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中国资本频频布局的东南亚与拉美市场 二者之间有何异同?

B21993  • 

image001.jpg

在过去一年里,中国和日本的投资者向拉丁美洲初创企业的投资总金额超过 30 亿美金。截至目前,得到大量资金注入的巴西已经出现了五家独角兽企业。随着这些初创企业进入成长和扩张阶段,巴西市场中头部超级应用之间的竞争也变得越发激烈。

由于容量大且资金充足,美国市场可以帮助同一领域中的多个竞品实现迅速扩张并取得成功,同时它们还拥有属于自己的市场份额。而在拉丁美洲,投资不足的创业生态环境则与亚洲更为相似,少数几家公司占据着大量的市场份额。此外,这两个地区还有很多其他相似之处(特别在人口结构和发展挑战这两个方面),因此也很容易进行对比。

这两个地区不仅拥有相似的人口结构(平均年龄都在 30 岁以下),同时消费者也都愿意接纳新技术,还习惯进行线上活动。事实上,印度尼西亚和巴西拥有全球最为活跃的社交媒体用户。

与此同时,东南亚地区和拉丁美洲也依旧面临着诸如物流、安全、金融包容性和环境污染等挑战,很多传统企业也还无法解决这些问题。

正是由于这些相似点的存在,才让中国和日本的投资者对拉美市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其中许多企业都是成功的亚洲初创企业的翻版。本文将对这两大生态系统进行详细的对比与分析。

在碎片化市场(Fragmented Market)中实现扩张

拉美和东南亚地区在国家数量上相似,人口总量也较为接近(都在 6.5 亿人左右)。然而尽管两个地区人口数量相似,但拉丁美洲获得的风投资金量却少很多。不过,拉丁美洲的 GDP 总量(5.8 万亿美元)也是东南亚地区(2.9 万亿美元)的两倍。

此外,这两个地区也都存在人口分布不均问题,国与国之间在法律、政府、文化和历史等方面也有很大不同。东南亚地区有超过 1000 种语言,这是该地区的一大挑战。拉美地区的主要语种是西班牙语,而葡萄牙语使用者则占地区人口的三分之一。

m55ldbkn0ln21.jpg

这两个地区的碎片化格局,直接导致各自市场内出现了大量在商业模式上高度雷同,却又相互独立的企业;而其中单个国家的金融或政府监管政策也很难跨出国门,形成统一管理,从而让这些企业的跨国发展变得更为困难。

与此同时,这两个地区内也只有极少数国家的市场体量可以支撑起本土企业。只有巴西、墨西哥、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这四个国家拥有足够大的市场,让初创企业无需踏出国门,便可以发展到较大规模。

这一点也体现在两个地区的初创企业生态系统上,巴西和印尼分别在独角兽企业数量、投资量和初创企业活动等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其中巴西拥有 11 家独角兽企业,其中 5 家在去年才成立,印尼则有4家。

不过,只有少量初创企业最终得以踏出国门,而来自中国的投资往往是促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因素。这其中的代表则是由腾讯投资的印尼共享出行企业 Gojek 和巴西最大的新型银行(Neobank)NuBank,它们都在 2019 年实现了国际化发展。

为超大型城市提供解决方案

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 50 座城市中,有 38 座位于亚洲和拉丁美洲。这些超大型城市既是该地区的一大象征,同时这些城市也产生了在欧洲和美国都极为罕见的问题与机遇。交通、安全、教育和金融包容性等方面的挑战对特大型城市的影响尤其严重,这也驱使着拉丁美洲和东南亚地区的初创企业想尽办法,为民众提供各种服务。

Sao-Paulo-Travel.jpg

与此同时,这些城市也为初创企业创造了独特的市场机会,让它们拥有大量潜在客户,以帮助它们在检验自身商业模式的同时实现快速迭代。像 Rappi、Grin、Grab、Picapp 和 Gojek 这样的初创企业就充分利用了当地对出行和配送的高需求,从而实现了业务的快速扩张。

此外,这些城市的中心区域普遍都处于发展阶段,因此也非常适合在未来应用智慧城市、安全和物流等先进技术。

为无银行账户人群进行金融服务

东南亚和拉美地区的超大型城市还有另一个共同点——尽管互联网和手机的普及率很高,但在过去 10 年间,这些城市的金融包容性却提升得非常有限。

从柬埔寨国内的 22% 到新加坡地区的 96%,银行账户的普及率在东南亚地区参差不齐。从平均情况来看,东南亚只有 47% 的人口拥有活期存款户头。在拉丁美洲,有大约 51% 的成年人在金融机构开立过户头。尽管当地居民被认为能够快速接受全新的解决方案,但很多传统企业在金融创新方面却进展缓慢。

据统计,在印尼平均每人拥有两部智能手机,拉美地区也有多个国家达到了类似水平。同时这两个地区的互联网(特别是移动设备)接入量增速惊人,目前已有 65% 的民众都进行了联网;而在这两个区域内的许多城市中,这个数字甚至已经远远超过 95%。

这种差距对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它们可以为人数不断扩大的中产阶级提供移动金融解决方案。

Nubank5.jpg

在中国国内,移动支付早已成为常态,有超过 87% 的中国人正在使用金融科技服务。虽然东南亚和拉美地区可能远未达到这个水平,但它们可能会模仿中国的金融科技模式。

腾讯就向 Nubank 和 Ualá 这两家来自拉美地区的新型银行注入了大量资金,而蚂蚁金融也为 StoneCo 在 2018 年的 IPO 举动做出了重要贡献。此外,腾讯和蚂蚁金融还在亚洲进行投资布局,自 2015 年以来,它们在亚洲的投资总额已经超过 130 亿美元。

在中国,腾讯和阿里巴巴所支持的超级应用正在迫使传统银行努力争夺客户,而大多数中国人已经选择通过智能手机来获取金融服务。拉美地区的银行往往安于高利润和低竞争的现有局势,而像 Nubank、Ualá 和 albo 这样资金充足的新型银行则会削弱它们的营收,从而推动传统银行的发展。

此外,滴滴出行曾在 2018 年初以 10 亿美元收购了巴西市场中的同类应用 99,这让 Uber 在巴西国内有了直接竞争对手,双方也为争夺市场份额而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展望未来

虽然在人口规模上与东南亚相似,但拉美地区市场内的资金量却严重不足。在 2019 年上半年,东南亚地区的初创企业共获得了超过 85 亿美元的投资,全年投资总额接近 180 亿美元;相比之下,拉美地区初创企业在 2019 年只获得了大约 46 亿美元的投资。

Surge-article.jpeg

资本的缺乏促使市场在每个领域中只能选择几个头部产品,而无法像美国一样同时容纳多个竞品的生存。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那些得到投资并实现国际化扩张的初创企业将继续发展,实现自身业务的跨国布局;与此同时,它们也将帮助该地区的民众和政府解决在交通、金融、物流等方面的诸多问题。

本文编译 Southeast Asia and Latin America’s startup ecosystems are more similar than you think。

本文相关公司

阿里巴巴认证

腾讯认证

旗下产品(255款):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