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短视频之后,短音频也要迎来黄金时代了?

索菲亚的燕窝  • 

image001.jpg

作者:Ashley Carman,《The Verge》高级记者。

编译:索菲亚的燕窝

短视频平台如今早已竞争激烈,而音频社交平台随着「Clubhouse」在去年的走红也已经成为了各路大厂频繁试水的新战场。不过短格式+音频社交这两者之间的结合,在目前看来还是一个相对新鲜的领域。那么这一组合的市场潜力又有多少?

为解答这些问题,白鲸出海就此特别编译《The Verge》专栏《THE NEXT BIG SOCIAL NETWORK TREND? SHORTFORM AUDIO》,浅析短格式音频社交市场的现状与潜力。

法博德·诺扎德(Farbod Nowzad)正在对话筒解释自己的“提升生活质量计划”,他语气严肃地讲着自己每周该喝多少杯冰果露,听多久电子乐演出,以及光顾几次酒吧。作为回应,一位名叫尼古拉(Nikolai)的用户则建议大家尽量多喝水。随后越来越多的听众开始加入讨论,但每段发言的时长都保持在 90 秒内。

以上就是短格式音频社交平台里常见的讨论情景。对许多创始人和投资者来说,短音频是音频社交的未来发展方向。简短的音频内容不仅易于分享,还容易启发他人灵感,因此能够紧紧抓住社交用户的兴趣点。

目前,包括「Beams」、「Quest」和诺扎德自己创建的「Pludo」等初创公司都在努力拓展短音频业务,争取吸引更多投资。这些公司认为短音频能够迅速带来大量用户,因此利润空间巨大。不少头部社交平台也对此表示认同,并开始上线新品试水这一市场。

在今年早些时候,「Facebook」就曾宣布上线短音频剪辑共享产品「Soundbites」。众所周知,「TikTok」利用短视频吸引了大量用户,迅速成为全球社交市场内的头部爆款。很多企业也想以声音为媒介,复制「TikTok」的成功模式。对它们而言,只要短音频 App 能够培养一定数量的用户,那么平台上就会涌现许多优秀创作者,带来可观的收益。

简化语音内容创作,新玩家争当音频版「Twitter」

Screen-Shot-2016-02-15-at-1.11.22-PM.png

短格式是「Twitter」能够迅速走红的关键之一 | 图片来源:Twitter

与其他音频内容形式相比,短音频的时长较短,而且语音本身也没有被编辑过,因此大大缩短了用户的内容创作和发布时间。也就是说,短音频社交在功能上与「Clubhouse」很像,只不过增加了时间限制。如果说「Clubhouse」是长博客的话,那么短音频社交就是「Twitter」。

短音频平台「Racket」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奥斯汀·彼得史密斯(Austin Petersmith)表示:“互联网产业先有长博客,之后才有「Twitter」和「Tumblr」等短博客平台。这些平台的特点在于用户不必花费太多时间,只需要把自己想说的话写进输入框,然后发送出去,因此更有可能孕育创意内容。

据了解,「Racket」目前还处于测试阶段,并已完成种子轮融资,不过彼得史密斯并没有透露具体金额。他表示,「Racket」的音频内容相对简短。因此用户也更愿意尝试制作自己的“短篇播客”。

在发展潜力方面,彼得史密斯表示:“目前有数以亿计的用户活跃在「TikTok」平台上,开通博客的博主更是数不胜数。然而音频播客的头部创作者却不足 100 万人,短音频社交的发展空间由此可见一斑。”

image005.jpg

「Racket」界面截图 |图片来源:Racket

在「Racket」上,用户录制的音频时长必须控制在 分钟以内。目前平台只提供网页版,同时也正在开发移动 App,以扩大用户数量。彼得史密斯表示,Racket」自今年上线以来已拥有总长 1.8 万分钟的音频内容,播放量累计达 万次,注册用户达 1.7 万人。

从开放到封闭,短音频能否成为发展新方向?

短音频社交为什么会在今年吸引诸多玩家试水?音频平台「Beams」的联合创始人艾伦·斯特恩伯格(Alan Sternberg)表示,这一子类的发展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包括手机麦克风技术的发展、「Clubhouse」对音频社交理念的大力推广以及语音转文字技术的日益成熟等。

 rss.png

RSS 虽然是传统播客的发展基础,但对构建社交生态构成了障碍 | 图片来源:RSS

与传统播客不同,目前所有的短音频平台都无法通过 RSS(简易信息聚合,可由其他站点调用的内容共享技术)功能,将内容分发给其他 App,这也是短音频与传统播客之间的最大区别。短音频社交是一个封闭环境。

斯特恩伯格指出:“我认为 RSS 的问题在于它是一种去中心化技术,任何人都能在自己的平台上收听其他平台中的内容,这一点与社交网络的封闭特性完全不匹配。因此「Beams」等短音频平台才应运而生。”

对投资者来说,市场本身的发展趋势也非常重要。在他们看来,短音频社交建立在实时音频社交的基础之上,同时也作出了必要的改进。「Racket」投资者杰克•查普曼(Jake Chapman)指出,实时音频社交存在许多问题,很多房间里的对话往往都会跑题。这是因为音频内容都是实时讲出,因此很难维持在既定主题内,让「Clubhouse」等无法为用户准确推送个性化内容。

查普曼表示:“我认为短音频社交App比「Clubhouse」更容易受到欢迎。以「Racket」为例,由于「Racket」上的内容都是提前录制,因此用户可以随时收听和搜索;同时又因为音频时长很短,所以无关内容的存在空间也被大大压缩。”除此之外,长格式音频 App 也会在用文字转录长篇发言方面消耗大量成本。

image009.jpg

「Quest」的屏幕截图,「Quest」是一款专注于生涯规划的短音频平台 | 图片来源:Quest

和短音频社交相比,播客的发展历史要长很多,很多大型科技公司也在投资这一产业。亚马逊就在收购独立播客网站「Wondery」后,于近期收购了播客托管服务提供商「Art19」。瑞典音乐平台「Spotify」也毫不示弱,在播客产业投入了超过 10 亿美元。许多大型科技公司会利用播客提供广告定位服务,并从中获利。

「Spotify」是最早进入播客市场的大型企业,公司在 2019 年就收购了播客创作、发行和变现平台「Anchor」。事实上,「Anchor」开创了移动端音频内容创作的先河,但它并不专注于短音频创作,更不是封闭环境。尽管「Anchor」致力于成为播客收听和创作平台,但它却不是用户收听内容的唯一终点,无法留住用户。

这也是短音频社交初创企业面临的真正挑战。播客需要在多平台共享的情况下才能走红,同时也已经有了许多案例;但短音频要做的却是封闭环境,这一思路在目前还没有任何成功范本。「Facebook」已经计划向平台上的内容创作者投入 10 亿美元,但真正的问题在于——用户是否真的对短格式音频内容感兴趣?相比「Twitter」而言,用语音替代文字又是否真的那么必要?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