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刘春河:泛互联网出海将诞生一批独角兽

Milo  • 

“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出海,可能只完成了0.01%。”赤子城CEO刘春河告诉白鲸出海。

从移动互联网出海到泛互联网出海

8c473a83f6534987943bb2fc9628b3ab_th.jpg

作为一个“谦卑的乐观主义者”,刘春河认为中国的出海产业才刚刚开始,“海外仍然是一片蓝海市场”。 

“出海本质上是国际化,但在海外市场,比如东南亚和中东地区,在当地建有办公室的中国企业屈指可数,”刘春河说,“与此相比,十年、二十年之前,日本的电子产品在全球畅销,索尼、东芝也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 

不过,刘春河还表示,随着泛互联网出海的存在,中国出海产品已由早期的应用、游戏,扩展至文学、影视、娱乐和互联网金融等领域,从而在多方面渗透进海外用户的生活。 

据魏方丹回忆,“泛互联出海”这个词,是他与刘春河在内的一群朋友相互探讨出来的。他表示,经过几年的发展,中国出海企业已经不单单只是移动互联网公司,二次元动漫、共享单车、旅游、教育在内的产业,也开始走向海外市场。

“通过我们的观察,很多非移动互联网公司也在出海,而且它们的发展速度还比较快。因此,回过头来看,我们原有的‘移动互联网出海’定义就比较狭窄,不能覆盖到所有已出海的中国企业。相比之下,‘泛互联网出海’可能更加准确一点。”魏方丹说。

正是根据产业实际情况进行调整,魏方丹所在的公司,也将名称由之前的“白鲸社区”更改为“白鲸出海”。在他和刘春河看来,泛互联网出海产业规模,将是移动互联网出海产值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网络文学的出海之路

屏幕快照 2017-06-20 下午7.03.17.png

2017年5月15日,阅文集团旗下网络文学平台起点中文网,上线了国际版本——起点国际网。 

通过关联Facebook、Twitter等国外社交账号,海外用户就能第一时间,在起点国际网阅读《最强弃少》、《凌天战尊》等中国网络小说最新章节。虽然目前只有英文版,但阅文集团官方公告显示,起点国际将逐步增加包括日语、韩语、泰语和越南语在内的多种语言版本。

实际上,早在起点国际上线之前,一些海外网站就自发翻译中国网络小说,推荐给西方读者,其中,著名的有“Wuxiaworld”(武侠世界)、“Gravity Tales”和“NovelUpdates”等。

据了解,中国比较流行的玄幻、修仙、武侠、穿越等题材的网络小说,同样也受到海外用户的欢迎。

“中国的网络文学出海,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刘春河告诉白鲸出海。 

事实上,就在不久前去越南考察期间,刘春河在与当地年轻人聊天时,一位越南读者大力向他推荐一本名为《Battle Through the Heavens》的英文小说。在询问周边知情人之后,刘春河才知道,原来让这个越南小伙痴迷的小说,竟然是国内最火网文之一的《斗破苍穹》。 

屏幕快照 2017-06-20 下午7.10.07.png

不过,Wuxiaworld等网站的译文,大部分都是对中国网络文学感兴趣的人在自发翻译,他们可能是精通汉语的外国人,也可能是在海外留学的中国学生。正因为是自愿性质,所以文章更新速度不一。在这些网站部分热门小说评论区内,时常能看到各种催促翻译者更新的留言,而这也成了起点国际上线的主要原因之一。 

据阅文集团CEO吴文辉介绍,与Wuxiaworld仅有的几十部英译小说相比,到2017年底,起点国际翻译作品将超过300部,总章节数逾7万章。他还透露,网络文学出海只是阅文集团海外扩张计划的一部分,该公司还打算以小说为基础,进行相关动漫、影视剧、游戏等IP衍生产品的开发,从而创造出属于中国的超级IP产品。 

“网络文学出海一开始是自发性的,因为不同地域文化差异的吸引,海外用户非常热衷阅读中国的网络小说,”刘春河说,“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中国出海产业的多元化,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看,网络文学是泛互联网出海的一个典型代表。”

互联网金融的海外扩张

屏幕快照 2017-06-20 下午7.06.05.png

“除了网络文学,在泛互联网出海领域,我和春河还比较看好互联网金融。”魏方丹说,在接受采访之前,他刚从巴西回来,组织了一批中国开发者去当地考察。

“通过此次巴西之行,我们发现,在某些行业,中国可能已经走在世界领先地位,”魏方丹透露,“比如说以移动支付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可以说是‘Copy From China’,全世界都在向中国学习。”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魏方丹一行人在巴西参观期间,蚂蚁金服在香港推出了移动支付工具——支付宝HK,支持香港居民扫码支付、购买物品。几天之后,腾讯则对外宣布,将与中国银行合作,共同推动微信支付钱包在香港的落地。 

香港支付市场之间的竞争,只是BAT两大巨头,在海外进行移动支付产业布局的一个缩影。 

在正式进军香港之前,蚂蚁金服就先后通过注资或收购的形式,将业务版图开拓至海外市场。从2015年至今,蚂蚁金服已投资印度支付平台Paytm,而在泰国和菲律宾,蚂蚁金服则分别同当地金融企业AscendMoney和Mynt建立了合作关系。

今年4月份,蚂蚁金服又对外宣布,将与印尼媒体巨头之一的Emtek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针对印尼市场的移动支付工具。 

另一方面,与蚂蚁金服以资本和技术输出不同,微信支付在海外的扩张,以中国公民境外旅游为突破口。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5月份,通过对接海外不同品牌和商店,微信可支持结算的外币达到12种。 

屏幕快照 2017-06-20 下午7.07.45.png

除了巨头的布局,在互联网金融出海领域,也存在不少创业公司,其中,就包括专注于印度大学生消费金融市场的Krazybee。 

因为看中泛互联网出海的未来,在2016年,刘春河所在的赤子城,联合梅花天使,共同成立了针对出海企业的大航海基金,Krazybee就是该基金的主要投资项目之一。

“虽然印度移动互联网产业还比较落后,”刘春河解释投资Krazybee的原因时说,“但它的发展潜力比较巨大,尽早进入市场,能够抢占赛道,我们很看好Krazybee在印度的未来。” 

据Krazybee创始人万洪介绍,印度目前拥有3400万名大学生,这里面大约有1400万人的月度零花钱在700元左右。 

因此,仅从产值上来看,印度大学生的年度消费规模就超过1000亿元,是一个很庞大的市场,而Krazybee正是针对这部分学生,为他们提供分期付款等金融服务,供他们购买智能手机、品牌服装等商品。

连接者的角色

1234890.jpg

在今年4月份举行的GMIC大会上,刘春河进行了两场演讲,题目分别是《开发者精神与Solo Ads》和《泛互联网出海的中国时代》。

问及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时,刘春河表示,经过五年多的发展,赤子城旗下产品矩阵在全球范围内,已积累起超过6亿用户。这样的用户规模,很容易进行数据积累,能够为用户进行精准的推荐和匹配,而这也成了Solo Ads广告平台诞生的基础。 

“在Solo Ads广告平台上,每个用户的标签超过6000个。除此以外,通过动态场景化数据,我们还能进一步产生更多的数据,”刘春河说,“如此一来,就可以做到精准的大数据营销,帮助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向海外,取得成功。”

在刘春河看来,以Solo Ads广告平台为基础,赤子城扮演了一个连接者的角色,从而在中国互联网企业和海外市场之间,架起了一座泛互联网出海的大数据营销桥梁。 

“三年之后,不管是发展规模,还是发展速度,中国泛互联网出海产业总值,一定会超出我们的想象,”刘春河如此描绘中国泛互联网出海未来的发展景况,语气中充满着坚定,“我相信,到时候,一定会有一批估值超过十亿美金的独角兽出现。”

本文相关公司

赤子城认证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