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全球棋牌游戏最高估值厂商Playtika申请IPO的背后:巨人网络的“曲线”收购史

Ningkailun  •  •  原文链接

原创:李逸飞  

来源:竞核

棋牌游戏史上最高估值厂商——Playtika,已正式宣布开始申请IPO(首次公开募股)。

Gamebeat 10 月 17 日消息,这家以色列棋牌游戏公司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 S-1 注册声明。

消息人士称 Playtika 已聘请摩根士丹利和其他银行承销此次 IPO,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或 2021 年初上市,上市时机、估值和交易规模都取决于市场状况。

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称,Playtika 拟在 IPO 中募资 10 亿美元,估值为 100 亿美元。

虽然目前尚未为 IPO 设定价格或是时机,但疫情时期游戏股的不断高涨无疑是任何公司都不想错过的机会。

今年六月开始,多家游戏公司陆续出手:动视暴雪筹集了 20 亿美元的高级债务作为再融资举措,Unity Technologies 更是以 136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了 13 亿美元。

如此看来,Playtika 选择在此时 IPO 理应是为了抢占特殊时期的募股风口。

但竞核认为,让巨人顺利完成“收购大业”,才是此次 IPO 的最终目的。

四年饮冰,未凉收购热血

2016 年,当时巨人网络刚刚“借壳上市 ”,史玉柱雄心勃勃地联合云锋基金等投资者准备以 44 亿美元从凯撒互动娱乐手中收购 Playtika。

本次收购如果成功完成,巨人将合计持有 Playtika 100% 股份。

史玉柱最初设想的很美好:交易对价由上市公司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两种方式支付,其中交易对价的 83.6%,共计 255 亿人民币以发行股份方式支付,剩余 16.4% 共计 50 亿以现金方式支付。

1.png

值得一提的是,巨人此次收购的合作伙伴中,包括上海瓴逸和上海瓴熠,它们的背后正是郁国祥的宁波郁氏家族。此前郁国祥曾转手乐游科技股份,令其大赚一笔,成为了那场收购中的最大赢家。

但很明显,这种运气与手段史玉柱没能get到。

自此项收购案发起开始,巨人网络曾多次调整对 Playtika 的重组草案,还增加了业绩补偿承诺。

可问题还是出现了。

Playtika 作为棋牌游戏,本身争议非常之大,关键问题便是“涉嫌赌博”,这导致收购交易屡次被证监会驳回。

收购的不顺利,除了项目本身存在争议外,也有一些隐藏的坎坷。此前有传闻称,史玉柱在 19 年曾被杭州警方带走调查,引发行业震动。

后来史玉柱在微博辟谣,表示有人为了破坏巨人网络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审批,去证监会抹黑他,并造谣说他被警方带走。

2.jpg

但无论是赌博嫌疑,还是谣言风波,对本次资产重组的影响已经无可挽回。2019 年 11 月,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议案》。

眼看将 Playtika 装入口袋无望,史玉柱想到了一条“曲线救国”的方法。

具体操作是:首先由子公司巨堃网络在 2020 年 6 月通过增资完成对重庆赐比的收购,并于同年 7 月完成工商变更登记,至此,巨堃网络占有重庆赐比 100% 权益。

重庆赐比本身持有 Alpha 42% 股权,而 Alpha 的核心经营性资产就是 Playtika。

如此一来,取得《境外投资项目备案通知书》的 Alpha 的境内投资人变成巨人网络,其资产也必然符合国家境外投资产业政策,彻底洗脱赌博嫌疑。

万事俱备,只要 Playtika 顺利 IPO 上市,那么这场 4 年的收购大戏便能画下圆满的句号。

或许有人会问,Playtika 到底何方神圣,值得如此大费周章?

这家月活超 3000 万的全球最大棋牌厂商,实力远超想象。

产品与市场价值双重保障

根据巨人对外公告显示,Playtika 是一家以大数据分析及人工智能为驱动的高科技互联网公司,目前主要将大数据分析及人工智能技术运用于休闲社交类网络游戏的研发、发行和运营。

实际上,Playtika 是目前世界第一的棋牌、博彩类手机游戏公司。创始人 Robert Antokol 属于行业老将,先后在 CMate、Oberon Media 就职。

2010 年,Antokol 拿着 150 万美元创立了 Playtika,没过一年,公司就被凯撒互动娱乐收购,收购价 1.6 亿美元,翻了一百多倍。

其目前的主要业务收入来源是五款棋牌游戏,分别是《Slotomania》、《WSOP》、《HouseofFun》、《CaesarsSlots》、《BingoBlitz》。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游戏上线均已超过 5 年。

 3.png

其中《Slotomania》收入占比最高,在 2016、2017、2018连续三年保持 40% 以上的收入占比,收入额最高达到 30 亿人民币。

根据其财报显示,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该游戏累计用户数达到约 1.6 亿人次,当月充值用户数占活跃总数比例稳定在 5.09%-7.35% 之间,虽然 ARPPU 有一定波动,但整体仍处于上升趋势。

对于一款上线近十年的产品来说,这个数据堪称恐怖。

能够维持如此强劲的产品活力,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 Playtika 对棋牌游戏中社交属性的看重。

《Slotomania》游戏中,玩家可以相互赠送礼物、互相帮助完成任务以及向好友或陌生人分享排名等等,这种社交功能的植入进一步拓展了游戏的玩家数量,同时也对游戏粘性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更重要的是,Playtika 在欧美市场“吃的很开”。竞核了解到,2018 年五款游戏的活跃用户地区中,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平均占比达到了 72.51%,收入占比更是达到了 85.04%。

4.png

这意味着除了产品本身的巨大收益外,Playtika 还有着广阔的市场价值,完全值得巨人投入如此多的人力、物力、时间。

不仅如此,拿下 Playtika,或许对于巨人来说更是不得不做的选择。

骑虎难下的百亿行动

“骑虎难下”用来形容巨人网络对 Playtika 的收购再贴切不过了。

目前,除了重庆赐比持有 Alpha 股权大头外,Hazlet、上海瓴逸、上海瓴熠等巨人的金主们也是 Alpha 的持股者。

被史玉柱“忽悠着”一同参与到这场百亿收购案当中,谁都不敢说自己不在乎结果,只能盼望着巨人的收购能够给出一张满意的答卷。

但没有人想到,这一拖就是四年。

竞核认为,巨人网络恐怕也不是没有想过放弃,但是一旦放弃收购,金主们全被套牢,对于巨人来说是难以承受的。

“外患”之外,巨人网络的“内忧”同样需要一支名为“Playtika”的强心剂。

今年 9 月 14 日,巨人网络发布公告,上海澎腾投资合伙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中堇翊源投资咨询中心,减持公司股份 2684.1715 万股,减持比例 1.3259%。

这不是第一例减持,同样也不是最后一例。

上海铼钸投资咨询中心、上海鼎晖孚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弘毅创领(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等多名股东已经接连减持巨人股票。

减持的背后,是巨人网络长期不景气的营收情况。根据最新财报显示,巨人网络 2020 上半年营收 12.23 亿元,同比下滑 6.35%。其中 Q2 营收 5.3 亿元,同比下滑 15.2%。

官方解释称,报告期游戏收入的下降是营收下滑的主要原因。其中,手游收入下滑 6.16% 至 6.96 亿元,电脑游戏下滑 5.24% 至 4.74 亿元。

 5.png

巨人网络目前的产品线仍然集中在老牌游戏“征途”系列和手游端的休闲游戏“球球大作战”,从生命周期分析,都已经处于下坡期,很难短期内焕发足以影响财报的活力。

所以,巨人急需 Playtika 加入进来,快速美化财报,减少减持事件的发生。

Playtika 目前未单独按照中国企业会计准则编制财务报表,但作为 Alpha 的控股子公司,Playtika 资产负债规模利润水平均为 Alpha 的核心资产,因此可以从 Alpha 的财报中略窥一二。

依照现有趋势,粗略估算 Alpha 在 2020 年总营业收入约为150 亿人民币,呈现逐年稳步增长态势。同时,根据财报显示,2020 年第一季度利润显著下降至 6240 万元。对此,财报中解释道主要系增加了回购注销股份交易产生的贷款融资利息费用所致。

粗略估算,2020 年净利润总额相较于前两年有大幅下滑。

6.png

Playtika 本次 IPO 究竟能否给巨人带来转机,就看资本市场怎么投票了。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