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极兔、货拉拉和Ninja Van,东南亚最后一公里配送突围战

索菲亚的燕窝  • 

Last-mile-lede-970x400.jpg

作者:Benjamin Cher,《The Ken》专栏撰稿人,曾任新加坡新闻平台《The Edge》撰稿人。

编译:索菲亚的燕窝

在东南亚地区,“最后一公里”对电商而言一直是最大的难题,相对的,解决这个问题的价值也更大。在 2020 年,物流企业的融资活动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大量海外企业前后进入,试图分一杯羹。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中国出海企业。

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也掀起了全球电商市场的发展热潮。在这股热潮的推动下,极兔速递(J&T Express)和新加坡物流服务公司 Ninja Van 等“最后一公里”快递公司的运营规模也不断扩大。

在深耕快递行业多年之后,这些企业都在发力构筑“最后一公里”配送网络,提高其他新玩家的准入门槛。

极兔物流在 4 月上旬宣布,公司已完成由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博裕资本(Boyu Capital)以及红杉资本中国(Sequoia Capital China)领投的20亿美元融资。

此前在 2020 年 5 月,极兔速递的竞争对手,新加坡物流公司 Ninja Van 也完成了 2.79 亿美元的 D 轮融资。投资者包括东南亚网约车巨头 Grab 以及 Facebook 联合创始人爱德华多·萨维林(Eduardo Saverin)旗下的风投基金 B Capital 等。

头部物流企业为何剑指东南亚,为什么东南亚物流行业风生水起?最简单的答案就是消费者需求的快速增长。

在疫情期间,全球消费者都开始转向线上购物。根据德勤咨询公司(Deloitte)的报告显示,2020 年亚洲电商市场零售总额达到 2.45 万亿美元,占全球电商市场份额的 62.6%。这一数据在 2024 年将超过 4 万亿美元,占全球电商市场的 65.9%。

在这一热潮下,又是谁打通了东南亚快递行业的“最后一公里”,完成了价值 2.45 万亿美元货物的配送工作呢?答案则是包括 Ninja Van、极兔速递和 Lalamove(货拉拉海外版)在内的诸多物流初创企业。在物流需求飙升的背景下,这些企业如今也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头部玩家。

大量融资,但盈利和服务管理面临挑战

最近有消息显示,货拉拉的海外版 Lalamove 也将在近期进行大规模募资。该公司预计将进行 F 轮融资,融资金额共 15 亿美元。在此轮融资后,Lalamove 的最新估值将达到 100 亿美元。与此同时也有传言表示,极兔物流或将在近期完成赴美上市。

在过去的一年中,“最后一公里”快递公司的扩张速度非常之快。2020 年 12 月,极兔速递在新加坡开设了第三家仓库。该公司还在今年 3 月份于印度尼西亚购买了一架波音 737 飞机,以满足不断增长的用户需求并改善配送服务。

极兔速递新加坡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鲁·辛(Andrew Sim)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有了波音 737 飞机以后,我们将能够更高效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并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无缝而高质量的配送体验。”

另一方面,Ninja Van 2020 年在泰国的出货量增长了 300%。为此该公司打算将泰国员工人数增加一倍,以应对不断增长的订单量。此外泰国物流初创公司 Flash Express(闪电达)也在 2020 年实现了大幅度的业务增长。

Ben_LastMile_2.jpg

2020 年东南亚市场“最后一公里”快递企业的融资情况 | 数据来源:The Ken

然而在现实中,东南亚的快递行业里并不全是鲜花和掌声。在物流配送需求旺盛的背后,货物丢失或损坏的风险也随之加大。据媒体报道,在运输过程中,买卖双方都曾经遇到过包裹延误或丢失的状况。

在今年2月,一段极兔员工乱扔包裹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疯传,极兔速递驻马来西亚霹雳州(Perak, Malaysia)的子公司也因此而遭到抨击,涉事工作人员不得不为自己的行为正式发文道歉。在“最后一公里”配送网络中,人为因素不可预测和控制。

此外,为了保证货物及时送达,这些初创企业要做的工作也不仅仅是员工管理。即便没有发生包裹损坏或丢失等状况,物流公司现在面临的压力也非同一般,这些公司正致力于在仓储等周边服务为客户带来更多的价值,以增加客户的粘性。因为这些企业也必须要在投资者面前展现自己的盈利能力,才能让投资方继续投资。

然而尽管电商市场的发展热潮来势汹汹,但快递行业所能借助的市场机遇却并不是无限的。

极兔物流正在靠烧钱来获得网络效应

Facebook 和贝恩公司(Bain)曾联合发布了一份数据报告。对于 2020 年新冠疫情助推下的电子商务热潮,该报告表示:“一年内的数字化转型幅度堪比过去五年间的变化”。该报告称,按照之前的预测,全球市场预计到 2025 年将有 3.1 亿消费者放弃线下购物,转而使用电商平台。然而在疫情的助推下,这一预测数据在 2020 年已经成为现实,足足提前了 5 年。

对此,极兔速递新加坡首席执行官安德鲁·辛表示:“东南亚的物流行业很大程度上靠电商热潮推动。虽然在疫情过后,东南亚各国实体经济开始进入经济复苏阶段,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于网上购物,我们认为电商市场将继续保持增长态势。”

lastmile-01.jpg

电商产业正在东南亚市场蓬勃发展。但“最后一公里”快递企业的发展却也遇到了许多障碍 | 图片来源:The Ken

纵观此前出现快速增长的新兴产业,其中的行业颠覆者都惯于使用低价策略来积极扩大客户群。当年网约车巨头 Uber 和 Grab 就将这一策略发挥到极致,在东南亚展开烧钱大战,两家公司的补贴战后来愈演愈烈,最后的结果则是 Uber 放弃东南亚市场并撤出该地区的所有业务。

然而,电子商务的前提是线上价格要低于线下零售价。在电子商务市场中,越来越多的用户也对电商企业提出了免费配送和即时送货等要求。因此电商公司一直在寻找最实惠的物流合作伙伴。事实上,“免费配送”并非真正免费,它的成本都落在了“最后一公里”快递企业身上。

新加坡物流公司 YCH 集团企业发展和技术主管 Jeffrey Tan 在接受《The Ken》的采访时表示:“消费者一般不愿意付费,如果快递企业想迅速扩大最后一公里配送的业务量和市场份额,它们就可能要主动承担这部分费用。”

对于任何想要进入“最后一公里”配送市场的企业来说,这无疑提高了其准入门槛。从本质上讲,极兔速递和 Ninja Van 等先行者已经占据了“最后一公里”配送市场的大部分份额。这类企业已经筹集了大量资金,凭借雄厚的资本实力,他们已经有效地阻止了潜在行业颠覆者的闯入。

创投公司 Golden Gate Ventures 合伙人迈克尔·林茨(Micheal Lints)向《The Ken》透露:“观察一下目前的最后一公里配送市场就会发现,规模较大的快递公司目前已经筹集了大量资金。所以我认为近期不会再有新手入局。”这一变化也意味着只有极少数企业能从电子商务发展的热潮中获益。

从电商平台 Shopee 的“最后一公里”服务定价来看,极兔速递目前在价格战上已经孤注一掷,致力于在新加坡争夺更多的市场份额。在 2021 年 6 月之前,极兔速递就已经开始推出促销价;与此同时,新加坡规模更大的 Ninja Van 则没有变更价格,其定价仍然略高于极兔速递。

极兔速递的定价显示,对于 5 公斤以下的包裹,卖家仅需要支付 1.41 新元(合 1.88 美元),而在 Ninja Van 平台上,卖家则需要支付 2.51 新元(合 3.35 美元)。也就是说,为了获得规模扩张带来的长期利益,极兔速递宁愿放弃短期利润。

相比之下,DHL 和 FedEx(联邦快递)等规模较大的物流公司则是“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规模化扩张、同时实现盈利的范例。不过虽然它们的利润可观,但其盈利能力也与规模扩张密切相关。从 2019 年到 2020 年,DHL 的利润从 41 亿欧元(约合 49 亿美元)攀升到 48 亿欧元(约合 57 亿美元);但 DHL 也拥有 38 万名员工,其业务遍及全球 220 多个国家和地区,每年完成的快递业务量超过 15 亿件。

新加坡风投公司 Monk's Hill Ventures 的联合创始人兼常务合伙人林国毅(Lim Kuo Yi)向 The Ken 表示:“除非你能达到和头部企业同样的经营规模,否则你根本就没有竞争力。”然而对于物流公司来说,规模扩张和业务运营必须齐头并进。

Ninja Van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Lai Chang Wen 告诉 The Ken:“根据我们的经验,规模化扩张可以对企业的成本效率产生积极影响。但一旦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成本效率也取决于公司能否严格管理其业务运营。”

“最后一公里”快递企业已经尽力提高了这一环节的效率。正如 Monk's Hill Ventures 联合创始人林国毅(Lim Kuo Yi)所言:“最基本的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已经非常普遍。就投资回报率而言,投资者将不会获得明显的价值收益。”这意味着“最后一公里”快递公司不能仅仅专注于基本的配送服务内容,因为这些业务的收益将逐渐萎缩。它们需要布局更多增值服务来提高市场竞争力。

最后一公里是标配,差异化增值服务是加分项

在包裹配送数量飙升的同时,2020 年的电商卖家越来越看重货物配送的可靠性,而不再是价格。对此配送公司已经花费数年的时间,研究服务区域的地理分布和有效负荷,掌握了大量物流数据,以求尽可能提升配送服务效率。

配送服务往往伴随着高风险。电商卖家都希望与能够与服务质量高的物流公司合作,以确保货物配送的及时性和可靠性。Monk's Hill Ventures 的联合创始人林国毅(Lim Kuo Yi)指出:“在交易高峰期,如果你是一个大型电商卖家,但却没有可靠的配送伙伴的话,就将会出现非常糟糕的后果。卖家会转而寻求与最可靠的物流公司合作,而不会太在乎价格。

规模较大的电商卖家,往往交易量较多、销售折扣较大。这也激励卖家坚持使用“最后一公里”快递公司。毕竟卖家的主要任务是销售,而不想花费太多精力在后台操作上。随着“最后一公里”快递公司的配送标准和覆盖范围的逐步统一,其价格差异也主要取决于在物流以外的其它服务项目。

创投公司 Golden Gate Ventures 合伙人迈克尔·林茨(Micheal Lints)指出:“只要能提供出色的客户服务,你仍然可以独树一帜,脱颖而出;但在其他方面,物流公司所能提供的‘最后一公里’送货服务其实都非常相似

Ben_LastMile_1.jpg

除了“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之外,物流公司还增加了其它服务,用以提高用户粘性 | 图片来源:The Ken

那么这些“最后一公里”快递公司还提供了什么服务呢?

Ninja Van 通过其市场情报工具 Ninja Insider,为那些每月交易超过 300 份订单的电商公司提供分析服务。该公司还针对快递员推出了一项奖励计划——Ninja Rewards。快递员每寄送一个包裹就可以获得一定的积分。这些积分可以兑换 Ninja Van 服务或返现,还可以优先使用 Ninja Van 的新产品,优先参与 Ninja Rewards 活动。

Lai Chang Wen 指出:“我们推出了一些针对供应链环节的高端服务,例如 Ninja Direct,这是一种一站式的海外采购解决方案,适用于从中国、泰国和印尼运输、采购产品的企业。”

与此同时,极兔速递为客户提供仓储和物流服务,甚至还为客户管理电商渠道。极兔速递新加坡首席执行官安德鲁·辛表示:“通过销售渠道管理、物流、最后一公里配送以及国际航运等多种服务,我们致力于帮助电商卖家提高商品销量,促进规模增长。

我们与这些电商公司合作,不仅能够优化它们的运营模式,还能帮助它们为买家提供更好的购物体验,从而为电商公司的长期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面临问题,各玩家不同角度突围

极兔速递方面表示,2 月流出的马来西亚霹雳州分公司视频确实给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一名送货司机表示,受其影响,极兔速递在马来西亚市场的配送量确实有所下降。对此他录制了一段空载卡车的视频,在 TikTok 平台上颇为知名。极兔速递认为,公司最重要的资产是员工,最重要的事情是用心处理客户的包裹。

安德鲁·辛补充道:“我们意识到公司有必要确保员工的工作充实,同时还能得到赏识。对此我们制定了员工认可和奖励制度,激励快递配送司机尽最大努力,及时安全地完成配送任务。”

与此同时 Ninja Van 也备受争议。该公司的服务被指助长了货到付款的电商骗局。Ninja Van 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这类骗局无法通过技术手段彻底清除。Lai Chang Wen 则表示:“我们将 FSR 看作一个关键工具。我们会用这一工具来辨别真假,并努力探索防欺诈解决方案,以期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与其他行业的初创公司不同,“最后一公里”物流公司需要大量劳动力。虽然技术是这一行业唯一的解决方案,但技术方案要想在人工密集型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迈克尔·林茨提到:“很多时候物流公司都不想增加人力。那就需要它们内部进行创新,以此实现人力与技术的平衡。” 配送服务的可预测性很难评估,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自动配送货车会承担起大部分配送工作,从而实现可预测的精准管理。

此外,在国内已经很普遍的包裹寄存柜也是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客户可以从附近的寄存柜领取包裹,而不用等配送人员送货上门。极兔速递就与新加坡政府下属机构 Pick Network 合作推出了寄存柜项目。该项目计划在新加坡安装 1000 个储物柜,所有储物柜均在公共住宅区的 5 分钟步行圈内。

Monk's Hill 的林国毅则表示,与电商卖家沟通时也要考虑人为因素。通过合作,物流公司能够更好地了解电商公司的运营模式,并设法提升自身价值。他说道:“这种合作关系使我们有机会和舞台去做更多的事情。”

Ninja Van 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该公司指派了专门的客户经理,负责接洽有配送需求的客户。此外 Ninja Van 还推出了 NinjaChat 平台。通过该平台,电商卖家可以管理订单,并与服务团队进行实时聊天。这些快递物流公司希望,像这样的“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可以帮助电商公司及时为消费者配送包裹,并帮助电商公司提升服务质量,而不是陷入低价竞争中不能自拔。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