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数据报告:北美和非洲亚太等新兴市场的移动生态系统就业结构

@Cynthia  • 

移动产品制造、移动支付及电商等内容服务、移动运营商......数字经济时代推动着新产业生态的出现,同时也给就业创业提供了更大空间。那么移动互联网生态系统下的就业结构到底是怎样呢?让我们来分地域讨论。

非洲亚撒哈拉地区:非正规部门就业比重大,电商、出行带来更多就业机会

根据 GSMA 的《2019 非洲移动经济报告》显示,2018 年,移动技术和服务带来了 1441 亿美元的经济效益(占亚撒哈拉地区 GDP 的 8.6%),由于越来越多国家受益于移动服务升级带来的生产效益提高,预计到 2023 年,移动公司的贡献额将达到 1850 亿美元(占GDP的9.1%)。

值得一提的是,来自非正规经济部门的劳动力占非洲亚撒哈拉地区直接雇佣人员的大多数。目前,移动生态系统已创造近 350 万个就业机会,直接和间接雇佣数量近似,其中在 170 万个直接雇用人员中有近 120 万都是非正式员工,以从事移动服务的分销和零售为主流。

非洲就业2.png

来源:GSMA报告

而非正规与正规经济部门之间的差距过大将带来消极影响。由于非正规部门不需缴税、不受监管的特点,很多被排斥在正规经济部门工作机会之外的妇女、移民等弱势工人群体都会选择此类工作。这些人员技术水平和能力较低,将拖缓经济发展速度。亚撒哈拉地区如果不采取措施平衡两部门之间的体量,提高非正规部门的生产效率,改善融资渠道,非正规部门未来或将转变成拖垮经济的“枷锁”。

综合来看非洲亚撒哈拉地区移动互联网市场未来就业大方向,电商、出行行业拥有巨大发展机遇,内生增长动力强,将继续释放更多就业空间。波士顿咨询公司在 3 月的非洲首席执行官论坛上发布报告指出,移动互联网能在 2025 年前为非洲创造约 300 万个新就业岗位,其中约 58%将来自消费品行业,18%来自出行服务行业,9%来自旅游和酒店住宿行业,这些均与电商和出行服务升级有或多或少的联系。这三大类就业行业市场能在对现有商业形态和劳动力影响最少的前提下,提升非洲人民的收入水平,推动包容性经济增长。

亚太地区:移动产业工作机会很多

亚太地区的经济总量大,移动产业占 GDP 比重虽然没有非洲地区高,但其创造的经济附加值是亚撒哈拉地区的十倍以上。GSMA《2019 亚太地区移动经济报告》指出,2018年亚太地区移动技术和服务占 GDP 的 5.3%,经济附加值达 1.6 万亿美元。移动生态系统已带来约 1800 万个工作岗位,通过一般税收筹集了 1650 亿美元,给公共部门提供了大量资金。未来 15 年,5G 技术将给该地区带来日新月异的变化,预计可为该地区的经济发展贡献 8900 亿美元,制造业、公共事业和金融等关键部门将因此受益。

在亚太地区,直接雇用的员工总量稍大于间接雇佣,达 990 万。和非洲亚撒哈拉地区相似,非正规经济部门的分销商和零售商规模依然很大,占比可达近三分之一。但该地区与移动产业相关的其他部门构成了直接雇用岗位的主流,其中设备制造产业可提供 260 万工作岗位。内容应用服务提供商对劳动力的直接需求较少,仅创造了 70 万就业岗位。但该行业可给其他领域间接提供工作机会,如为应用开发商服务的企业工作机会将增多、应用开发商以及为应用开发商服务的企业的员工家庭开支增加也将带来新的工作岗位。

亚太地区就业.png

北美:移动运营商、内容应用服务提供商创造更多岗位

GSMA《2018 北美移动经济报告》显示,移动产业经济收益在 2017 年占北美 GDP 的 4%,相当于约 8300 亿美元。由于物联网技术等工业、服务数字化升级,生产率有所提高,未来移动经济收益将保持高速增长。

移动生态系统在 2017 年为北美提供了超过 240 万个岗位,约有 110 万个直接就业岗位,其中移动运营商和做App的开发或服务的公司创造的岗位最多,分别达到 50 万和 30 万。而移动产业创造的间接就业机会则更多:受移动生态系统需求增多的影响,为其提供生产投入的公司(微芯片、运输服务等)将雇用更多劳动力。此外,移动领域发放的员工工资、公共资金和利润都流入了其他部门,将继续增多岗位需求。

north america.png

值得一提的是,移动运营商创造的工作机会将继续随着 5G 项目的部署增多。今年 4 月在白宫举行的 5G 活动中,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由于无线运营商的投资和需求,5G 的推出将为美国创造约 300 万个就业机会。

拉美:间接就业人数更多,移动运营商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拉美地区的移动产业还有很大发展空间。据 GSMA《2018 拉美移动经济报告》显示,移动经济业务在 2017 年为该地区贡献了 2800 亿美元的附加值(约占 GDP 的 5%),直接经济效益约为 700 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1.2%),其中移动运营商贡献 70%以上,而内容应用程序服务在过去五年是增长最快的部分。

移动服务在 2017 年为该地区新增约 160 万个岗位,间接雇佣岗位数明显多过直接,可达 88 万。而在 66 万个直接雇用岗位中,移动运营商以提供 26 万个岗位位列第一,与北美地区不同的是,从事与移动行业相关的分销和零售的人数为第二多,可达 21 万人。

latin america.png

然而,尽管推进移动服务已取得了重大进展,当地的就业结构依然落后,比例过高的非正规部门就业成为拉美地区最典型的负面标志。据国际劳工组织(ILO)统计,拉美地区的非正规部门就业人数占总就业人数的 53%,且地区间很不平衡,非正规就业比例最高的玻利维亚(77%)与最低的乌拉圭(24%)相差悬殊;非正规贸易占该地区 GDP 比例高达三分之二,阻碍了该地区获得更多金融服务和投资的机会。

拉美地区的数字经济不发达是就业结构落后的一大背后原因。目前该地区仍有一半人口未使用互联网,到 2025 年,仍将有近 2.42 亿人未与数字技术接轨,无法享受互联网带来的社会经济机遇。拉美地区移动生态系统中的各单位必须与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一道解决移动互联网应用的障碍(如基础设施方面),帮助更多人融入互联网经济,释放更多就业空间。

结语

在统计这四大地区移动互联网对就业的影响时发现,由于缺乏基础设施和投资,非正规就业形式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中很常见,得益于技术进步,这些非正规业务进展飞快。如在东非的乌干达,移动货币频繁地用于非正规交易中的资金转移。而在美国等发达地区,非正规部门的就业岗位相对较少,没有证件的移民基本都会选择此类工作。


你的项目想被报道,点击这里。  市场活动及PR合作,点击这里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