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a16z、Valar 、YC,西方VC在东南亚寻找下一个独角兽

zhaolisa  • 

前情提要:

1. 东南亚一直以来缺乏西方投资者,只能依靠公司自己和来自中国或东亚的投资者实现发展。

2. Sea 成长为一家市值达 1200 亿美元的公司,Grab 即将在海外借壳上市、Gojek 与 Tokopedia 合并,这些事件都在释放一个信号,东南亚有大量机会。

3. 金融科技是全球风投的主要关注点,VC 们认为在世界其他地区的投资案例在东南亚有可复制性。

4. 有更多的投资者对创业者来说是好事,但这也意味着本地公司会面临更大压力。

对于美国西海岸的风投公司来说,纽约都算是另一个星球。沙山路,是硅谷著名的 VC 一条街,这些风投公司向来只在当地投资,不考虑美国其它地区的公司,更不用说世界其它地区的公司了。

但现在,时代变了。据两家新加坡的风投机构投资人(将会在后文疯狂出现)匿名透露,A16z 正在距离硅谷 1.3 万公里外的新加坡积极招聘,组建其东南亚办事处。(a16z 的创始人之一是 Marc Andreessen,他是网景的创始人之一,网景现在拥有超过 160 亿美元的资产)

1.jpg

Hedosophia 总部位于伦敦,是一家主要投资中后期的机构,是由原来的 Hedosophia 与 Facebook前高管、亿万富翁 Chamath Palihapitiya 的公司合并而成的,该公司也正在新加坡招聘人才。公司计划在年底前将两名高管从英国调往新加坡,以便在东南亚开展业务。其中一位匿名投资人表示,Hedosophia 已经向一家公司发出了投资协议,这可能成为其在东南亚的第一笔投资。

一位东南亚金融科技公司的创始人(正在融资,要求匿名)告诉 THE KEN,现在他接触的每一家美国资本都坚信,东南亚是一个新兴的科技中心,但是 2019 年的时候资本们对东南亚完全无感。他开玩笑地表示,他的合伙人之前在度假的时候才会想到东南亚。

因为疫情,东南亚经济受到严重冲击,而且疫情还在肆虐,不过东南亚的科技行业反而受益。疫情期间 SEA 的业务增长,估值达到 1200 亿美元,其股价在 2020 年飙升了近 400%。Grab 宣布与美国公司 Altimeter Capital 合作借壳上市,其估值达到 400 亿美元。印尼两家公司 Gojek 和 Tokopedia 合并成立 GoTo,并计划上市。

2.jpg

印尼公司 BukuKas 为中小企业提供数字记账与金融服务,其 CEO 兼联合创始人 Krishnan Menon 说,是 SEA 帮助东南亚初创公司进入了全球地图。西方人突然之间就全都认识了这个东南亚科技巨头,而且希望找到下一个 SEA。

BukuKas 在 5 月份放出要进行 5000 万美元 B 轮融资的消息,之后 Menon 与 10 家美国投资公司进行了交谈。国际风投公司有能力帮助像 BukuKas 这样的公司完成大规模融资,比如 E 轮,但本土风投机构做不到。

跨境金融科技初创公司 Thunes 的 CEO Peter De Caluwe 表示,如果想筹集的资金超过 1 亿美金,那就没有多少东南亚投资者能实现了。Thunes 总部位于新加坡,去年 9 月到现在共完成了 2 轮融资,一共 1.2 亿美金,其中就包括 2021 年 5 月从美国 Insight Capital 拿到的 6000 万美金。

西方资本在东南亚的操作也刺激到了当地 VC,很多东南亚 VC 在疫情造成影响之前就开始募集用于成长期投资的资金了。不过现在的投资者也喜欢看一些规模更小的生意,这给当地的创企带来了新的压力。

上述的一位匿名投资者说,新加坡的资本过去只考虑本土的同行竞争,现在它们的竞争对手不再是彼此,而是世界上最好的风投机构,这就对本地风投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3.png

一些开始布局东南亚的国际风投机构,这意味着东南亚会发生更多融资事件 | 来源:THE KEN

投资交易正在大量发生

除了 Insight 对 Thunes 的投资,据 Deal Street Asia 报道,由 PayPal 联合创始人 Peter Thiel 支持的另一支纽约资本 Valar ventures 也在进行谈判,希望领投 BukuKas的竞争对手 BukuWarung。2020 年 9 月,Valar 以 1860 万美元领投了新加坡智能投资顾问公司 Syfe 的 A 轮融资,这是 Valar 在东南亚的首笔投资。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的资本 Goodwater capital 正在考虑跟投 BukuWarung。同时,也在就另一笔交易进行深入谈判,具体信息不便透露。Goodwater capital 专注于美国,但在韩国也有过十分成功的投资案例。

到现在,Goodwater capital 已经在东南亚达成了三笔交易,其中包括领投越南金融科技公司 Momo 的一轮 1 亿美元的融资。短时间内连续进行两笔交易意味着 Goodwater capital 可能会发力东南亚市场。据称,Goodwater capital 计划在今年进行至少 6 笔投资,其中会有一些不到 100 万美元的投资。

4.png

与此同时,据上述两位匿名 VC 透露,软银旗下的 Vision Fund 和总部位于纽约的对冲基金 Tiger Global 正在就东南亚的投资交易进行深入谈判。去年募集了 23 亿美元资金的美国资本 General Catalyst 也在积极联系东南亚的初创企业。

Goodwater 联合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 Eric Kim 表示,公司关注东南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目前正在摸索怎样“融入这个生态系统,成为其中一员”。他拒绝透露具体的投资目标,也不想对目前的交易发表评论。

过去一年里,有许多全球机构在新加坡开设办事处以便在东南亚展开业务,包括 GGV、Prosus、DST Global、Lightspeed 和启明创投等。不过,并不是每个资本都愿意采用到当地落地启动的方法。

Kim 表示,Goodwater Capital 将采用和在韩国一样的远程策略。Goodwater 早期投资了上市公司 Kakao (目前估值为 450 亿美元)和电子商务公司 Coupang(估值为 660 亿美元,电子商务公司 Coupang 在美国 IPO 中融资 46 亿美元,这是自 2014 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融资金额最大的非美国企业 IPO)。韩国金融科技初创公司 Toss 估值 26 亿美元,也是其投资组合中的一家公司。Kim 表示,在某种程度上,疫情反而加速了投资进展,资本方不需要出差去见创始人了

东南亚难以忽视的一股力量,YC 加速器

在 Zoom 这样的视频平台上进行交流,不仅有利于对东南亚感兴趣的风投机构投资,也有利于东南亚的创始人接触到投资人。

随着疫情的爆发,美国的加速器项目 Y Combinator (YC)从线下业务转变为远程操作。这使得该公司每一批吸纳的初创企业超过了 300 家,其中越来越多的企业来自东南亚。

5.png

更多的东南亚公司被资本发现意味着更多的投资者正在对东南亚企业产生兴趣。正如 The Ken 之前报道的那样,YC 对东南亚的认可促使很多资本在东南亚进行了第一笔投资。

• 2015 年从 YC 毕业的印尼支付企业 Xendit 是 Goodwater 在东南亚进行的第一笔投资。硅谷老牌企业 Kleiner Perkins 也投资了 Xendit,完成了其在东南亚的第一笔交易。

• Payfazz,也是一家印尼金融科技公司,从 YC 毕业后,获得了美国对冲基金 Tiger Global和 Facebook 早期投资者 DST Partners 的投资。

• 今年 4 月,总部位于印尼的股票交易 APP Ajaib(也是 YC 毕业生)成为美国资本 Ribbit Capital 在东南亚的第一笔投资,Ribbit 还曾投资过 Robinhood。

新加坡资本 Monk’s Hill Ventures 的联合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 Kuo-Yi Lim 认为,YC 提高了东南亚企业的形象和知名度。优秀的东南亚公司不断涌现,让全球投资者对这里更有信心,也愿意投入更多的时间和资源。

6.jpg

除了 Grab 和 Gojek,越来越多东南亚公司获得国际资本投资 | 来源:THE KEN

红杉资本印度(Sequoia Capital India)的另一个早期加速器计划 Surge 也产生了类似的效果。如今,有 Surge 的毕业生已经获得了 Tiger Global 和 Light Speed Ventures 的投资。

但仅仅是因为从 YC、Surge 这样的项目毕业就能帮助公司拿到投资吗?其实,Syfe、BukuWarung、Xendit、Thunes 和 Payfazz.com 等,这些获得投资的公司都处在金融科技领域,这才是它们吸引风投公司的真正原因。

一切都是因为金融科技

东南亚地区的三个成功典范 SEA、Grab 和 GoTo 都致力于金融服务。比如 Grab 的金融科技业务就是它成功上市的关键。

近年来,东南亚的金融科技迅速发展,从 P2P 借贷到针对利基市场的借贷,比如教育领域;从支付处理系统到掌上银行、投资类 APP。物流等领域的公司也将金融服务放在其发展计划中。

Cento Ventures 的创始人 Dmitry Levit 认为,东南亚初创企业的业务范围已经从基础业务扩展到了金融科技等领域。前者免不了带有地域性,而后者却是全球投资者熟知的领域

一些成功的金融科技公司也关注着东南亚。比如,Stripe 以及估值 130 亿美元的 Plaid 都在投资东南亚。除了东南亚,美国投资者还对拉丁美洲等新兴市场比较看好,这些市场的金融科技产业已经具有很大的规模。比如,巴西公司 Nubank 已经融资 10 亿美元,并且还计划在美国 IPO。

实际上,a16z 和 Ribbit Capital 也已经在拉丁美洲进行了金融科技领域的投资。对于 A16z 而言,拉丁美洲是公司在美国以外唯一一个拥有重要业务的市场。a16z 的普通合伙人Angel Strange 在 2019 年发表讲话时表示对拉美的重视是因为该市场与美国距离近,亚洲才是公司扩大发展过程中优先考虑的地区。现在看来,a16z 已经观望得差不多了,东南亚已经有足够的吸引力来引起 a16z 的兴趣了。

Goodwater 的联合创始人 Kim 表示,Goodwater 不仅关注金融科技,也在更广泛的消费者网络内寻找机会。在韩国的投资经验帮助 Goodwater 在东南亚更好地展开投资。他表示,当地企业家的素质都在提高,他们发现有很多创始人都是硅谷或者美国大学毕业的海归。这让人想起 10 年前的韩国,人们很有可能低估东南亚的消费者了

7.png

慢路线

东南亚之外的投资者对这一地区的兴趣的确越来越大了。但是 Monk 's Hill 的 Lim 指出,大多数进入该地区的海外投资者每年可能只进行几笔投资,虽然美国风投机构对东南亚更加重视了,但暂时都还没有系统、持续地向东南亚注资。

专注于当地市场的印尼资本 Intudo Ventures 的创始合伙人 Eddy Chan 说,目前,国际风投公司们都会找当地公司,通过它们的帮助,完成高质量的投资。Chan 希望在未来几个月能与国际风投公司签下一系列的合作,不过他还是呼吁投资人要谨慎。他认为国际风投公司可能会遇到很多陷阱,尤其是和当地文化、市场动态有关的陷阱。一些公司可能会利用投资者缺乏独立思考、单纯不想错过机会的心理,以更高的估值融资。

以过高的估值进行融资,损失的不仅是投资者的钱,还可能影响被投公司的未来,因为这会让公司下一步融资变得困难,还有可能面临流血融资。

这也许就是全球资本缓慢进入东南亚的原因之一。不过迹象表明,这种缓慢进入的态势正在发生变化,而这对资本以及东南亚初创公司来说都既是机会也是挑战。

大量资本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涌入东南亚,当地初创企业是否有能力应对这股洪流,也是一件值得观察的事情。

本文编译自:How SE Asia finally caught the eye of A16z and other western tech VCs

本文相关公司

Tokopedia认证

Grab认证

Shopee认证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