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印度热门 App 一半来自中国:市场进一步下沉,小城镇用户或成下一个增长机会

liuxiaoxiao  • 

2018 年印度 Google Play 商店排名前 10 的 App 中,有 5 个是中国公司的,而在 2017 年还只有两个。2017 年 12 月,Google Play store上各类别的前 100 名中有 18 个中国 App, 到 2018 年底,前 100 个 App 中的中国 App 数量已达到 44 个。100 名之外,还有其他像社交娱乐内容平台 Rozbuzz 和视频聊天室平台 YouStar 在印度超过 100 万的下载量。

1.jpg

微信图片_20190104214353.png

2018 年中国 App 在印度市场表现出色,给印度市场带来极大冲击

“TikTok 是 Youtube 的杀手”“Helo 让 ShareChat 处境艰难,赢得印度市场的可能性更大”,对于那些试图理解中国在印度应用程序生态中主导地位的人来说,这些都是非常熟悉的说法。然而直到大约一年前,这些平台和他们对应的中国公司还没有被熟知。

这些全球化移动应用的增长都有一个新的热点就是印度。想获得增长,就要征服印度。2018 年 7 月,今日头条推出一款名为“Helo”的社交网络应用,与印度国内最热门的几个数字媒体初创企业展开竞争,比如 Dailyhunt、ShareChat 和 Clip,以及 Facebook 。公平地说,这个市场最初是由位于班加罗尔的 ShareChat 看中的,ShareChat 成立于 2015 年。与中国今日头条的 Helo 相比,本土的ShareChat 随着区域内容市场的增长而增长,目前的下载量已超过 5000 万次,头条凭借自身在内容和算法上的优势,外加大量烧钱,在不到 3 个月的时间将下载量推到 1000 万以上。中国公司抢占印度市场的情况可见一斑。

TikTok 也隶属于今日头条,自 2018 年 6 月以来,该 App 一直在印度排名前五,在其全球逾 5 亿活跃用户中,有 39%来自印度,这使印度成为其最大的市场。相比之下,TikTok 总用户的 10% 位于美国。根据 SensorTower 数据,TikTok 在 2018 年新增了 4500 万用户。

印度猎豹移动(Cheetah Mobile)的直播流媒体 App LiveMe 拥有猎豹移动在印度 5000 万用户中的 32%。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创业学教授 Ramakrishna Velamuri 表示,中国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作为面向消费者的企业的市场,印度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出海印度要做好本地化,尤其小城镇的移动市场将成为新的机会

在印度发布的中国应用有许多共同之处:雄厚的营销资金、专注于本土印度用户、有吸引力的用户界面、生动的内容、快速的迭代和执行周期,以及廉价的产品等等。此外,还有一个很大的重点是摆脱“中国 App”的标签。这可能是为了解决很多印度人对中国产品的不信任,也可能是一种预防性的公关活动。

前英国《Financial Times》记者、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的 Crabtree 对印度经济进行了归因分析,他对关注未来 4 亿印度消费者的企业有着有趣的看法。这些人是居住在第 2、3或 4 级城镇和村庄的新网民,他们说方言,收入不高。这些消费者不会说英语,但他们也不会说一种统一的语言,这些消费者被地域、语言、收入进行了分类。 

2.jpg

上述榜单之外,还有一些表现出色的出海 App,NewsDog 就是中国在印度内容市场的早期入围者。2018 年 5 月, NewsDog 宣布完成 C 轮 5000 万美金融资,NewsDog 每月拥有 1800 万活跃用户,成为印度最热门的新闻应用之一。和国内不太一样的是,印度是多语言、多阶层的社会,印度共有 1652 种语言和方言,其中使用人数超过百万的达 33 种,宪法规定的联邦官方语言就有 18 种语言。NewsDog 在 2016 年首次推出的是英语版,但是,在推出几个月后,创始人 Forrest Chen 访问了印度,发现小城镇语言多样,即使是居住在一线城市的印度人也有绝大多数说不同的方言,其后将 App 扩展到 10 种印度语言。

而 2018 年 8 月初,另一款专注于印度本土语言的短视频市场的产品 4Fun 也宣布获得了千万级人民币 Pre-A 轮融资。该 App 近 3 个月始终徘徊在 Google Play 印度社交类免费排行榜第 10 左右。

一个比较负面的例子是,2012 年,相对受欢迎的腾讯微信在印度推出,不遗余力地做产品营销和品牌推广,从商场地推到聘请宝莱坞明星担任品牌代言,微信以令人惊叹的速度获取用户。但随着该平台在中国开始变得更加主流,其在印度的增长也出现了下滑,到 2015 年,腾讯撤走在印度的微信团队。“这在很大程度上与未能实现面向印度的平台本地化有关”,微信印度公司前营销和战略副总监 Himanshu Gupta 表示,尽管如此,微信的在印度的失败为中国将印度作为下一个大市场提供了教训,中国企业家不仅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且还了解了印度市场的细微差别。

茄子快传的印度董事总经理 Jason Wong 表示:“对于像微信这样在中国规模庞大的公司来说,印度市场可能是一个选择。但对我们来说,印度是主要市场。如果我们失去了印度市场,我们需要关闭整个业务。”茄子快传在中国拥有一支 300 人的团队,在班加罗尔和印度德里拥有一支 60 人的团队。该公司还计划将研发工作转移到印度班加罗尔,以增强市场需求与相应平台产品之间的凝聚力。

现在,LiveMe 和 TikTok 等平台已经在印度获得了不错的用户群,正在寻求从印度市场探索变现途径。LiveMe 在印度设立了三个工作室,用当地人才创建内容;作为下一个重要的社交平台,TikTok正在寻求通过与品牌合作,让顶级 KOL 与品牌合作进行广告来增强印度的影响力营销。多数这些大的出海平台的目标群体转向了印度新互联网用户,特别是来自小城镇的互联网用户。

微信印度公司前营销和战略副总监 Himanshu Gupta 认为,许多中国企业瞄准 3、4 级城镇,是因为许多互联网消费是基于习惯的,而印度很大一部分新网民来自于3、4级城市,这些地方还不习惯 Youtube 和其他此类平台。因此,养成习惯是有机会的,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市场。一些平台在使用激进的营销手段,比如提供返现服务,让用户通过在应用上花费时间增加下载量来赚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要让这些流量真正为这些平台带来收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的项目想被报道,点击这里。  市场活动及PR合作,点击这里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