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谷歌和索尼纷纷缺席本届E3 游戏世界的秩序在悄然改变?

奔雷  •  •  原文链接

原创:游城十代  

来源:预言家游报

无论你是否承认,E3 都在无可避免地走向衰落。

几天下来,玩家们或许为《赛博朋克 2077》带给他们的“今年是 2076 年”的幻觉而欢呼;或许为乔治·马丁与宫崎英高的奇妙组合感到惊叹;也可能为《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 2》的公布大呼过瘾。但这无法掩盖厂商们再次集体画大饼、炒冷饭的行为。也无法掩盖 E3 越来越无趣的真相。

预言家1.jpg

虽然说不出具体原因,但玩家们总觉得 E3 越办越不对劲,好像少了点什么。

最近几年,几乎每年都有人唱衰 E3。他们认为 E3 上越来越难看到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越来越多的厂商喜欢炒冷饭,讲情怀,画大饼。有人调侃道,索尼去年画饼太多,《死亡搁浅》、《对马岛之鬼》,去年画过的饼,难道今年要画了再画?于是索尼索性不参展了。

啊.gif

《死亡搁浅》

这可是自 E3 诞生以来索尼第一次缺席。

当然,你可能会说,时代变了,即便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游戏展会,E3 对游戏厂商来说,也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宣发渠道了。许多厂商都有自己单独的发布会,集中的宣传与媒体信息轰炸,并不利于厂商的宣传节奏。

但另一方面,游戏世界的规则与玩法正在悄然改变,这或许才是 E3变得越来越无趣的根本原因。

这届 E3 不那么触动玩家的 G 点了

E3 变得无趣,是从游戏无法打动玩家开始的。

E3 第一天,微软展前发布会,《赛博朋克 2077》放出了一段简单的游戏剧情类视频。当结尾处基努里维斯出现时,全场热情被引爆。激动的粉丝用预购表达了自己的兴奋,毕竟官方给出了《赛博朋克 2077》的具体发行时间:2020 年 4 月 16 日。当天,《赛博朋克 2077》便登顶 Steam 畅销榜。

 啊2.gif

《赛博朋克 2077》

另一款引起热议的游戏,来自《冰与火之歌》小说作者乔治马丁与魂系列制作人宫崎英高合作的《Elden Ring》。文学巨匠与虐手达人的合作,究竟能不能诞生一款兼顾剧情叙事与魂系操作的游戏?或许这是粉丝们最想知道,也最感兴趣的。

啊3.gif

《Elden Ring》

相比其他厂商,微软的新 IP 游戏是最多的。其中既有卡通风格的《SpiritFarer》,也有恐怖游戏《女巫布莱尔》,以及多人对战游戏《Bleeding Edge》和主打创意游戏的《RPG Time》。

《奥日:精灵意志》《星球大战 绝地 陨落的武士团》《我的世界:地下城》等续作游戏也吸引了玩家的眼球。总体上讲,微软的展前发布会被安排地满满当当,信息量十足。

 预言家3.jpg

育碧则更多地围绕已有游戏 IP 推出续作或新资料篇。《看门狗 军团》《彩虹六号:围攻》新资料篇、《Just Dance2020》《彩虹六号:封锁》,无不是续作或新资料篇与新活动。即使是新推出的手游《攻坚特勤》,里面的人物也全部来自于全境封锁系列、细胞分裂系列、幽灵行动系列等过往作品。

全新 IP 的体育游戏《冠军冲刺》与动作冒险游戏《渡神计》,并没有引起玩家太多的正面讨论。

啊4.gif

《看门狗 军团》

SE 的游戏阵容堪称 E3 大厂展前会教科书:《浪漫沙加 3》登陆全平台,《消逝的光芒》宣布全新资料篇,《最终幻想 7 重置版》2020 年发售。各种消息集画饼、炒冷饭、讲情怀于一体,有机结合的同时,又让粉丝们乖乖闭嘴,说出一句“真香”。

B 社(贝塞斯达)的展前发布惹来了不少玩家吐槽。在发布会的过程中总有人不合时宜的发出欢呼和喝彩,让发布会显得十分尴尬。

“我十分痛恨那些 B 社请来的“演员”,他们发出的尖叫声让人很不舒服。”

“我搞不明白这些“演员”为什么要在不恰当的地方发出欢呼声,而且整个发布会似乎有很多这样的人。”

“到底有多少人拿了 B 社的钱,让整个发布会一片呜嗷之声?这简直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与不合时宜的欢呼相对应的是,B 社并不令人满意的游戏阵容。无论是《狂怒 2》的新扩展包,还是《辐射 76》的大更新,都像是对这两款口碑欠佳作品的补救措施。《上古卷轴:传奇》《上古卷轴 OL》《上古卷轴:刀锋》等作品完全没有去年画饼过的《上古卷轴 6》来的有吸引力,更何况,有几款还是手机游戏。

 啊5.gif

《上古卷轴 6》

或许三上真司团队带来的新作《Ghostwire Tokyo》是 B 社展前发布会最吸引人的作品,但尚未公布的游戏内容,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款游戏是否是画饼之作。

尽管任天堂的网络直面会被玩家吹暴,甚至上了 Twitter 热搜,但细数下来,除了《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续作与班卓熊登陆《任天堂全明星大乱斗特别版》外,其他的消息几乎都是此前曾公布过的。

 预言家4.jpg

事实上,玩家们对 E3 兴奋度越来越低的原因,无外乎新 IP 与玩法内容上让人眼前一亮的游戏过少,炒冷饭与画饼的过多。即便有几款让玩家印象深刻的游戏,上线或许也是四五年后了。

为什么我们玩不到太多创新型游戏了?

让玩家难以忍受的炒冷饭与画大饼行为,背后的原因是正在逐渐发生变化的 3A 游戏行业。E3 的影响力在减弱,但它仍然是整个游戏行业的晴雨表。

玩家对 3A 游戏的要求愈加苛刻,普通玩法的游戏已然无法满足某些挑剔的玩家。这导致厂商们经常在创新与商业之间徘徊不定。创新是一把双刃剑,成功可能会赚的盆满钵满,但失败也会坠入万丈深渊。从某种角度看,炒冷饭与小步快跑,稳步迭代的年货游戏都是基于商业化的最佳游戏策略。

预言家.jpg

冷饭与年货游戏只要炒够了情怀,不在游戏玩法和机制上犯下大错,总会有玩家嘴上骂娘,实则真香,心甘情愿地为情怀买单。这样做的好处不止在于容错率高,效率也比创新性 3A 游戏或者新 IP 游戏高得多。

资源与素材的重复利用,让这类续作游戏的制作速度大幅提高。如果你观察仔细便会发现,育碧是此术高手。无论是《刺客信条》还是《孤岛惊魂》系列,在最近两代作品中,资源与素材的复用率非常高。

啊6.gif

《孤岛惊魂 5》

与之相比,动辄数年开发的创新性游戏与新 IP 游戏,在财力与人力成本上都是巨大投入。一旦失败,对游戏厂商来说就是元气大损。并不是所有大厂都有 R 星的魄力,拿出百亿美元,历时 7 年,赌命式开发《荒野大镖客 2》。对任何厂商来说,这都是一场豪赌。

啊7.gif

《荒野大镖客 2》

更何况,研发周期的拉长,很容易引发员工工作情绪的不满,甚至让游戏开发成为一种对员工的折磨。根据 R 星 CEO 透露的数据,2018 年整年 R 星内部记录的所有项目(主要就是 RDR2 一个项目)总共用时 67000 个“员工周”,在每周标准工时 40 小时的情况下,只有 20% 的员工需要一周工作 60 小时,仅仅 0.4% 的员工一周需要工作 80 小时。但对这 20% 的员工来说,过劳无疑是一种折磨。

比过劳更残酷的是,长时间的开发周期容易使团队陷入迷茫,直至走向分裂与管理混乱。《圣歌》便是最好的例子。据 Kotaku 报道,在《圣歌》的开发过程中,无数的构想,设计,剧本被推翻,甚至连飞行功能都只是在 E3 大展前才正式确定下来。由于 EA 要求《圣歌》开发团队 Bioware 使用寒霜引擎开发,这使得团队在开发过程中遭遇了各种问题,而 Bioware 的两个分部,埃德蒙顿和奥斯丁分部相互对立,都对彼此不满,内部的分裂和管理混乱使得 Bioware 的很多员工都充满了抑郁和焦虑。

啊8.gif

《圣歌》

最终,《圣歌》的实际开发周期仅用了 18 个月。其余的时间全部消耗在了无意义的内耗上。《圣歌》就像是当今 3A 游戏研发的一个缩影,这些问题交织在一起,织成了一张阻碍大厂制作全新 IP 与创新性游戏的大网。

最近几年,E3 的另一个变化是,越来越多的手游开始进入到玩家视线中了。中国手游的暴利,海外 3A 大厂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手游与 3A 的天平是否会倾斜,现在仍然无法窥见端倪。

云游戏很可能是一场秩序攻防战

游戏软件以外,本届 E3 索尼未参展,任天堂很早就辟谣了 E3 会发布新 NS,只有微软带来了新硬件产品的消息。但在与云游戏相关的服务上,几乎所有厂商都在布局。往大了说,这是一场关乎当前游戏厂商格局与秩序的攻防战。

硬件与服务上,微软公布了搭载 AMD 显卡,内置 SSD 硬盘,应用最新 Zzen2 架构,支持 8K 与 120fps 的新主机 Scarlett。全新的 XGP for PC 也将在下个月面向玩家开启,玩家仅需每月支付 9.99 美元,便可免费畅玩百款 PC 游戏,其中不乏《蝙蝠侠 阿卡姆骑士》《地铁离去》《无主之地:帅杰克合集》《空洞骑士》等优质游戏。所有加入 XGP 的 PC 游戏可免费云端存档,且存档与 Xbox One 版互通。 

预言家6.jpg

育碧同样更新了自己的会员服务 UPlay+,并打通了 UPlay+ 与谷歌云游戏平台 Stadia 的合作。在今年 9 月 3 日,新的 UPlay+ 上线后,玩家将能够以 14.99 美元/月的价格畅玩包含 DLC 在内的育碧会员游戏。至于和 Stadia 的合作细节,育碧在 E3 上并没有过多透露。

B 社则公布了云游戏开发的辅助技术 ORION,这个技术可以减少云游戏所需的 40% 的带宽,并支持市面上大部分游戏开发引擎。

 预言家7.jpg

如果说谷歌 Stadia 是主动进攻,E3 唱主角的厂商们推出的云游戏相关服务更像是防守,抑或说是在时代浪潮的冲击下,为稳固自己的地位而做出的抉择。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主机御三家微软、索尼、任天堂摸索出了以硬件为基础,赚钱靠游戏的盈利模式。简单来说就是依靠平价主机硬件占领市场,优质第一方与独占游戏吸引用户并赚钱的盈利模式。在这套模式下,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很难再介入游戏行业分一杯羹。而云游戏打破了这个体系中需要的硬件壁垒,这很可能是最近几年能够让互联网大厂进入游戏行业,并掌握“渠道”的最好机会。当然,云游戏所需技术门槛甚高,有机会与御三家一争高下的厂商并不多。

预言家8.jpg

因此,目前的云游戏战场更像是一次技术迭代过程中的攻防战:以谷歌为代表的新兴玩家们想要挑战御三家的地位,御三家则要抗住压力,努力维持现有的游戏行业秩序。

本届 E3 看似平淡,实则风起云涌,未出席的谷歌刷满了存在感,缺席的索尼也能引发玩家的无限遐想。游戏世界的秩序已经许久未发生改变了,一年比一年无聊的 E3 似乎也不断在向外界传递这样的信号。只是关于云游戏的攻防战到底结果如何,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或许要明年甚至后几年的 E3 上,我们才能知道答案了。

本文相关公司

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认证

上海育碧电脑软件有限公司认证


你的项目想被报道,点击这里。  市场活动及PR合作,点击这里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