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印度电商平台Snapdeal走出困境:2019财年收入约9亿 亏损大降71%

微微一笑很倾城  • 

2019 财年,印度电商平台 Snapdeal 的收入增长 73%,亏损大幅度收窄。这家总部位于古尔冈市(Gurugram)的公司削减成本、减持资产、转向纯市场模式的努力初见成效。

根据 Snapdeal 向印度公司注册局(Registrar of Companies ,RoC)递交的财务审计报告显示:在 2018-2019 财年(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Snapdeal 母公司 Jasper Infotech 的总收入为 92.3 亿卢比(约合人民币 9.3 亿元),而上一财年同期收入 53.6 亿卢比(约合人民币 5.4 亿元)。合并亏损为 18.6 亿卢比(约合人民币 1.9 亿元),较上一财年 61.1 亿卢比(约合人民币 6.11 亿元)的亏损有所收窄。

 986541615.jpg

而单看 Snapdeal 的电商业务,其收入从上一财年的 52.8 亿卢比(约合人民币 5.3 亿元)增长至 2018-2019 财年的 89.9 亿卢比(约合人民币 9.0 亿元),亏损额缩减至 18.7 亿卢比(约合人民币 1.87 亿元),同比下降 71%。

Snapdeal 的财务状况已经连续两年有所改善,公司的估值一度达到 65 亿美金(约合人民币 446.8 亿元)。2017 年年中,Snapdeal 和 Flipkart 的并购案告吹后,Snapdeal 开启了至关重要的重组之路。

Snapdeal 和 Flipkart 的合并由公司最大的股东——软银集团一手策划。

此外,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和富士康(Foxconn)也是其主要股东。

过去的两年中,Snapdeal 出售了旗下大部分资产,只留下核心的交易平台业务。为了挽救疲软的财务状况,该公司将旗下的支付子公司 FreeCharge 和物流风险投资公司 Vulcan 转让给印度私营银行安讯士银行(Axis Bank)。 

Snapdeal 由库纳尔·贝尔(Kunal Bahl)和罗希特·班萨尔(Rohit Bansal)共同创立,如今其转向所谓的“Snapdeal 2.0”模式,变成了一个纯粹的交易平台,类似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淘宝(Taobao),主营利润丰厚的无品牌产品和不依赖折扣的商品品类。 

7 月 16 日(本周二),Snapdeal 首席执行官班萨尔在一篇博客中写道,“我们的策略就是深耕精打细算的印度买家——他们是平台的主流用户。他们也是印度电子商务领域一个巨大的细分市场,未来几年规模将达到近 4 亿人。”

印度两大顶级在线零售商 Flipkart 和 Amazon 尚未涉足的电子商务长尾市场里已经能看到 Snapdeal 的身影。Snapdeal 对该部分市场的重视也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 

根据《经济时报》(The Economic Times)5 月的报道,Snapdeal 网页端和移动端的用户从 2018 年 11 月的 6800 万人次上升至 2019 年 4 月的 8200 万人次。 

该公司表示,平台超过 80% 的用户来自于二三线城市和其他地区。

“去年印度电子商务公司砸下 25 亿美金(约合人民币 172 亿元)追求增长…我们的交易客户增长了 120%,每月用户流量则翻了 2.3 倍,达到 7000 万人次。短短一年就有这么多改变,” 班萨尔在博客中写道。

Snapdeal 表示,平台上的精选商品不断增多,已突破 2 亿件。过去的两年中,超过 6 万个新增卖家登陆平台,新上架商品超过 5000 万件。

据估计,该公司每日约处理 25 万笔交易。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