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印尼2020年新增300万数字银行用户

墨腾创投  • 

原标题:印尼2020年新增300万数字银行用户

作者:墨腾创投(ID: Momentum Works)

白鲸出海注:本文为墨腾创投发布自白鲸出海专栏的原创文章,转载需保留本段文字,并且注明作者和来源,商业转载和使用请千万作者个人主页,联系寻求作者授权。

自从新加坡在 2019 年宣布将发行数字银行牌照以来,就引来了各个财团和企业的关注。去年底,新加坡金管局发出四张数字银行牌照,Grab 与新电信集团组成的财团、冬海集团拿到全面数字银行牌照,蚂蚁集团和绿地金融投资集团则拿到了批发数字银行牌照。

而包括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在内的东南亚国家在数字银行领域也都有着自己的布局。马来西亚预计将在 2022 年首次发行数字银行牌照,号称菲律宾首家数字银行 TONIK 也在去年亮相。

作为金融科技热土的印尼,相关的政府机构一直没有官宣数字银行牌照的相关事宜,但市场上已经有相当多的玩家进入或正准备进入这一领域。

印尼数字银行当下的发展如何,有何政策法规,哪些数字银行玩家值得我们关注,目前是什么样的竞争格局等等,我们这次也通过总结了市场上和各种渠道了解到的信息,推出《印尼数字银行报告》,来总结和分析当下印尼数字银行现状、机遇、竞争格局和前景。

是.png

在印尼,有近 77% 的人口缺乏足够的银行服务,这其中有的没有银行账户,有的仅仅只是把银行当做存钱取钱的一个工具,对银行其它银行金融服务的了解和使用十分有限。加上银行的重心长期放在其已有的优质客户群体上,这也导致了印尼的金融服务留下了巨大的缺口。

是2.png

而无论是 2015-2019 这几年间印尼金融科技加速完善了金融科技的基础设施,还是疫情大背景下电商和外卖带动了移动支付的发展,都为数字银行提供了更多的应用场景。数字银行的出现和兴起也可谓是恰逢其时,反应出的是整个区域的数字化水平在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融入到数字经济的生态里。

有哪些玩家

在这里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并非只要涉及数字化或有线上运营业务的银行就属于数字银行。在本文我们给予数字银行的定义是:可以脱离线下实体的分支机构而运营,且能够以线上的方式来实现从开设账户到取款等各项银行服务的完整生命周期。

是3.png

目前印尼的数字银行主要分为三类:

1. 由印尼国内大型银行或者农村地区小型银行支持的数字银行,例如中亚银行(BCA)旗下的 BCA Digital,国家退休储蓄银行(BTPN)旗下的 Jenius。

2. 由东南亚区域银行支持的数字银行:例如星展银行旗下的 DBS DigiBank 以及大华银行旗下的 TMRW。

3. 由科技互联网企业支持的数字银行:例如 Gojek 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都投资了的 Bank Jago

是4.png

与传统银行相比,数字银行可以通过更多样化的方式覆盖到更广范围的客户群体,尤其是非首都/非城市地区的用户,并通过个性化产品、数据优化、24 小时全天候客服等服务向用户提供更便捷的解决方案。

监管与法规

目前而言,印尼并无专用于数字银行的牌照类型。而主要的监管机构则是印尼银行和许多金融科技玩家都熟悉的老朋友:印尼金管局(OJK)。

是5.png

要想进入数字银行领域,需要先拿到印尼央行批准的银行牌照,而线上相关的服务则需要得到 OJK 的许可。对于国外投资者而言,在印尼开展数字银行业务的最佳选择就是收购现有的商业银行,例如冬海集团就通过收购印尼银行 BKE(Bank Kesejahteraan Ekonomi)进入数字银行领域。

是6.png

印尼银行和金管局作为印尼金融科技的两大推手,从 2016 年的 P2P 到随后的电子钱包、移动支付系统 2025 愿景再到如今的数字银行,一直都在推动政策与整个数字生活的协同和发展,同时两者也将在 2021 年中发布数字银行相关的新法规,虽然还没有详细的报道,但是我们也大概总结了一些关键点:

1. 投资者注入数字银行的最低资本:10 万亿印尼盾 (约合 6.95 亿美元)。

2. 必须维持一定水平的流动性。

3. 科技公司能够收购现有银行并将其转型为数字银行或获取新的相关牌照。

4. 关于是否开设数字银行的单独品类牌照目前尚未下定论。

竞争格局

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印尼的 Jenius、Nyala(华侨银行推出的数字银行)和 Permata bank 等主要数字银行应用程序的下载量在过去一年都有所提升,其中 TMRW 和 Nyala 实现了 5 倍和 2 倍的增长。

是7.png

是8.png

这里要注意的是作为印尼数字银行有力竞争者的星展银行, 下载量同比下跌了 59%,很大程度是因为星展银行的线下验证主要依靠商场里的展位和在印尼的分支机构进行,而疫情导致的社会距离限制政策也极大影响了线下验证程序进而影响了其新用户的增长。

是9.png

下载量的走高也带来了新增用户,在 2020 年,数字银行用户在印尼增长了 300 万,而 Jenius 则以 500 万次的下载量和 300 万注册用户领先其它玩家。

300 万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数字,这一批新增的用户通常对于数字生活方式有着不错的接纳程度,但也往往会下载多个应用程序使用并进行对比。对于各家数字银行而言,提高留存率,成功抓住这一批新增用户对于之后的推广以及品牌形象的提升都会有不小的推动作用。

发.png

除了激励措施和优惠利率之外,简化的流程、个性化产品、品牌形象、良好的客户服务都会是用户选择数字银行的考量因素。

发2.png

我们也列出了消费者对于数字银行普遍关心的四个方面,并收集了用户对于 Jenius、TMRW,DBS DigiBank 三个市场上主要玩家的反馈作为比较。

总结

数字银行的兴起是疫情大背景下满足企业和消费者的需求的必然趋势,尽管印尼数字银行还处于一个早期的阶段,但是我们能看到不同领域的玩家都纷纷瞄准了这一赛道。

随着数字生活的普及,现有的数字银行玩家也必须随时随着用户的需求而不断地做出改进,在用户认为重要的关键领域即产品、价格、功能和客户服务投入更多的资源和时间。

同时,另一个问题也摆在数字银行的面前:即如何在实现长期盈利的同时还能保持市场份额的不断增长。随着 Gojek、Shopee 等互联网玩家的涌入以及针对年轻客户群体的竞争白热化,我们预计以后将会出现几家大型数字银行相互竞争和一些较小玩家专注于细分领域的并立局面。

而互联网企业无论是在功能上还是在品牌形象上,往往更受年轻人的青睐,对于这些“老旧”的银行,是积极拥抱变化,还是将这块市场拱手相让,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