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沃尔玛与谷歌微软腾讯京东等结盟:能赢亚马逊吗

Annie Liu  • 

网易科技讯 8 月 8 日消息,彭博社发布文章称,出于对杰夫·贝索斯的恐惧,全球第一大零售商沃尔玛近年来结盟包括谷歌、微软和京东在内的大型科技公司,集众人之力在全球多个重要市场对抗亚马逊。

啊.jpg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对抗亚马逊绝非易事——即使对于世界上最大的零售连锁店来说也是如此。

对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恐惧,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沃尔玛近年来为何接连不断地与谷歌、微软、京东等大型科技公司结成联盟。该非正式联盟的成员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阻止亚马逊统治数字世界。这就像电影里的情节:一个乌合之众联盟面对一个叱咤风云的敌人,但在这个案例中,勇敢的反抗者们其实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一些公司。

沃尔玛通过多措并举创建了一项强大的电子商务业务。它斥资了数十亿美元来聘请工程师和数据科学家,建立为网络订单量身打造的自动化配送中心,以及在 2000 多家门店设立方便顾客提取在线订购的食品杂货的路边提取区域。这家零售商去年在美国的在线销售额为 115 亿美元,随着其经过重新设计的网站变得能够更好地展示服装和家居装饰品,预计 2018 年这一数字将攀升 40%。

啊2.jpg

沃尔玛已经认识到, 即便贵为世界上最大的零售商 , 也无法独力对抗贝佐斯的亚马逊。

据了美国电子商务市场近半壁江山(49% 的份额),较去年 43.5% 的份额继续提升。亚马逊已经在娱乐和玩具品类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如今则在进军沃尔玛的腹地。它去年对高档食品零售商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的收购,直接威胁到占沃尔玛美国销售额一半以上的业务。

来自亚马逊的威胁促使沃尔玛总部内部实施战略转变。

市场研究公司 Forrester Research 分析师苏查里塔·柯达里(Sucharita Kodali)表示:“这是典型的自建业务还是直接收购的难题。沃尔玛需要进行创新,但一味在自己内部进行这项工作并没有什么意义。”

从过往来看,这家大型零售商一直不愿与其它公司建立合作,不喜欢与别人分享任何新项目的红利。沃尔玛与合作伙伴的合作记录也乏善可陈:例如,沃尔玛最初在印度和中国这两个关键市场的合作项目最终都被摒弃。

沃尔玛已经研究过这些挫败。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董明伦(Doug McMillon)表示,“我们正学着以新的方式来与他人合作。”

以与谷歌的合作为例。双方去年达成的一项协议让沃尔玛的顾客能够将他们的商店账户与谷歌的 Express 购物服务关联起来,以及使用谷歌的智能声控音箱 Google Home 购买从食品杂货到花园水管的各种商品——此举明显是为了制衡亚马逊日益普及的 Echo 智能音箱。沃尔玛顾客的购买记录将帮助谷歌做出个性化的推荐,这是让声控购物变得真正实用的一大关键。对沃尔玛来说,这笔交易是它迈出的一大步,因为它通常都会严格保护顾客的数据,不会与第三方共享。但这一步很有必要,毕竟能够给消费者带来一个可以替代亚马逊的声控音箱的选择。后者的声控音箱支持播放音乐,打开空调,当然,还能够处理购物订单。这也显示了双方的争斗已经从沃尔玛熟知的价格战变成便利性之战。

“对于现在的顾客,我们给他们创造的购物体验必须得简单快捷,同时也要友好有趣。”沃尔玛美国业务首席执行官高福澜(Greg Foran)指出。

沃尔玛已经证明,它愿意投入巨资来追求竞争优势。在印度这个亚马逊觊觎已投资数十亿美元的市场,沃尔玛斥资 160 亿美元收购了该国最大的在线零售商 Flipkart 的多数股权。

但像 Flipkart 和美国的 Jet.com 这样的全面收购动作,并不是该公司目前具备竞争力的唯一原因。在日本,沃尔玛今年与乐天(Rakuten)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帮助改善其在线食品杂货业务,同时还销售乐天对标亚马逊 Kindle 的 Kobo 电子阅读器。沃尔玛已表态它将继续致力于执行该项协议,尽管有报道称它正在探索出售旗下的日本连锁企业西友百货(Seiyu)。

在美国本土,沃尔玛最近与微软达成的一笔交易将帮助它向亚马逊发起挑战。微软将在未来 5 年向沃尔玛所有的业务提供基于云计算的服务。这是对主导着云市场的亚马逊的一次打击。沃尔玛将利用微软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来规划行驶路线让卡车能够更快速地将货品运送到门店,以及加快在线结账流程。

圣克拉拉大学利维商学院零售管理研究院院长柯西·卡利亚南(Kirthi Kalyanam)表示:“与其它企业合作,可以让沃尔玛从第三方的投资中获益,并且进一步扩大自身的优势。”

反亚马逊联盟并不能保证能够战胜亚马逊。但它的每一个成员都给沃尔玛提供了一些它无法独力做出的东西。不过,风险在于,硅谷的科技巨头们与该扎根于阿肯色州西北部的传统零售商之间可能存在文化冲突。

“在硅谷,文化能把战略当早餐吃。”卡利亚南指出,“为了让这些投资能够获得成功,沃尔玛还需要形成那种可让它与这些科技合作伙伴相处融洽的文化。”

沃尔玛的全球联盟

这家零售巨头来自全球科技行业的主要合作伙伴包括 :

腾讯(中国/印度)

2018 年加入联盟:沃尔玛在中国西部地区采用腾讯的微信移动支付系统,弃用阿里巴巴的支付宝;腾讯持有沃尔玛今年 5 月收购的印度电子商务网站 Flipkart 的少数股权。

Instacart(美国)

2018 年:沃尔玛旗下的仓储式会员店 Sam 's Club 与 Instacart 签订了当日送达协议。

Waymo(美国)

2018 年: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自动驾驶汽车部门 Waymo 正在试验把顾客送到沃尔玛的门店,提取他们在网上订购的食品杂货。

乐天(日本)

2018 年:沃尔玛将出售乐天的 Kobo 设备和电子书,两家公司将共同努力改进该零售商在日本的在线食品杂货业务。

微软(美国/印度)

2018 年:7 月,沃尔玛同意在整个公司范围内使用微软的 Azure 云平台;微软还持有 Flipkart 的股份。

Postmates(美国)

2018 年:该快递公司负责处理沃尔玛在几个城市的食品杂货订单,比如圣地亚哥和洛杉矶。

Flipkart(印度)

2018 年:沃尔玛斥资 160 亿美元收购了印度最大电子商务网站的多数股权,目的是为了抵御亚马逊的冲击。后者正斥资数十亿美元扩大其在印度的电商业务。

谷歌(美国)

2017 年:沃尔玛的顾客可以将他们的商店账号与谷歌的 Express 购物服务关联起来,也可以使用谷歌支持声控的智能音箱 Google Home 来购买从生鲜食品到杀虫剂的一切物品。

Uber (美国)

2016 年:沃尔玛开始通过使用 Uber 司机在 4 个城市完成网上食品杂货订单的配送;双方的合作关系于今年 6 月结束。

Jet.com(美国)

2016 年:沃尔玛以 33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Jet.com,并任命后者的创始人马克·洛尔(Marc lore)——一位经过考验的亚马逊斗士——来运营沃尔玛的美国在线零售业务。

京东(中国)

2016 年:沃尔玛拥有该中国第二大电子商务网站 12% 的股份,其仓储式会员店 Sam’s Club 通过连锁供应链在京东的平台上运营。

除了直接与其他的科技巨头和零售巨头展开合作以外,沃尔玛还时常从竞争对手和业务与之互补的企业中招揽高管。

高通(美国)

2018 年:沃尔玛新任首席董事、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前首席执行官汤姆·霍顿(Tom Horto)还担任这家芯片制造商的董事会成员。

Ocado(英国)

2018 年:西蒙·贝尔沙姆(Simon Belsham)于 3 月被任命为 Jet.ocm 总裁,之前曾在英国在线杂货商 Ocado 供职。

Square(美国)

2018 年:该移动支付公司的首席财务官萨拉·弗里雅尔(Sarah Friar)今年加入沃尔玛的董事会。

Rent the Runway(美国)

2017 年:沃尔玛聘请了 Rent the Runway 联合创始人珍妮·弗雷斯(Jenny Fleiss),她在 6 月推出了基于会员制的礼宾购物服务 Jetblack。

Instagram(美国)

2014 年:Instagram 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曾在沃尔玛董事会任职。

雅虎(美国)

2012 年:前首席执行官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是沃尔玛的董事会成员;沃尔玛旗下 Hayneedle 家居用品网站总裁斯科特·道格曼(Scott Doughman)曾担任雅虎全球合作伙伴副总裁。

百度(中国)

2004 年:沃尔玛董事长格雷格·彭纳(Greg Penner)从 2004 年到去年一直在这家中国搜索巨头的董事会任职。彭纳是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Sam Walton)的外孙。

本文相关公司

阿里巴巴认证

本文相关产品

阿里卖家 - B2B外贸人的移动伙伴

阿里卖家 - B2B外贸人的移动伙伴

阶段:已上线

平台:Android

所属类型:应用


你的项目想被报道,点击这里。  市场活动及PR合作,点击这里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