必须为印尼股东所有。而且,开展 PIP 业务的公司必须获得印尼央行法令 (penetapan) 。

就现阶段而言,数字支付的市场教育仍需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不管是对消费者端还是商家端。而且,印尼数字支付的基础设施仍需要不断完善。DOKU 首席国际业务合作官 Alison 曾与 7 点 5 度分享,“即使现在印尼拥有 2.7 亿人口,但也就 1700 万人有信用卡,而在偏远地区可能距离最近的 ATM 机都要 2 个小时的路程。”即使印尼数字支付的前景一片光明,但现阶段的痛点和挑战也不能忽视。“印尼市场虽然很大,但并不像很多创业者想象中那么容易。心态很重要,要做到坚持不放弃,”对于所有的创业者,尤其是出海东南亚的创业者,Alison 这样寄语。

本文相关公司

Grab认证

本文相关产品

Grab Superapp

Grab Superapp

阶段:已上线

平台:iOS,Android

所属类型:应用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