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盘一盘近期火了的社交产品 疫情过后能留下什么?

pridecheung  • 

这一波疫情,除了娱乐,包括长短视频、直播,受影响比较大的就是社交了。

约会交友因为需要转向线下,很多 App 其实还是受影响的,虽然引发了一波海外交友 App 集成直播和各种社交娱乐功能的热潮,大家都在说自己的用户使用时长在增加,但从第三方平台的数据来看,新增下载还是受负面影响,本来在情人节应该迎来会话时长高潮,数据也在后来急转直下。

 1.png

2019 年 10 月 1 日到 2020 年 6 月 1 日下载数据 | 数据来源:Apptopia

相较之下,走熟人社交/兴趣社交的一些大众社交平台,活跃度更高了,而且貌似这段时间也成为了巨头们的试错场,频发新品或者调整产品功能,让人眼花缭乱。例如,谷歌近期发布了一个内置于浏览器的工具 Sodar,这个工具可以利用 AR 技术在用户周围显示一个 2 米半径的环形弧线,实现社交距离的可视化。而 Facebook 除了对自身产品进行调整,加入多人视频聊天等功能外,最近也一连推出三款产品:语音通话 App CatchUp、观看直播的 Venue 还有短视频 App Collab。

只是疫情之后,能够剩下来什么,值得深思。对此,笔者也找了 3 个或在疫情期间火了一把或渐成趋势的功能和产品进行分析,并做了 3 个预测,欢迎读者讨论交流。

2.jpg

谷歌推出的 AR 工具 Sodar

视频群聊的娱乐玩法可能只是一时之需

从三月中下旬开始,Houseparty 在多个受疫情影响较大国家的欧美国家的下载榜单快速攀升,在视频群聊的风口上, Facebook 和 Google 两大巨头也采取了相应的动作,比如 Facebook 推出支持 50 人同时聊天的 Messenger Rooms、将 WhatsApp 的同时视频聊天人数上限从 4 人提升到 8 人,Google 也在 4 月底的时候宣布 Google Meet 将对所有人免费使用(不过 Google Meet 的使用场景是企业的视频会议)。

除此之外,面对疫情带来的视频群聊热潮,甚至一些交友 App 推出了 8 人一场的 Blind dating 活动。 

视频群聊支持的人数越来越多,玩法也不断丰富,不过,这些会让以消遣为目的的视频群聊一直热度不减吗?

根据 AppAnnie 的数据统计,大概从四月下旬开始 Houseparty 在各国 Google Play 的下载榜排名就开始出现明显下滑。

 3.png

4 月—5 月 Houseparty 在欧美国家的下载榜排名变化丨数据来源:AppAnnie

Houseparty 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允许多人云趴体的应用,同时会加入一些小游戏作为消耗时间的手段。之前曾登顶美国免费榜单,但现在已经在 Top100 开外。

要知道,作为游戏社交的代表产品,Hago 只在某些特定市场受到欢迎,印尼是成绩最好的市场之一,即便是同为东南亚的其他国家,榜单成绩也相差很远。当时 Houseparty 登顶,也被当做边社交边游戏,能否撬开美国市场大门的一个测试,现在来看,并不成功。

不过,结合 SimilarWeb 的数据来看,Houseparty 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在 12 万左右,4 月份还是有所增加,但是用户的平均打开率和会话时间都缩短了不少。这与 Messenger Rooms 的发布有一定关系,但也很可能是因为用户的新鲜感过去了。Houseparty 虽然有很多娱乐功能,但并没有其他产品无法实现的功能,如短视频提供源源不断的内容给用户消耗,用户在哪里更取决于身边多数人在哪里。WhatsApp、Messenger 在对视频群聊功能做优化的同时本就有大量用户基础,这是 Houseparty 等其他视频聊天 App 没有的优势。

 4.png

Houseparty 在 4 月份的日活用户量、打开率、用户平均使用时长、平均会话丨数据来源:similarweb

相比之下,Zoom 的热度始终不减(虽然有很多人被迫贡献了一份热度),似乎比 Houseparty 更能经得住考验。笔者认为有两个原因,首先,Zoom 能满足实用需求,Houseparty 只是用来消遣。随着疫情好转,欧美用户肯定还是更倾向于参加真实的 party 而不是线上,但企业会议的确有远程进行的需要。说白了,从几个巨头决定永久在家办公来看,欧美人是可以永久在家办公的,但是不可能永久在家“生活”。

另外,视频聊天的核心还是聊天,很多 App 针对疫情加入的的娱乐玩法只不过是为目前在家无聊的人们增添趣味,并不能形成社区氛围。

Facebook最新的短视频尝试可能还是要失败

前面提到 Facebook 最近发布的几款娱乐向的新产品,都特别注重社交属性。以其中一款叫 Collab 的短视频 App 为例,同为与音乐相关的短视频 App,Collab 与 TikTok 有两点不同,第一点是 TikTok 的核心功能是 Remix,也就是混音,音乐对产品的兴起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其实是降低了创作门槛的,而且除了配合背景音乐制作内容,TikTok 也允许用户创作一些生活片段,而 Facebook 新推出的 Collab,必须是音乐相关内容,更重要的是音乐必须原创,无形间提高了使用门槛,缩窄了受众范围;二是 Collab,顾名思义是多人合作,短视频分为三段同时创作,这样好友之间就可以组成一个“云乐队”,用不同的乐器分工合作完成一个音乐短视频。这一点,之前一些平台也尝试过,集多人之力完成作品创作。但无论怎么看,这样的产品和 Facebook 对外宣称的“为娱乐设计”不符,像是一个面向小众人群的产品,而非大众产品。

 5.jpg

Collab 的口号是“Make music together,while we're apart”,可以看出 Facebook 推出的这款产品的想法就是把隔离开的人们用音乐的方式连接在一起。

另外,这款 Collab,以及 Facebook 最近推出的互动式观赛 App Venue 等很多疫情期间推出的互动娱乐玩法,都有点被迫把线下的社交活动转移到线上的感觉,虽然开发者都在努力帮用户还原线下的体验。

在此之前 Facebook 曾经有过多次短视频的尝试,比如 2018 年发布的一款短视频产品 Lasso,但是由于产品相比于主要对手 TikTok 并没有什么新亮点所以没能引起什么影响,这次的 Collab 可能也是相同的命运。

共同观看或许真的能成为标配

先来看下近一个月来有哪些平台或 App 增加了“共同观看”的功能。

1、Houseparty 在 5 月 15 — 17 日开展了一个叫 In the House 的系列直播活动,请到了 40 多位明星参加,直播内容包括唱歌、舞蹈、做饭等。用户可以在 Houseparty 上观看直播的同时,与好友在 Houseparty 上视频聊天讨论直播内容。

2、HBO Now 和 HBO Go 获得了浏览器拓展程序 Scener 的支持,将最多支持 20 位观众同时观看影片,并且可以在观看过程中通过视频、音频、文本等形式聊天。

3、Hulu 增加了共同观看模式“Hulu Watch Party”,最多支持 8 人共同观看节目、直播并且聊天。Hulu Watch Party 有两点与其他大部分流媒体平台不同,一是不需要安装扩展程序就可以进入共同观看,二是一起观看的各位观众不必处于同一进度,可以随意快进后退,不影响其他人的观看。

4、媒体软件制造商 Plex 也发布了共同观看的“Watch Party”功能,用户可以发送链接邀请 Plex 上的好友一起观看电影或电视剧。不过 Plex 没有内置观看时聊天的功能。

其实早在 2017 年时,Netflix 就已经推出了可以与好友一起观看视频节目的 Chrome 扩展程序 “Netflix Party”,只不过在此前这一功能的使用量还不是很多,因为疫情,Netflix Party 的使用量才开始出现大幅增长。根据数据统计,在今年二月份时,Netflix Party 的官网访问量只有 17 万左右,而到三、四月份访问量已经增长到了 700 万。而且 Netflix Party 的官网还只是一个用来引导用户去添加相应扩展程序的网站,并不直接呈现视频内容,可以看出在疫情期间共同观看功能真的切合了海外用户的痛点。

 6.png

Netflix Party 官网访问量变化丨数据来源:similarweb

总体来说,上述几个流媒体的共同观看功能大同小异,差别可能只在于同时观看人数的限制、观看时能否随意快进后退等。

共同观看模式之所以疫情期间能在欧美国家流行,与欧美国家的用户习惯有关。首先欧美国家,尤其是美国人喜欢亲朋好友聚会,而且喜欢聚会时一起看节目或比赛(比如汽车影院、NFL 的感恩节大战、NBA 的圣诞大战等)。疫情期间被困在家里,也让他们这种分享式观看的需求转到线上。另外,与我们看节目时通过弹幕来寻求互动不同,欧美用户习惯讨论区和视频画面分开的体验。这些增加了共同观看功能的流媒体平台也基本遵循了欧美用户的使用逻辑。

 7.jpg

Netflix Party

和视频群聊的花式玩法以及被迫转到线上的娱乐活动一样,共同观看也很有可能在疫情过后热度衰减。不过笔者认为很多流媒体加入共同观看功能这个现象还是有一定不同。首先,视频群聊加入新玩法只能算是锦上添花,不是对视频群聊方式的变革。而共同观看功能则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观看方式,赋予用户不同的观看体验。其次,相比于云乐队等被迫上线的活动,用流媒体看节目本来就是线上行为,最多是本来围在一个电视机前的亲朋好友转移到了同一个聊天室。疫情过后在线观看的行为不变,共同观看功能如果真的能够降低人们在一起观看视频的成本、亦或是加强互动体验(比如从熟人互动转向陌生人互动),没准有可能就此改变人们的使用习惯也不一定。

总体来看,当一个产品把一项服务从线下搬到线上时,用户体验没有得到提升、或者成本没有得到下降,想必都是无法留存的。反之,则不一样。

本文相关公司

Facebook认证

谷歌认证

本文相关产品

ZOOM Cloud Meetings

ZOOM Cloud Meetings

阶段:已上线

平台:iOS,Android

所属类型:应用

Houseparty

Houseparty

阶段:已上线

平台:iOS,Android

所属类型:游戏

Netflix

Netflix

阶段:已上线

平台:iOS,Android

所属类型:应用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