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为8500万印度城市单身青年谋幸福 印度在线交友App有望成为独角兽

611  • 

在线交友 App 在印度的发展如何?让我们先从一个数字开始。根据印度人口普查显示,2011 年,有 8500 万印度城市居民为单身状态,并可能正在寻找伴侣。这个数字意味着,印度市场是一个能够被获取、吸引然后再变现的市场。

phone.png

也是在这个时候,在线交友在西方国家发展到了顶峰,该市场既有 Tinder 这样的初创公司,也有 OkCupid 甚至 Match.com 等知名公司,它们的主要目的都是帮助单身人士寻找伴侣。

印度虽然从未被看做是一个优先市场,但却是一个刚刚起步、富有潜力的市场。大量的城市单身人士,为免遭耻辱和社会谴责,已准备好开始在线交友。发展的过程虽然进展缓慢,但毫无疑问,有了无处不在的智能手机,Apps 已成为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Aisle,TrulyMadly 和 iCrushiFlush 等公司纷纷投入到了这个拥有不同商业模式以及 8500 万用户群体的市场当中。

这一商业模式已经发展了 5 年,而数据表明,这些公司可能正在盈利。

根据在线市场研究机构 Statista 的数据,印度在线交友公司预计 2018 年将获得约 1300 万美元(折合 8892.52 万人民币)的收入,而 2011 年人口普查中近一半的单身人士(4100 万)已经成为这类约会应用的用户。

Statista 还表示,该行业的收入预计将在未来四年内达到 10.3% 的复合年增长率,这意味着到 2022 年将拥有 2000 万美元(折合 1.37 亿人民币)的市场交易量。

与主要市场(如美国)相比,这些数字可能不值一提,毕竟在那些市场中,约会交友类 App 预计 2018 年至少能达到 5.9 亿美元(折合 40.36 亿人民币)的交易量。

这主要是因为,印度人现在乐于消费免费的在线产品,当遇到订阅型的支付模式时,他们就会非常犹豫。

然而,有些人不介意甩个几百块来试试看能不能找到自己的最佳伴侣。

例如,Tinder 是印度安卓市场上下载量第三的应用程序,行业估计其月收入在 1000 -2000 万卢比(折合 94.82 - 189.65 万人民币)。

一些行业人士表示,这一行业的巅峰可能还未到来。这也有助于打消所谓的坊间传言——网上约会是一个只属于“十大城市”的市场现象。

例如,TrulyMadly 声称其 40% 的用户来自前十大城市之外。这可能包括古瓦哈提、维萨卡帕坦或赖布尔等城市——这些地方有的是以学生人口居多,有的是所谓的二、三线城市。而这也是这一市场的机遇所在。

制定长期计划

backgroundchecks_dating.jpg

TrulyMadly 联合创始人 Sachin Bhatia 表示,“尽管我们已经达到收支平衡,但这些数字还没有显著增长。真正了不起的是要去试着实现曲棍球棒式增长。”该公司声称,其每月下载量在 6.5 - 7.5 万之间。

然而其他人,如毕马威(印度)公司消费者市场和互联网业务负责人 Sreedhar Prasad,都持怀疑态度。

他认为这些公司必须制定一个长期的生存计划,Prasad 表示,“在线交友 App 只存在于印度十大城市里的市场,就像电商 App 一样。这些应用要想取得成功,取决于应用上真实女性档案的数量以及用户在这些应用上花费的时间。“

但投资者依然非常看好这一领域。TrulyMadly 背后的 Kae Capital 董事总经理 Navin Honagudi 承认,在 2014 年印度市场尚未成熟时,他们对这一领域还心存疑虑。 “我们就用户接纳度和变现提出了一些问题,但现在情况正在好转。因此,在线交友类应用在经历了成长阶段之后,他们就得好好考虑如何优化变现方式。”他说。

iCrushiFlush 将其流量的 65% 归功于卢迪亚纳、苏拉特和印多尔等二线城镇。iCrushiFlush 的 Amit Vora 说,“Tinder 只存在于一线城市市场,而我们已经突破了大城市的限制。” 

其它应用例如 Happn 专注于海德拉巴、浦那、斋浦尔和勒克瑙等大城市之外的城镇,而 TrulyMadly 的业务将近一半也来自小城镇。

免费增值模式

_102878098_dating_graphic.jpg

尽管看似讽刺,但在线交友的业务从来都与约会本身无关。从认知角度讲,它更多地是和微观层面的用户参与度和希望值有关。要让用户花时间在平台上、“沉迷于爱情”后付款变现。

TrulyMadly 的 Bhatia 补充道,“大部分用户最后都没有找到想要的伴侣,这也是平台中的性别偏见所导致的,即平台上的男生比女生更多。”消息人士称,在印度,Tinder 的用户中 90% 为男性。

约会业务失败的原因在于,用户无法匹配到对的人或匹配后没有任何进展。

有一种情况是,一对男女的约会时间不长,没有成功,但两人都希望能够回到平台上继续寻觅。而这一次,他们都知道是有机会能成功的。这样他们才会继续使用这款应用,继续订阅,从而继续购买价值不菲的套餐。

Bhatia 说,“如果一个男人匹配成功,也就是有女孩也喜欢他,那就有可能让他在这个平台上停留至少三个月。但我们注意到,如果一个女孩回复了他的消息,那么用户往往会在该平台上停留至少七个月。”

这也是约会应用程序在其应用内的消息功能中投入巨资的原因。当然,人们可能会转到线下继续聊天,或者转战像 WhatsApp 或 Instagram 这样比较常用的社交平台。对于用户来说,在约会过后,他们既有可能达成长期的关系、随便处处或柏拉图式的关系,亦有短暂奔放的花火甚至仅仅是友情。

例如,Tinder 提供了 TinderPlus 服务,这是一种基于订阅的月度产品(价格为 899 卢比(折合 85.31 人民币)),允许用户无限滑动,拥有一定数量的“超级喜欢(super likes)”,以及能够在多个地方寻找伴侣的权限,这一功能被称之为“passport”。

除了 TinderPlus 功能之外,另一个订阅功能 TinderGold 可以让用户看到谁喜欢他们。TrulyMadly 的高级套餐 Spark,售价为 899 卢比(折合 85.31 人民币),内含 40 个“Sparks”,而 Select 则是为寻求更“认真关系”的人推出的功能,每月收费 1,196 卢比(折合 113.46 人民币)。

从订阅到微交易的整个过程中,变现一直都是一大难题。对于约会公司来说,社交电商的成功策略成为了他们长期战略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是他们从一些如淘宝等中国知名电商应用那学来的成功秘诀,即:获取用户、吸引用户并不断变现。

也就是说,一旦用户上了瘾或已经交了月费,这些约会应用就会提供一些附加功能,如虚拟送花、点赞、香槟酒等。而这些功能都是收费的。

这也是为什么尽早将用户变现——或者说尽快——被视为是至关重要的步骤。“因为用户留存时间针对很短。”Bhatia 说。TrulyMadly 的 Sparks 是一种以算法为主导的会话启动功能,可以牢牢把握住用户。

Bhatia 说,“有些印度人虽然有良好的工作和良好的背景,但却不善与女性交谈。这就是我们通过 Sparks 尝试做的事情。这就像帮助有共同兴趣的人沟通一样。”该公司声称,曾经使用过 Sparks 的用户中 40% 往往会再次购买。

保持用户参与度

但各公司坚持认为,他们的变现方法并不是一刀切式的。他们的最终目标是让用户保持参与度。像 TrulyMadly 和 The Inner Circle 这样的公司已经尝试举办了线下活动并且小获成功。虽然他们获得了不少热度,但对收入的增长并没有太大帮助。

业内人士表示,Tinder 每月付费用户不到五十万。在收入方面,AppAnnie 估计,Aisle 在这个日历年的收入约为 52,000 美元(折合 35.60 万人民币)。

4576.png

但像 Tinder 这样规模较大的公司的收入则要高得多——粗略估计为 414 万美元(折合 2834.33 万人民币)。TrulyMadly 则约为 6 万美元(折合 41.08 万人民币),但这些数据的真实性仍待验证。订阅之外的主要收入来源仍然来自于广告,广告商表示,尽管需要定制成功的策略才有可能获得收入,但其创收潜力毋庸置疑。

例如 Tinder 投放了 Facebook 和谷歌广告这类具有针对性的广告。但一位数字机构负责人表示,到目前为止,之一品类的部分应用并未十分依赖广告获取收入,原因是它们缺乏对广告客户的吸引力。

数字代理商 WATConsult 的创始人 Rajiv Dingra 说:“约会应用程序不受广告商欢迎是因为它们主要吸引的用户人群是青少年。在线交友应用的基础设置就不受青睐,所以他们通常选择如 Instagram 和 Facebook 等保险的广告主。”他说。

Dingra 说,例如,Tinder 上的每次广告展示可能会花费 200 卢比(折合 18.98 人民币)以上或者根据出现在某人个人资料上的次数决定。 但 Tinder India 的总经理 Taru Kapoor 坚称,该公司不是为了赚钱。“我们希望投入大量资金来了解我们 18 - 30 岁的用户人群。”

Tinder 的这一举动可能十分关键,因为它可以拥有一些最佳用户数据,包括人口统计和偏好,之后可以通过有针对性的广告来变现。

图片14567.png

初次尝试 

印度在线交友应用的第一步可能线下见面、社交网络的延伸和视频的融合——鉴于后 Jio 时代,这些都已经很好地渗透进了较小的城镇和城市。BigoLive 等中国直播产品极大地鼓舞了这些公司。这也是其中一些应用程序试图吸引更多地方用户的方式。

Bhatia 补充道,“这种‘线下见面’的概念仍然是以德里和孟买为中心的。直播的兴起向我们打开了地方观众的大门,我们认为在某些地方,咖啡店约会的概念仍待推广。我们希望我们的应用程序能够成为虚拟的咖啡厅,人们能够参与其中。” 

他说,这与 Facebook 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该公司不久前表示对在线交友业务亦有野心,“但在 Facebook 上,用户可能会担心被他人评头论足。”但 Aisle 不会考虑在其应用中加入视频功能。

图片123445.png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约会应用已经证明了自己未来的潜力,但业务的变幻莫测使得持续的未来并非完全是给定的。

“我们在市场上已打拼了 5 年,目睹了这一行的起起伏伏。但我们相信,凭借我们不断完善应用程序中的功能,我们对今天的市场已经有了深刻的了解,相信这将有助于我们不断向前迈进。”Bhatia 说。


你的项目想被报道,点击这里。  市场活动及PR合作,点击这里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