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近半成私营企业破产引发热议:还要继续死磕吗?

jiangxiaoxue  • 

有人在知乎提了这么个问题:“今年真的有很多私营企业破产,很多人失业吗?”

截至目前,5091人关注,831万次浏览。很多人赞同的一条回复是:我认识的不做国难生意的公司,都快死光了。

坐标 杭州+绍兴,纺织面料工厂
匿名用户

3289 人赞同了该回答

用自身实际经历来回答的话,只能说很难,看不到希望。

家里开着传统的纺织面料工厂,99% 出口,疫情这几年碰到了太多的黑天鹅,而且都是任凭你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的局面,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

疫情前的 2018 和 2019 年,公司销售都差不多 9000+W,传统实体企业,利润不高,但是赚个几百万还是有的。但是~

疫情第一年(应该是 2020 年 3 月),我们这边封城一个月,解封以后,接了很多各个国家的订单,可以说是我从业以来,公司单月生意最好的纪录 。

殊不知,噩梦马上就开始了......

为何会突然下来这么多订单呢?

原因是封了一个月,疫情的严重性让其他国家开始恐慌下单备货,生怕中国会再次封城。

接了这么多的订单,第一时间就是开足马力生产,然后等到一个月之后开始准备出货了,发现全世界其他的国家开始了封城...

然后就尴尬了,客户给的定金最多 20-30%,很多老客户都是 10% 定金,但是我们欠供应商所有的货款,最迟也都是月结,也就是说,中间的差额 80% 左右的资金,都是我们自己垫下去。

国内的第一波疫情,在全国人民的努力下,其实很快的回复正常了,但是国外那些朋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2020 年年初的那些货,平均在我们仓库里放了半年,才陆陆续续的开始出货,而且绝大多数都给客户打了折扣(这也不能怪客户,毕竟国外疫情控制的非常差,而且经济也受到影响,我们为了能让资金能尽快的周转,也只能同意打折)。

有兴趣的朋友还可以看一下 2020 年整年的美金汇率波动,这一年时间人民币疯狂升值,也让我们血亏了无数。

综上,2020 年公司大概做了 7000+W 的销售,汇率的损失+资金周转带来的额外利息支出,直接导致了当年血亏。

疫情第二年,2021 年,更加魔幻的故事开始了,海运费暴涨无数倍。

举个例子,正常时间我们出印度的一个 40 尺高柜的集装箱,从年初的海运费 2000-3000 美金,到当年最高点的时候已经飙升到了 15000 美金。这就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们给客户报价的是 CIF 价格,包含了海运费,那么我们就需要额外支付大概 5W-10WRMB 的运费,而我们一个高箱的纯利润,顶天了不可能超过 5W。

我们给客户报价的是 FOB 价格,不包含了海运费,那么客户就需要额外支付大概 5W-10WRMB 的运费,我想我的客户也没有这么多的利润吧。

结果就是,我们付海运费的客户,催着我们出货,我们为了维护客户,也只能亏钱出货。

而客户付海运费的单子,就跟去年一模一样,在仓库里平均又放了好几个月。而且因为海运的问题,船期普遍延误,正常 30 天能够到港的船,60 天能到港已经谢天谢地了,90 天到那也变成是合情合理。

2020-2021 这两年,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导致我们回款非常的慢,之前平均回款周期大概 45 天,这两年,直接翻倍,变成了 90 天。

2021 年底的时候,公司内部大概算了一下账,年销售额 8000W 左右,应收美金 350W,算上退税,约等于 2500WRMB,等于有 3 个半月的销售还没收回来。

加上仓库里在等出货的 1000W+ 存货,再加上原材料和半成品材料 1000W+。等于全年用了 5000W+ 的资金,做了 8000W 的销售。

这样的资金周转和利用率,已经不配算利润了,算算亏多少才合理了。

然后更加魔幻的 2022 年开始了,俄乌战争爆发,乌克兰我们公司有 10 多万美金的货还在海上漂,客户已经逃到了其他国家。

给我们看的视频和图片里,他的店面和仓库已经被炸的一塌糊涂,客户也说现在没有能力付款提货,以至于这笔钱几乎就是没了。

俄罗斯到现在为止,收回来了一部分货款,还有 40-50 万美金的货款还没收回,也不知道会怎么发展。

其他有出货的国家,比如黎巴嫩政府和央行破产,斯里兰卡国家动乱等等这些情况,我都已经不想提了,说多了都是泪。

疫情开始到现在,公司每年都亏损得很稳定,且面对这些亏损都束手无策。

今年国内疫情反复,供应链各方面都出问题,加上国外的战争和动乱,基本可以肯定,今年又是亏损稳定的一年。幸好之前公司负债不多,家里这两年抵押了不少厂房土地加个人名下的住宅,总算还能扛着。

但是最关键的是今年依然看不到希望,且能抵押的也都抵押了,后续的现金流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家里已经准备关闭一部分车间来缓解压力了。

希望下一次,我来回复自己帖子的时候,是公司重回正轨,而不是关门歇业吧。

吕旻园 ,坐标 上海
贸易供应链企业

3933 人赞同了该回答

我们公司主要做贸易供应链,员工大约 10 人,属于典型的小微企业。

从今年春节以后,随着疫情不断发酵,上海不断封了一次又一次,我们办公楼也时不时被禁止进入办公。

有订单,从贵阳工厂发货过去。结果客户说园区管委会说疫情期间不是必要民生物资不让卸货,又拉回来。

可是他们那里根本没有疫情,有的只是当地官员在层层加码。

今年这两个多月基本上没有好好做过生意,4 月份封到现在,我们出不了门,发票也开不了,大约有两百多万货款因为客户没有收到发票钱也收不到。

连亏三个月,我作为老板之下企业日常负责人,没有办法,只能裁员。

老板其实不想裁,我也不想,但是没有办法。

我和他商量了很久,不包括老板自己,现在 11 个员工。

目前上海社保最低缴纳基数是 5975 元,社保费用是 2345.80 元,其中公司部分需要缴纳的费用共 1718.40 元,职工个人部分需缴纳 627.40 元。11 个人的社保就算全部按最低来算,也要 25800 元一个月。

除了社保你总不能不发工资吧?就算每个人只发上海市最低工资 2590 元,那也要 28500 元。

11 个人的工位是租赁了三间小型办公室,房租是 13000 元一个月。物业管理费每间 400 一个月,1200。

也就是说,他就算什么都不干一个月也要将近 7 万元的固定支出,还有资金出去没有发票收不回来,也有资金成本。在封城期间,一个月基本上亏 10 万。

老板咬咬牙,那就按最低工资发,社保我们照缴。

我提醒他这是有风险的,因为按照政府指导意见,疫情期间封城的工资要按实际发放,不能减少,然钱哪里来,政府不管,企业自己想办法。

也就是说一个月工资不能按最低 28500 算,实际的话我们一个月的工资大约是 4万8 不含社保。如果我们现在按最低工资发,事后员工去举报,他必须全部补上,搞不好还要罚款。

这是有风险的,当然做决定的是老板自己,但是我必须把风险说清楚。

按照实际发放的话,每个月工资加社保就要 7万4,每个月固定支出要接近 9 万。

老板后来去问了律师,大概律师也跟他说其中风险有多大。他最后也怂了。

但是裁员也不是那么容易裁的,要赔偿金。

我们算下来,把行政、业务和助理砍掉(业务实际上都在老板和我手里,所谓的业务员只是处理日常订单流程),一口气要砍掉 6 个人。赔偿金按法律规定是工作满一年赔一个月。

我说我们工资本来就低,要不多一点,N+1 吧?

老板又咬咬牙,说现在也是没办法,他们也要过日子,我们公司成立也就7年多,这 6 个人最久的也就在公司呆了 3 年,跟我混的都是拜过关二哥,讲义气的兄弟(公司还真有一尊忠义关羽像),全部按 2N 算!

我吓了一跳,提醒他,按照 N+1 已经要支付大约小 10 万了,按 2N 可就奔着 15 万去了。

现在公司账面上全部资金是四万一千四百八十二块零九分。

他说你不用管这个,钱我想办法去借,你把离职的事情谈好就行了。

因为疫情期间也不能出门,我只能通过电话一个个谈。

一个在公司做了两年多的行政小姑娘当场哭出来,说你们现在不要我了,让我怎么办?

还有脾气暴躁的业务在电话里骂,我也只能听着,给他算账,告诉他今年因为疫情,货都发不出去,原材料价格上涨,订单少,业务非常差,即使封城结束了,裁员也是势在必行,老板已经给了我们这种小微企业最好的条件,大家好聚好散吧。

也有员工请求不要辞退,他可以拿最低工资,也不要交社保,我咬咬牙都给拒绝了。

辞退我也谈过,但是这一次是我最累的一次,因为我知道员工什么都没做错,但是他们的工作没了。
6 个人裁掉,3 间办公室退掉 1 间,当然现在没法搬,房租已经付到了 6 月份,跟房东说好,解封了 6 月前搬,不解封还要继续付房租。

房东倒也痛快,答应押金全额退还,6 月底前能搬走就不用补租金了。

其实按照上海市相关规定,租客在租约到期前退租的,押金是可以不退的,房东也说了,正常情况提前退租他是不退押金的,不过他说现在大家都不容易。

上海疫情一刀切,全城封城,现在最难的企业,就是没有背景,没有关系的普通企业,这些企业是民营企业的绝大多数。

波波,坐标 中山,制衣工厂

4333 人赞同了该回答

家里有个制衣厂,我整个家族都是做制衣的。

今年清明后一天,我亲戚生日,大家聚了波餐,里面6、7 个制衣厂(小作坊,几十人那种)老板。

情况况最好的我家,做全品类定制的,放三天假,情况最差的我哥,专职做牛仔的,直接放假到六月。

我们在中山,一个制衣出了名的市,但今年三四月份街上至少一半的辅料行,面料商关门,整个制衣行业都是没货做。

我们家从去年失去一个大客户(那客户做潮牌的 50 多万粉丝),去年卖不动,成本太高,销量又差,为了降成本去找清加工厂了,留了一大堆存货不收,备料不做,直接导致我家年底亏了 200 多万。

今年 3 月又遇到香港疫情取消订单,接着又是深圳疫情取消订单,然后又上海。总之轮了个遍。

以往这时候一个月出 5 万件左右的货,今年 3 月出了不到 6 千件,工人辞退得差不多了,就留了 10 几个加些管理,现在靠 1 个 3 个月账期的客户,以及一些散单苟着,很多单亏钱在做,只为了把整个盘子维持下来。

现在一个月亏 10 来万,我房子抵押着为了不崩盘。

放弃其实挺容易的,学我哥那样,放假 3 个月,至少不做货不会亏钱,最多亏房租,一个月在中山 1 千平也就 2 万左右的房租,这其实对我家来说也是最明智的选择。

但我和我爸都不甘心,特别是我爸,他从 16 岁就开始做制衣,做了 30 多年,制衣是他生命的全部,从 14 年开始自己独立做厂长,带着曾经十多号原厂的部下一路打拼,开始好不容易 19 年熬到了头,手里有外单客户(c 罗品牌),也有几十万粉丝的淘宝客户,还有京东商城客户,觉得多年努力纵是有了回报。

然后就迎来了 20 年。

淘宝客户疫情卖不出去货,直接拒收,6 千多件孕妇裤,货值 40 多万,一分不给,要钱没有,要货自己拉回去,然后这客户跑韩国去了。

c 罗那个,5 千多件牛仔衬衣,出厂 12 刀,拉到港口拒收,最后无奈拉回来,10 块一件处理了。

再后来就是上面那个客户了,库存加备料一波亏了 200 多万,房子都亏来抵押了。

真的不值得,我哥也是做制衣的,去年和我家今年差不多,没货做,盘了一下,一家到头还好只亏了 30 多万,但好歹混得清闲。我爸一年忙到头想不到最后竟然是这结局。

我发这些东西,必有人说,你个资本家,哭什么惨,你赚钱的时候没见你给工人多发几个工资。你经营不下去,自是你管理能力有问题,不懂转型,市场要学会优胜劣汰,我赚不了钱就应该淘汰。

其实,怎么说呢,做制衣的从 2015 年后就极少有真正意义挣钱的,一是人力成本的迅速攀升,二是产业后继无人导致工人断层,三是外贸订单转移加速行业内卷。

做制衣的,20% 以上毛利的都很牛逼,大部分在 15% 左右,还有 10% 及以下毛利都做的,10% 以下毛利意味着正常做扣除管理人员,房租水电,如果规模不够大,你甚至赚不过员工,货一出问题就意味着亏损,但现在市场上就有很多人这么熬。

我曾问我爸,这么苦这么累,做这玩意儿的意义是啥,他回我,这辈子只会干这个,不开这厂又能做啥呢?另外陪着他一起来和他们创业的工人又如何处置呢?

关厂不是说关就关的,不到逼不得已只能硬撑。

我曾经在航司工作,疫情下航司工作氛围太压抑,2021 年换到了跨境电商,不曾想去年又遇到封号潮,加之海运费爆涨导致跨境电商也叫苦不迭。

去年底家里出事(客户事件),我爸一度抑郁,回家帮忙处理一些工厂事务,遇到了开年各个客户连续取消订单。

现在无意义感弥漫我全身,努力并没有意义,甚至在这时代下越努力,越无用。

我爸那辈人,他所劳碌一辈子的产业,终究要被时代所抛弃,经济萎靡,产能过剩,让他们的劳作显得多余和可笑,但让一辈子只做一件事的人在他这个年龄换个行当,只能说太残忍。

我挺恨的,恨疫情,恨这个一刀切的防疫政策,恨那些毫无商业道德的客户,恨那些站在道德至高点的键盘侠,恨冷眼旁观只会讥讽嘲笑的二极管,同时也恨我自己的无能,总是往最差的方向选择。

有人觉得我是编的;有人觉得我家前期赚这么多,香车别墅,现在亏这点儿就来哭惨;有人觉得低产就活该或者应该倒闭;当然大部分人是施以同情,还有部分人很热心的给我出谋划策,在此对这部分人表示由衷的感谢。

觉得我编的或者我哭惨的人,我不回复了,和活在自己认知里的人说再多也是没有意义的。

这里回复个问题

低端产业是否就应该淘汰的问题,或者说朝智能制造或者其它发展中国家转移的问题(仅以制衣行业为例):

像我家这样的制衣小作坊在整个中国 95 %以上,拿天眼查筛一筛,带有制衣的,注册资本在 50w 以上,员工社保人数在 10 人以上的全国大概有 4 千多家。

而有制衣 2 个字的超 10 万家。我家在那 4 千多家里面,参保人数 14 人(跟着我爸的老员工基本都缴有社保),实缴资本 50w。

而若出现成批倒闭或者转移,将面临数百万人的失业无法解决,虽然这些基本上是 70,80 后,但他们仍有10来年可以工作,他们有上中学,上大学的子女。

他们希望能靠自己双手创造手艺人的财富,而非失去工作后只能在农村务农或者无所事事。

拿我们厂普遍员工来说,这些大都是 4,50 岁的人,做计件的最早的人 6 点多就来了(我们普遍是 8 点开班,这是她个人选择,有货做的时候她甚至单月能做到近 2 万),中午 12 点下班,下午 1 点半上班,6 点下班,7 点上班,一般晚上到 10 点。

一月 30 天休息 1 天。而如果在有货的时候,坐车位的这些人早 8 晚 10 普遍能做到 1 万多 1 个月,拿一个做T恤的平车来说,他的那道工序是 1.2 元,一天能做大概 350 件,1 天大概 420 块钱,1 月有 1.3 万左右,现在没货做一个月只有 4,5 千块钱,他们甚至不适应。

按时薪来讲,我们查货的(就是做完衣服后检查货有没有问题进行修整),时薪 18/小时。一天如果有货查差不多是 220 块左右,一月有货做的时候 6500-7000 块。

作为 90 后的我都觉得这人傻,都觉得我家毫无人性,我甚至觉得她们这一辈子的劳作毫无意义,像工蚁一样 ,为家庭,孩子奋斗到退休年纪然后被这社会抛弃。

他们的孩子在上过大学后甚至没法理解她的一生,大肆抨击这吃人的社会,这压榨工人的企业主。甚至因为她们远赴他乡,让孩子成了留守儿童,她们和孩子这辈子只在过年才能相聚,活得像陌生人。

但是,若没了这血汗工厂,或者说曾经就不存在这血汗工厂,那么他们有且只能在家里务农,他们的孩子将有着和他们一样的命运。

现在的情况是,产业要转型是要抛弃这波人,加上疫情原因是加快这波人的淘汰,尽管他们还有 10 余年可以劳作,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从 21 年尾开始就已经出现工人找事做了,我家现在天天有人来问有没有活干的,他们希望有工厂能压榨他们,这样他才能保证正常的生活开支。

你说我们这种企业该死,的确该死,收支都不平衡了,还苦苦撑着有什么意义?

我就跟我爸说过,先关厂几个月,实在不行中山的房子卖了工资付清,供应商钱付清后回老家养老。

但我爸就是想为了这十多个家庭支撑,因为这是三十多年一起打拼的工友,他不想因为他的放弃而让这群人打散无事可做,回家种田,要放弃他从 14 年原厂倒闭的时候就放弃他们去越南开厂了,因为他在越南还朋友有资源。

说了现状再来说智能制造和产业转移。

这绝对是未来的趋势,是个人都能想出来,学者们甚至从 2010 年代就开始大肆鼓吹向高端产业发展,他们预计 2010 年后这批工人将面临退休,事实上呢?实际上 70,80 后才是产业主力军,他们的退休年龄在 2025 到 2030 年,这才是现实。

作为一个资本家来看不管选择哪个至少都比现在慢性死亡强,我若要在这个赛道中继续走,我必然也会选择其中一条,这是后话。

匿名用户,坐标 长春
商业租赁企业

393 人赞同了该回答

分管集团几家在外地企业。

集团下属跟商业租赁有关的公司自 2020 年开始已经举步维艰,两年内我们推出了整体费用八折的减免优惠,但业主依然大批倒闭。

自 2022 年疫情开始,商业企业无力支撑。政府全部所谓的政策均起不到实际支撑作用,就像封城各种个样政策一样:说着不错,其实不管鸟用。

举个例子:我们全年累计为业主减免租金超过一百万,政府一共给我免了三万多的土地房产税。100:3 有鸟用。

由于现在租赁业户们也没有收入,电费水费取暖费都是我们自己垫付的,现在也垫付不起了。今天正式接到电业局通知,明天不交电费,掐电处理。也是今天供暖公司通知我们:不交费走起诉流程。

我们早就向商务局申请了疫情困难企业补助,但所有的问题,并没有人协助解决。

企业三个月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因为租户也没有收入。

做为商业企业,自二月份过年后,全部定的新货因物流原因均不能到货,服装五月份还在卖去年的冬装根货底。服装行业春装根夏装已经全部完蛋了,预计冬装受经济影响大家也没钱买。

我们企业现在马上三个月没有开出工资了。

四月份跟银行申请了贷款利息展期,银行要求六月二十一号统一偿还所欠利息,预计六月份还不上,上信用黑名单,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做为企业负责人,能想的办法我都想了,该申请的政策补助都申请了。

最后一步就是申请信用经营贷款,预计额度二百万,银行应该能批,但除了偿还各种费用以外也不剩什么钱了,更主要的是没有偿还来源。我也不敢申请。

现在是整个系统出问题了,我一个企业算业主几百人,后面就是几百个家庭,有可能最后一起完蛋。

我这个不光能代表部分中小企业也能代表在我这里经营的一部分个体工商户。

哎,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在这里写个分割线,今天晚上我开会了,只要有类似供热公司、电力公司的人起诉我,我就到同一家法院起诉欠我租金的商户,我到要看看都是欠钱会不会判决我要按时按期按利息付给别人,然后让欠我租金的人继续拖欠

晚上睡不着说个魔幻的事情吧:

我有个企业所在地,自长春疫情发生以来就基本封闭进入了,只出不进。

在全城无确诊的情况下实施两次静态管理,自废武功,这没十年脑血栓做不出来这决定。

匿名用户,坐标 未知

279 人赞同了该回答

前两天跟一个银行的朋友吃饭,沟通明年的资金还款问题。

朋友说你还在考虑明后年的事情,现在的企业思考的都是下周下下周还能不能活,还能活几周的问题,现在还能还上利息的企业都算好企业了,都不用指望还本金。超过 50% 的企业已经实质性破产。

上海疫情,我们有一个 9000 万的贷款得还了然后再从银行贷出来,但因为上海的停摆业务不能开展,钱还了贷不出来,我们只能用现金流把这个窟窿堵上了。

疫情之下像我们这样现金流的企业有几个,有多少企业抗不过去,说是无妄之灾毫不为过。下个月还有个 7000 万,都是压力。

经济建设需要时间,而企业破产不良只需要一瞬间,等天都塌了,政策再来,对这些豁免展期,于事无补。

对于某些地方,如果没有极为强有力的政策,二到三个月内就会彻底爆发难以挽回的系统性风险。
这会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

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去向落实率为23.61%。
(删去了一些敏感的东西,请谅解。)

面壁星空,坐标 未知

1054 人赞同了该回答

聊一件小事吧。

20 年初疫情控制住后,就有一个年轻母亲背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娃娃开始给我公司送邮件。

第一次见他们母子时天气还有些寒冷,她进门的时候,后面背着一个厚实的宝宝背带,还围着一个像小棉被的东西在外面。

我开始以为是个什么大邮件的包裹,结果仔细一看里面是个带着儿童口罩的宝宝,那个口罩明显还是有点大,几乎快把孩子的眼给遮住了。

记得当时心里不觉一阵酸楚,也就这样,我们几乎是看着这孩子从襁褓到走路的。

直到今天下午,她又带着颠颠跑的小男孩来送件,这一送就两年多。

我从未和这个母亲说过话,也不知道这对母子为何会这样,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在做什么,他们一定是有自己的难处吧。

看着满大街越来越多的外卖小姐姐和中年跑腿男女们,心中滋味说不出的难受以及背脊的阵阵寒意。

看来,这个世界回不去了。

那个初春寒冷的早上,那双从襁褓中露出的眼睛,让我至今也忘不了。

image.png 

扫码关注公众号

获取更多跨境电商资讯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