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教育+金融”的跨界组合 正在成为印尼的新兴产业

江清月近人  • 

原标题:“教育+金融”的跨界组合,正在成为印尼的新兴产业

作者:Volanews

教育科技(Edutech)+金融科技(Fintech)=?

在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的 2020 年,印尼蓬勃发展的教育金融科技(Edufintech)产业给出了清晰的答案。

让我们先来看一个小例子。

Annisa 是雅加达一所顶级私立学校传播学的在读本科生。2020 年的新冠疫情,给她的家庭造成了巨大冲击,家庭收入严重下滑,使得她即将无法为新学期支付学费。

一旦辍学,Annisa 将很难在当前的印尼劳动力市场上找到合适而体面的工作,她未来的职业发展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Annisa 通过朋友介绍和社交媒体上的信息了解,发现她所在读的大学正在与一家教育金融科技公司合作,这家公司将为她提供贷款以供其支付学费。在完整经历完全数字化的申请流程后,Annisa 获得了一笔贷款,也得以继续自己的学业。

印尼总统 Joko Widodo 曾在其 2019 年 8 月的公开演讲中强调,人力资源是一个国家在激烈国际竞争中获胜的关键。

但事实现状却表明,在印尼,种种阻碍正在限制人力资源的发展。

首先,普遍匮乏的经济负担能力,正阻碍着人们受教育的机会。世界银行近期发布的一份有关印尼教育产业的报告表明,经济负担能力不足是 16-18 岁印尼青少年不再继续学业的最主要原因。

印尼高等教育的收费平均为每年 1000-5000 美元,而印尼平均家庭年收入仅为 2700 美元。这使得受高等教育人群锐减的现象,不足为奇。统计数据表明,甚至与其他东南亚国家相比,印尼学生从高中转入高等教育的入学率,也呈明显下降趋势。

在6.webp.jpg

其次,根据 Google、淡马锡与贝恩公司联合发布的《2019 东南亚数字经济报告》显示,印尼有 77% 的成年人(年满 18 岁)难以获得继续教育的资金。

在信用卡渗透率仅为 3% 的印尼,尽管政府一再敦促银行发放教育贷款,但银行也因将教育贷款视为“高风险业务”而始终拒绝全面落地。

与在欧美等发达国家,高等教育贷款盛行的现象相比,在印尼,这类贷款的发放总量大约只能“支付总体受教育成本的 3%”。

第三,印尼的教育基础设施质量低下。在印尼全境,有超过 15 万间教室处于年久失修状态,近 25% 的学校没有图书馆。

尽管印尼政府已经将国家预算的 20% 投入发展教育产业,与马来西亚(21%)和新加坡(18%)几乎相当,但由于印尼的总体国家预算相对较低,这项支出的总额仅占印尼国内生产总值的 3%,仅为马来西亚和越南(分别占 6%)的一半。

新冠疫情的袭击所带来的经济危机,更是让印尼政府对于在短期内增加教育投入有心无力。

教育金融科技,融入教育产业生态

从另一个维度来看,上述种种阻碍,也给教育金融科技在印尼创造了蓬勃发展的空间。除去提供教育贷款的泛金融科技公司 KoinWorks 之外,专注于教育金融科技领域的企业包括 Cicil,Danacita,Danadidk 和 Pintek。

这些新兴的创业公司,将贷款受益者、贷款人与贷款所需支付给的机构联系在一起。

“学生绝不会直接收到他们所需借的任何款项。”

Danacita 的创始人 Ketty Lie 表示,他们与学校紧密合作,以确保整个贷款过程的无缝衔接。在这个民间自发形成的教育金融生态体系中,一个最重要的特征即为贷款平台将直接向学校或出售学习类产品服务的机构卖方付款,学生或者家长均不会收到贷款。

这种做法大大降低了贷款欺诈的风险,增强了贷款出借方的信心,也扩大了学生贷款者的获资助渠道。

在7.png

在现有的主流教育金融科技公司中,Cicil 和 Pintek 允许贷款者以购买教辅产品,如教材、笔记本电脑,为目的申请贷款;而 Danacita 和 Danadidk 则只专注于针对学费的贷款。并且,一旦贷款总额超过一定金额,学生贷款者还需要提供监护人作为其贷款的共同借款人或担保者来申请贷款。

目前来看,大部分的学生贷款者来自大专或职业培训教育机构,如护理、编程等,包括本科生与研究生。贷款平台所提供的还款周期通常为两到三年,KoinWorks 也正在试行还款期为 10 年的教育贷款项目。

技术是关键,但不是全部

教育金融科技公司的技术投入重点,在于贷款生命周期的风险管理、信用评分与贷款回收。

Cicil 的联合创始人 Edward Widjonarko 表示,欺诈识别是教育金融科技公司将原本在银行那里通过人工完成的工作自动化的一个代表性环节。

在 Cicil,平台可以通过分析贷款申请者的 GPS 数据来验证其申请的真实性。比如,贷款申请者住在南坦格朗,并在德波的一所大学就读,则平台会验证其是否在对应时间段分别出现在这两个地区。

相比银行通常会派出调查人员人工验证,这种方式的好处是可能低成本地处理小额贷款。

技术能力在对贷款者的信用评分中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Cicil 通过分析贷款申请者的手机使用情况来描绘他们的消费画像,KoinWorks 则甚至聘请心理学家来分析贷款申请者的社交媒体情况。通过这些数据与分析,教育金融科技公司对贷款申请者的信用评分进行完善。

在8.png

一旦发生贷款者逾期无法偿还贷款,则平台将收取一定比例的滞纳金。以 Cicil 为例,每周的滞纳金金额为 5 万印尼盾(约合 3.55 美元)。考虑到贷款者一旦发生逾期行为,将他们诉诸公堂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后续的职业发展,大多数教育金融科技公司会选择替代性解决方案(如重组贷款)来解决。当然,严重者也会被贷款平台向信用局提交负面报告,来作为警告与提醒。

KoinWorks 的 CMO Jonathan Bryan 表示,他们还在尝试与一些教育机构达成共识,如果学生贷款者无法完成学业,则学校将把学费退还给平台,并承担学生不缴纳学费的责任。

正如前文所述,除学生有可能因为缺乏经济负担能力而交不起学费外,教育基础设施质量的低下,也使得学校成为了另一类贷款申请者。

Cicil,Danadidk 和 Pintek 均为学校提供贷款。以 Pintek 为例,其每月为学校提供的贷款低于其整体贷款量的 1%,且不需要抵押。

Cicil 联合创始人 Leslie Lim 表示,为学校提供贷款符合 Cicil 的主要目标,即为印尼的学生提供更高质量的教育。“学校需要资金来升级其基础设施,从而让学生享用到更好的设备与设施”。

Edward Widjonarko 补充道,我们已经组建了专门的团队与教育机构建立更稳固的关系,为什么不能同时为学校提供贷款服务呢?

Danadidk 则是从 2020 年 9 月开始向大学提供贷款,对 Danadidk 来说,此举同时能够平衡因仅向学生提供贷款所导致的贷款量存在周期性波动的现象。

出资方来自何处?

大多数教育金融贷款平台上的出资方,来自机构放款方,包括金融机构、家族企业以及高净值个人。

Edward Widjonarko 表示,首先,由于教育类贷款在印尼是新兴的贷款业务,可查的历史风险数据有限,因此更适合机构投资者,“他们的专业性更高,且能够投入的资金更充沛”。

其次,从贷款者角度来说,因为每个人都面临着严格的学费支付期限,假设一个学生需要 3000 万印尼盾用以支付学费,他很难一下子找到 10 个愿意借出 300 万印尼盾的个人投资者,因此机构投资者也能够更好的解决这一问题。

在借贷双方的匹配上,Cicil 允许借款人选择学生进行资助,Danacita 则仅向投资者开放学生贷款池,KoinWorks 则同时提供以上两种方式。

在通常情况下,放款方的年化收益率约在 18% 到 20% 左右。但印尼的教育金融科技机构同时表示,这一收益率虽然相比发达市场要高出许多,但印尼本身的资金成本也很高。可参考的是印尼的信用卡费率,最高利率可收取到每月 2%,即年化近 27%。

在9.webp.jpg

尽管如此,在印尼,即便申请者希望拥有信用卡,也很难如愿。Danadidk 透露,如果没有教育类的金融贷款平台,印尼学生唯二的选择就是要么通过高利贷借款,要么辍学。

同时,正因为近年来教育金融科技产业在印尼的蓬勃发展,印尼金融服务机构 OJK 也正在修订其针对在线贷款的规定。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措施是提议将金融贷款机构的最低实收资本从原本的 25 亿印尼盾(约合 17.7 万美元)提升到 150 亿印尼盾(约合 106 万美元)。

在印尼监管方看来,考虑到之前在线贷款在印尼所引发的一系列恶性事件,更强的监管力度,将有希望让贷款者重拾信心,并开始使用这些更合规的贷款产品。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