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出海拉美注意什么?听听深耕拉美市场多年的人怎么说

JackZeng出海填坑  • 

2021 年初,以 1.26 亿人口排名世界第十的墨西哥,一跃成为某行业中小资本出海的首选。而遥远狂野的美洲大陆,又潜伏着哪些在等待国人。在本文中,笔者通过与拉美区域的跨境投资行业从业者交流,来徐徐掀开瑰丽的拉丁美洲的面纱。

受访人:杨朋飞,Lawshi 创始人/总经理、律师,深耕拉美市场多年

笔者:请简单聊聊您对中拉经贸往来的感受。

杨:根据统计数据,2020 疫情之年,中国企业在拉美区域的并购交易总额突破 77 亿美元,超过了欧洲和北美区域交易额的总和,拉丁美洲已经成为中资最喜欢的并购猎场。

近年来,来自亚洲的买家,逐渐把注意力投向拉美。尤其是在疫情影响下,中国买家正在以更有竞争力的价格寻找优质资产,这种趋势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持续下去。目前,拉美区域的很多行业和领域仍处于蓝海阶段,盘子大、基础好、竞争少,这是拉美市场的现状。

以墨西哥举例,选择将制造工厂迁移到此的中资公司,会考虑到临近北美自贸区的便捷销售渠道以及相对低廉的人工成本。

2.jpg

笔者:关于中资企业出海并购,能否谈谈风险防控的注意事项。   

杨:中国出海企业可以通过收购经验丰富的拉美本土公司实现优势互补,加快在当地市场立足。

但实践中,部分企业由于风险防控经验不足,最终导致并购无法实现 1+1>2 的效果。具体表现在,国内企业对当地本土企业没有做好尽职调查,收购标的所在的拉美国家政策多变,因疫情或其它因素导致并购项目/建设延期、成本超支、收购标的自身风险加剧。部分并购交易中出现违规操作,刻意隐瞒税务问题,造成资产亏损,陷入诉讼。

除了做好尽职调查外,也要考虑所投资国家政策是否多变以及疫情所带来的影响。例如阿根廷,目前有较严重的通货膨胀,政府政策变动较快,需要提前考虑货币贬值,外汇管制等问题。

笔者:请谈谈在拉美企业的用工风险。

杨:经常会听到一些出海企业诉苦,在拉美创业最头疼的事儿是劳动争议纠纷。在劳动保护方面,部分拉美国家工会力量强大,劳工保护制度相对严格,企业用工风险及雇工难度较大。劳动保障部门通常情况下倾向于保护劳动者的利益,对解除劳动合同,有较严格的界定。

实践中,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劳动纠纷费时又费力,建议出海拉美的企业签订有效的劳工合同,合法避税,不拖欠工资,重视解雇信等法律文件。

中资企业在出海拉美前,需要跨越文化习俗、司法制度、政府政策的种种鸿沟。此外,中方企业还要完成人员、业务、市场、管理等多方面的磨合,稍有不慎,就会对项目带来严重的影响。有计划投资拉美的中资企业,需要找准自己的方向,总结前人经验,做好尽职调查,深入了解所要开展项目的政策环境,这样才可以在拉美市场的大风大浪中克敌制胜。

笔者:能否谈谈拉美市场对虚拟货币的看法,以及中资企业资本注入的建议。

杨:拉美区域国家目前对虚拟货币大多持谨慎中立的态度。为了规避通货膨胀的风险,当地居民倾向于通过场外交易来配置虚拟货币,用作长期储蓄,或作为跨境交易的一种手段,有较强的使用需求。
也有一些网络组织,利用虚拟货币相关技术成果及交易平台,从事洗钱等非法活动,对网络与社会安全构成威胁。

我建议投资拉美的资金运作,应做到合法合规,合法避税。

以墨西哥为例,受益于香港墨西哥双边税收协定(Double Treaty Agreement),香港公司出资,将资金引入墨西哥,可以享受税收优惠。比如,对于不在墨西哥境内的外国股东可以享受股息免税。
拉美地区有严格的反洗钱法,出海拉美的企业在进行资金注入时,需要提前和收款账户银行沟通,做好申报工作,避免账户被冻结。

笔者:下面我们来聊聊互联网金融在拉美市场的门槛。

杨:拉美较火的互金市场,主要集中于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阿根廷有增长势头。其中巴西的法律法规发展相对完善,巴西信贷公司分为直接信贷(SCD)或用户之间借贷(SEP)。阿根廷并没有专门的信贷公司类型,在经营前需要从中央银行取得授权。

目前在墨西哥可以从事金融信贷的实体有 SOFOM 和 SA,两者的区别:SOFOM 需要从金融管理委员会获得授权。相比 SA,SOFOM 在经营和贷款方面有一定的税率优惠和政策优势,更适合长期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务的企业选择。比如,SOFOM的公司客户不需要付增值税(IVA),而 SA 则需要支付 IVA,这使 SOFOM 产品在市场上更有竞争力。

另外,根据法律规定,外资公司通常需要聘请当地有合法居留签证的人来担任公司法人代表。实践中,出海拉美的企业可根据情况选择当地律师或公司驻外员工担任公司法人代表角色。为控制风险,可以在公司章程中对法人代表权限进行限制。

1.jpg

笔者:除了互联网金融企业,还有哪些中资企业在拉美市场扎根?

杨:比如传统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矿业资产等,相比欧美企业,中资企业进入拉美的时间较短,可能会面对多重竞争。中资企业的优势在资本,人力和效率,在当地招投标的时候,可以注意一下欧洲国家例如西班牙企业在同级市场的动向。

另外,疫情期间,拉美区域线上购物需求大幅增加,提供全方位服务的Rappi的增长,就是例证。
电商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也是目前中国企业比较理想的出海赛道。

笔者:最后请简单谈谈与出海企业接触后的感受。

杨:我们注意到市场上部分出海企业实行快进快出战略,一个市场做不下去就换另一个市场。只顾短期经济利益,把市场做坏,后期的修复过程就会比较漫长。

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出海企业,能从长远利益着眼,以品牌塑造和品质提升,作为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的组成部分,提升中国品牌在拉美各国的声望和影响力,做坚守品质定位和长远利益的执着者。

走进来,拉美并不神秘,Relax and take it easy,顺势而为。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