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印尼互金现状: 机会也有 坑也更深

Ningkailun  • 

随着中国国内互联网金融监管日趋严格,2015 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走出国门,大部分出海的首站选择了印尼。由于印尼人口基数多,移动互联网发展迅速,金融服务和金融科技需求很大。2017-2018 年也是印尼金融科技最辉煌的两年,超过 600 家金融科技公司“扎堆”印尼,中国早期出海印尼的互金公司大部分也吃了一波红利。

但是在 2018 年 8 月份印尼金融服管理局 OJK 突然下架了没有牌照的互金公司的 APP,至此打消了大部分出海印尼的互金公司的念头。

今年“315”过后,国内的互金圈又洗出去一大批不合规的公司,它们主动或被动地来到了东南亚,其中大部分涌向印尼这片的现金贷热土。

为什么说还有机会

宏观方面,从人口来说,印尼的人口数量在 2.64 亿左右,其中劳动力(15-64 岁之间)占了 67.7%,而且在未来 12 年之内,劳动人口数量还会缓慢攀升状态。根据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的统计,2031 年,印尼劳动人口将会占 68.1%。所以对于互金公司来说印尼起码在未来 10 多年还是有很大市场。

图片1.png

数据来源: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然而,与其他国家相比,印尼的人均 GDP 贷款支出非常低,这表明其融资能力尚未得到充分利用。如果没有更好的融资渠道,印度尼西亚的个人和中小微企业将更难成为经济增长的引擎。

图片2.png

印尼人均GDP贷款支出 | IMF&ADB

根据 CNINSIGHTS 的数据,印尼的 P2P 借贷业务量已经从 2017 年的 1.824 亿美金到 2018 年的 14 亿美金,增长超过了 6.6 倍。此前 OJK 估算借贷缺口大概在 11-12 亿美金,实际上 2018 年就已经超过了 14 亿美金。说明印尼的经济快速发展,对于借贷业务来说依然是很吸引人的市场。

图片3.png

数据来源:OJK

根据印尼 OJK 的数据,目前为止,拿到印尼 P2P 牌照的公司不超过 10 家,拿到 P2P 注册信,但未正式颁发牌照的机构 110 多家,当然平台数量更大的现金贷市场还在非持牌的领域。印尼知名的 P2P 网贷平台有 Modalku,Pinjam、KlickACC、Koinworks、Investree、Kredit Pintar 等。截至 2018 年 9 月份已有 13.8 万亿印尼卢比贷款通过借贷平台发放,所发放的贷款中有 84% 集中在爪哇岛,借贷平台借款人数高达 230 万,贷款发生总次数多达 720 万次。

To B业务不容忽视

印尼的主要机会不仅仅来自中低收入的劳动力,还有被出海公司忽略的中小微企业。因为人均支出水平中低的个人以及中小微企业是印度尼西亚经济中起着重要作用,他们占据人口的大多数。人均支出水平较低的个体最高,为 60.2%,其次是人均支出水平中等的个体,为 38.7%。加在一起,印度尼西亚几乎所有工作年龄人口的人均支出都处于中至低水平,但其中大多数人仍然没有任何正式的信贷渠道。

图片4.png

2018年印尼劳动力和中小微企业人口水规模 | CBS

在印度尼西亚,估算中等至较低的人均支出部分的劳动力大约有 1.86 亿人,以及 6300 万属于 MSME (中小微企业)的企业。在这部分人口中,绝大多数中低收入个人和中小微企业目前仍然无法获得信贷。因此 Fintech 行业有很大的机会利用这一问题,不仅仅是 To C,帮助填补 B 端迫切需要的信贷空缺仍然有很大的市场,并且 B 端的坏账率比起 C 端要低得多。

图片5.png

数据来源:CBS&CBI

现阶段P2P的主要模式

目前在印尼金融科技借贷(Fintech)业务模式中,贷款的支付和还款方式多种多样,为消费者创造了多种接入渠道。典型的市场模型可以分为四个方面。首先,个人与机构作为贷方有多余的资本,并且愿意以一定的回报借出。借款人 ( 个人或中小微企业 ) 向 P2P 借贷平台提交了贷款申请。然后,P2P 借贷平台作为一个市场,将借款人的贷款需求与贷款人提供的融资资本匹配起来。除了充当连接平台,P2P 平台还可以分析潜在借款人的信用历史,并评估贷款的风险。在贷款支付阶段,个人借款人可以获得全额现金或分期付款,企业借款人可以选择接受现金支付或非现金支付,其中非现金支付可以是企业所需的原材料。最后,还款和取款渠道通常分在线和离线 ( 通过零售店或代理付款 ) 两种选择。因此,通过利用在线贷款模式,金融科技贷款能够实现更广泛的覆盖。

图片6.png

印尼目前的P2P主要模式

为什么说坑更深

印尼本地互联网金融公司中,大部分业务是无抵押与无担保贷款,还有 P2P 业务,少部分是消费信贷。因此给了消费信贷和小额现金贷的公司很大的发展空间,而出海印尼的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大部分做的是现金贷和消费信贷。

首先,印尼政府在为了控制互金公司的混乱现象,尽管印尼金融服务管理局 OJK 启动了牌照和 Sandbox 的管理办法,但是仍有无牌照的互金公司在运营 APP。2018 年 8 月 OJK 突然下架了不合规的互金公司的 APP,此后要想获得牌照要至少经过一年的 Sandbox 严格观察期,有特殊情况 OJK 还可以延期 6 个月。总体来说要想获得印尼的金融牌照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出海公司一般都是通过与当地持牌公司合作或者收购的形式运营下去,否则很容易出局(现在的规避方法是通过 APK 安装包获客,不过属于违规)。

第二就是印尼作为东南亚人口基数最大的国家,并不像欧美那样拥有很健全的信用体系。一开始出海的互金公司在平台上都是以小额借款放贷,但是利率很高。但是随着大量互金公司的涌入,为了抢夺市场,很多公司开始上涨借贷额度上限。不过最终大家发现,印尼的坏账率很高,已经不能够抵消高利息所带来的利润。

第三就是印尼的经济发展增速很快,移动互联网也随之加速推进。由于信用体系处于早期阶段,所以在信贷方面极度薄弱,银行用户信息都可以买到,利用其信息骗贷套现。还有不少中国的骗贷团队,甚至连本人都不在印尼,仅仅通过社交软件,利用本地借款人借贷,并收取会员费。这和当初国内消费金融初期,贷款中介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取利润的手段一摸一样。

今天的印尼市场有两种声音,一种希望国内玩家不要盲目加入进来,更不要用激进的变现手段进一步搅乱印尼信贷市场。另一种则是等待中国大陆政策逼迫更多“韭菜”进入印尼市场,为逐日攀升的风险接盘。就目前的形式来谈,在印尼市场赢取暴利的手段已经不太现实,印尼市场需求依然很多,出海公司管控好风险和避免陷入深坑才会生存的更久。


你的项目想被报道,点击这里。  市场活动及PR合作,点击这里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