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收购”「Twitter」又想反悔的马斯克,可以先看看「Mastodon」

照夕子  • 

image001.jpg

前一阵子宣布豪掷 440 亿美元,想要给「Twitter」买来自由的知名企业家埃隆•马斯克,现如今又反悔了。因为想要等待「Twitter」此前关于平台上“垃圾或虚假账户只占用户总数 5% 以下”的详细计算结果,马斯克突然在 5 月 13 日宣布,暂缓针对「Twitter」的收购交易。

在马斯克宣布暂缓交易的当日,「Twitter」的股价相比 4 月下旬的年内最高点已经下跌了 13%,随后的几天内「Twitter」又有三名高管集体辞职。马斯克希望将「Twitter」的算法开源,消除大量发送垃圾推文的机器人,同时允许人们在“法律范围内”自由发帖。不过在几天的剧烈动荡中,不少「Twitter」用户已经转投另一家社交平台「Mastodon」,这一平台的设想倒是和马斯克的设想颇有相似之处。

「Mastodon」于 2016 年上线,可以被理解为「Twitter」的去中心化替代品。准确的说,「Mastodon」不是一个网站,而是多个站点之间的联合,这些站点被称为“实例(Instance)”。「Mastodon」采用开源代码,允许所有人创建自己的“实例”,例如专为德国金属乐迷而设的 metalhead.club,以及为喜好安静的用户创建的 koyu.space 等。每个“实例”都可以操作自己的服务器,并创建自己的规则集。「Mastodon」没有统一的法令规定用户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一切言论由社区自行监督。

「Mastodon」的创建者尤金•罗奇科表示,在 2022 年 4 月 25 日,有超过 2.8 万名新用户在平台上注册。自 3 月马斯克表态要收购「Twitter」以来,「Mastodon」已经新增多达 4.9 万个账户。对于一个此前拥有 36 万月活用户的平台来说,此次新增用户数量相当可观。罗奇科在电子邮件中表示:“「Mastodon」的月活跃用户增加了 36%。还有许多用户本来就拥有「Mastodon」账号,他们在马斯克收购「Twitter」的新闻发布后又启用了原来的账户”。

与马斯克相同,罗奇科也曾是「Twitter」的忠实用户。在罗奇科看来,「Twitter」最大的问题在于运营中心化,权力集中意味着平台必须服从于股东的意志,而股东则有可能不顾用户的感受,突然改变平台规则。如此一来平台也随时有可能走向没落。包括「MySpace」、「Friendfeed」和被称为“德国版「Facebook」”的「SchülerVZ」等社交平台就经历过类似的情况。与之相反,如果平台用户能够完全拥有并运营平台的话,用户就能自行管辖平台,避免被身为非用户的决策层干扰。

与马斯克不同,罗奇科无法花费上百亿资金收购「Twitter」,因此当年只有 24 岁的他决定创建属于自己的社交平台。当时的罗奇科还没有大学毕业,他利用课余时间创建了「Mastodon」的基础框架,还获得了创作众筹平台「Patreon」的资助。在 2016 年大学毕业后不久,罗奇科正式推出了「Mastodon」。

在上线后不久,「Mastodon」便吸引了很多用户,大多数新用户都对「Twitter」上的人身攻击、垃圾推文和以及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争议性言论非常不满。此外「Mastodon」平台上的社群也很有趣,有一个社群中的成员在交流时需要把单词中的“e”字母删除,还有一个名为Dolphin.Town的社群则只允许成员用字母“e”交流。

在「Twitter」和「Facebook」等头部平台被社区管控等问题搞得焦头烂额时,「Mastodon」则通过其类似于“联邦”的松散结构避开了潜在风险。一般来说,随着平台规模越来越大,制定适用于全体用户的规则也就越来越困难;即便在规则制定后也很难执行。相比之下,「Mastodon」的用户群规模目前仍然很小,每个“实例”都由用户自行治理,如果两个“实例”的规则之间发生冲突,它们也可以相互隔绝,切断一切联系。

此外,「Mastodon」用户也可以使用各类屏蔽、静音和提醒工具,满足自己的使用需求。罗奇科在「Mastodon」早期的一篇博文中写道:“用户可以打造规模更小、更独立、同时又更融洽的社区。终端用户可以选择拥有自己认可的规则和策略的‘实例’,也可以自行创建‘实例’”。

「Mastodon」在社交言论上的自由程度,正是马斯克对「Twitter」的主要设想。虽然很多“实例”间都相互隔绝,但没有一个“实例”被完全封禁。不过这种运营模式也有其弊端,在「Mastodon」发展早期,用户将其视为躲避互联网喷子的地方,称之为“没有纳粹的「Twitter」”,但“纳粹”最终还是来了。2019年,右翼社交平台「Gab」被关闭,随后部分老用户在「Mastodon」上重新创建了属于自己的社区。许多「Mastodon」用户也曾对此表示抗议,但罗奇科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他当时说道:“「Mastodon」是去中心化的,因而我无法在整个平台的范围内做任何管控。

不过,「Mastodon」的屏蔽工具至少能显著降低人身攻击者的存在感。达利斯•卡泽米为周围大约50个朋友运营着一个名为“Friend Camp”的服务器,并编写了一份运营指南。他表示,「Mastodon」上的所有“实例”都可以选择适合自己需求的规则。也就是说,「Mastodon」的现实情况与马斯克的想法接近,即让「Twitter」上的用户都能自由表达个人意愿。

然而卡泽米也表示,在实际操作中,这种人人都自有表达想法的情景只能在小群体中实现。他说:“制定让 50 个人都同意的规则,要比制定让 10 亿人都同意的规则容易得多。比如说我就可以让朋友们同意不在服务器上提到埃隆•马斯克。实话实说,我不认为马斯克能实现「Twitter」整个平台这么大范围内的言论自由”。

正是因为类似的原因,「Mastodon」从未发展到「Twitter」或「Reddit」的规模。罗奇科表示,这是因为头部平台所产生的网络效应很难被复制,因为用户往往会选择朋友所在的平台,而大多数用户的朋友仍然在「Facebook」和「Twitter」上。

不过,当大型社交平台面临争议时,小众平台就往往能从中获利。举例来说,全球最大的轻博客网站「Tumblr」在 2018 年宣布禁止“敏感内容”时,数千名用户就转投了「Mastodon」。在同一年中,「Facebook」也因泄露用户信息而引发了大范围抵制,促使「Mastodon」的用户数量激增。

目前,「Mastodon」逐渐增长的用户群体正在现身说法,验证社区是否可以通过自我调节来实现更好的运行和管理,答案则是肯定的,但必须要做出一些取舍,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则来自于「Mastodon」是一个去中心化平台。罗奇科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上线了一种任何亿万富翁都无法购买和拥有的社交平台。我们认为,人们在线上交流的能力不应该由一家商业公司来随意决定”。

无独有偶,马斯克在之前也曾经表示,收购「Twitter」不是为了让股东赚钱,甚至不是为了自己赚钱,而是为了打造一个言论自由的世外桃源。但是「Twitter」的现状与这一愿景仍然存在很大的差异。无论内容审核多么宽松,规则多么随意,被马斯克收购后的「Twitter」仍然受权力中心控制。

权力中心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制定并执行政策,也能自行决定和修改规则,甚至可以查看每个用户的基本信息,而这个权力中心正是马斯克。这位世界首富素来喜欢不经深思熟虑就做出决定,如今又似乎想要叫停对「Twitter」的收购交易,而对于那些在社交网络上寻求真正自由的用户来说,这很可能就是他们永远离开「Twitter」的原因。

本文编译自 What Elon Musk Can Learn From Mastodon—and What He Can’t | WIRED。

本文相关公司

Twitter认证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