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Tinder被封后 巴基斯坦用户失去交友渠道

照夕子  • 

image001.jpg

作者:Mariya Karimjee,自由专栏作者,曾为《Rest of World》、《嘉人》杂志以及半岛电视台美国分部专稿。

编译:照夕子

2020 年 9 月 2 日,巴基斯坦政府以传播“不道德内容”为由,封禁了包括 Tinder 和 Grindr 在内的五款在线交友应用。在 10 月 10 日,TikTok 也被封禁,但之后解封。这些产品触及了哪些红线、而其中有哪些又是在相关机构那里没有商量余地的?对此,白鲸出海选取 Rest of World 专栏作者 Mariya Karimjee 文章《More than just a dating app》,从她的角度来看 Tinder 被封后,巴基斯坦用户的交友感受。

在卡拉奇的某天下午,我坐在汽车后座,一直在 Tinder 上和一个不错的交友对象聊天。等到车在红绿灯前停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 Tinder 无法加载了,然后我又重启了应用,但仍然不行。

我打开了 Instagram,上面的帖子依然能正常显示,也就是说手机的网络信号并没有中断。此时我已经隐约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习惯性地又重启了一次 Tinder。我甚至以为在手机信号变强之后,Tinder 就能再次打开,然而应用却始终无法加载。

无奈之下,我打开 Twitter,开始搜索“Tinder 巴基斯坦禁令”。我很快就找到了结果,有人转发了巴基斯坦电信管理局(PTA)的通知,上面列出了 Tinder、Grindr 以及其它几个我并没有没听说过的交友应用,通知显示它们都被封禁了。

image002.jpg

2018 年,我回到卡拉奇,发现 Tinder 可以帮我开启约会生活。 | Bloomberg

Tinder被禁后,我失去了唯一认识新朋友的渠道

早在 11 岁的时候,我就离开了巴基斯坦前往美国,23 岁时又搬了回来。那一年是2018年,我结束了纽约的工作回到了卡拉奇。如今,我的朋友和家人都在美国,只有我一个人在巴基斯坦。这样的个人生活并不容易,也就是那时候,我开始使用 Tinder。

我所有的朋友几乎都是在高中认识的。在美国,工作、上大学和搬家让我的社交圈子频繁发生变化,因此一直没有机会结识新的朋友。说到约会,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我很清楚美国某些社交活动的意义。我可以根据抚摸手臂和触碰膝盖等动作,快速了解对方是否对我有意。不过巴基斯坦的情况则大不相同,这里对女性在公共场合随意触摸男性非常忌讳,即使是情侣也很少在室外牵手。

正因如此,我才用 Tinder 开启了约会生活。相比于线下社交中的谨慎互动,这款应用上的交互则更为直接。在与约会对象见面之前,我可以大胆直白地说出我的感受,从而评估我们之间是否合适。

在 Tinder 上,我还可以谈论一些在现实生活中不能提及的话题。我会和约会对象畅所欲言,如果我刚好和他有共同语言,就会跟他继续聊下去。

当然,Tinder 上也有一些奇怪的内容和挑衅信息;但总体来说,这款应用是我认识新朋友的唯一选择。对我来说,在巴基斯坦约会一次,就像在沙漠里找一颗金子,而 Tinder 大大增加了我“淘金”的几率。

我曾在卡拉奇的一家餐馆经历了一个美妙的晚上。当时餐厅里的灯光很明亮,我的食物也很美味,但是对方盘子里的食物却不怎么样。他伸出手来,开始从我的盘子拿东西吃。这一举动在如今看来可能有些冒昧,但在当时,我的感觉却很好。

后来,我们还一起去喝过咖啡,随后发现彼此志趣相投。我们的约会变得越来越频繁,比如在路边摊吃马沙拉薯条、早上一起喝印度茶,以及开车去卡拉奇海景海滩。可是在当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他却因为工作离开了巴基斯坦。

我很失落,但同时也意识到了一件事情——我应该认识更多的朋友。在卡拉奇这样的城市中,我遇到的永远是工作圈中的那些人,而 Tinder 则提供了认识更多朋友的机会。在我看来,Tinder 就是最好的约会助手。在 Tinder 上配对成功时的喜悦感也是现实生活中所没有的。

我习惯通过 Tinder 联系这些在网上认识的朋友,直到真正见面后,才会保存他们的电话号码。因此随着 Tinder 被封禁,我也失去了所有没来得及保存联系方式的网友。得知这款应用被禁时,我尝试了过去几年在巴基斯坦用过的 ***,但不论我如何尝试,Tinder 仍然无法使用。

民主媒体事务协会(Media Matters for Democracy)是一个致力于保护巴基斯坦国内网络环境的非营利组织。该协会的项目经理 Hija Kamran 曾在电话中跟我说:“每次 PTA 封禁某个网站或应用后,巴基斯坦用户都能找到突破的方法。”

从理论上来说,巴基斯坦境内所有能够下载色情内容的网站都已经被屏蔽,但 Kamran 却提到了一个广为人知的数据——巴基斯坦是世界上最大的色情产品消费国之一。显然,人们会再次找到使用 Tinder 等被禁应用的方法。

在这次采访后四天,PTA 宣布解除了对 TikTok 的禁令,前提是该应用同意严格监控那些曾涉及不道德内容的账户。不过与 TikTok 禁令不同的是,Tinder 的封禁并没有引起巴基斯坦公众的强烈抗议。在这个政府强调道德和宗教的国家中,一款交友软件回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Kamran 指出,Tinder 这样的应用可能会让数字文化水平较低的普通民众感到震惊。女性可能致电 PTA,投诉称自己在分享电话号码后遭到骚扰;男性也有可能联系 PTA,投诉他们在应用上看到的女性用户图片。

这番话让我想起了自己在巴基斯坦的第一次美妙的约会,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不得不承认,即使没有政府当局监视,我也很难找到合适的约会对象。像 TikTok 这样的平台可以删除那些不道德、冒犯性的内容,但像 Tinder 这样的应用程序,恐怕只能永远被 PTA 拒之门外了。

2013 年,在对 YouTube 封禁了长达一年之后,巴基斯坦政府解禁了该视频网站。此前我自以为已经掌握了巴基斯坦的禁令倾向,但是在 TikTok 解禁之后,我突然意识到 Tinder 可能将永远被封禁。TikTok 已经解禁,而 Tinder 却毫无消息,这足以表明 PTA 的态度——Tinder 不可能再重新回归巴基斯坦市场。

本文相关产品

Tinder

Tinder

阶段:已上线

平台:iOS,Android

所属类型:应用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