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朝鲜宣布改革开放会有商机么?我们准备了这份干货

Amber Yin  • 

据朝中社 4 月 21 日报道,20 日召开的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决定,从 2018 年 4 月 21 日起朝鲜将中止核试验与洲际弹道导弹发射试验,要对朝鲜的人力物力资源进行总动员,集中全力投入到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斗争中。

1.jpg

该消息被国内媒体解读为朝鲜的改革开放并随即引发了网友热评。一些互联网从业者开玩笑要去朝鲜创业,复制中国的互联网历史,搜索、社交、电商一步步搞起来。而白鲸出海海外考察部的小伙伴们也确实收到了互联网从业者对出海朝鲜可能性的询问。

虽是玩笑,但万一成真呢,秉持着谨慎原则,白鲸认真地分析了一下互联网出海朝鲜的可能性。

出海朝鲜的硬性指标

六年之前,NASA 发布了一张卫星图片,震惊了许多人。在东北亚的璀璨灯海中,唯有朝鲜版图一片漆黑。

东北亚.jpg

图片来源:网络

电力作为经济生产的一个重要输入因素,电力消费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虽较为复杂,但不可否认在一定程度上,电力消费对经济增长有促进作用,在某个侧面也反应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当时的朝鲜显然不适合接入互联网生活。

那现在呢?在写这篇文章之前,白鲸恰好读了另一篇文章《平壤结界》,该文作者恰好刚去过朝鲜,据其文字描述,朝鲜电荒的状况未见明显好转。但这是对朝鲜一个整体的感官印象,而分析一个国家或地区是否适合互联网出海时,我们还会具体从几个维度去衡量,如经济水平、互联网渗透率、智能手机普及率、人口年龄结构等等。

人口.jpg

互联网出海部分重点市场的人口数量 | 朝鲜数据来自 Worldometers,其余国家数据来自 The World Fact Book

Worldometers 网站显示,基于联合国的最新估算数据,截至 2017 年 4 月 23 日,朝鲜人口为 2558 万,其中城市人口占比 61.2%,预计至 2020 年时,朝鲜人口总数将上升至 2584万。该人口数量在白鲸出海选取的五个市场中最小,但同时其经济水平与人口数量相近的沙特相比,可能还不到后者的二十分之一。

 人均GDP.jpg

互联网出海部分重点市场 2016 年的人均 GDP| 朝鲜无 2016 年准确数据,综合各方消息大概率在 1000 美元之下,此处按 1000 美元核计,其余国家数据来自世界银行

从整个市场盘子来看,朝鲜的人口数量和人均 GDP 均不占优,而从人口的年龄结构来看,朝鲜市场也并不适合偏向千禧一代的互联网产业(18岁—35岁)。根据 Worldometers 网站数据显示,2018 年朝鲜国民的中位数年龄为 34.3 岁,至 2020 年时,中位数年龄将增长至 35.3 岁。

相较之下,其它几个国家的中位数年龄分别为:沙特 28.2 岁、印尼 29.6 岁、印度 27.2 岁、巴西 31.1 岁(男性)。

如果说经济水平,会随着“改革开放”逐步提升,但互联网产业出海朝鲜,在政策层面依然是无法实现的,未来是否会改变取决于朝鲜政府改革开放的决心,现阶段可能性为零。

奇葩的朝鲜互联网环境

数据网站 Internet World Stats 之前曾发布了一份《朝鲜互联网使用、带宽及通讯报告》。根据报告数据,2017 年 6 月,互联网用户为 1.4 万人,互联网渗透率 0.1%。如此低的互联网渗透率,并不完全源于经济的落后。

白鲸在网上找到了美联社在 2017 年 11 月发布的一篇文章,可借其感受下朝鲜的互联网环境。

文章中写道,在朝鲜,地处偏远的工厂和农业社区可以观看金日成综合大学的演讲视频、博士们可以通过实施的网络视频会议洽谈工作、人们可以使用智能手机上的在线词典查字、并可以使用智能手机互发信息。特权阶层可以用卡进行购物、使用网络银行服务。

看到这里,读者可能感叹,朝鲜人民果真被我们的“想象”绑架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上面所有活动都不是通过互联网进行的,而是通过一个类似于中型企业内部员工使用的内部网络进行的,而且这个网络是严密封闭的,下文中将其称为内联网。

文章认为,朝鲜政府现阶段还不愿意看到信息的自由流动,除了极个别的非洲国家,朝鲜依然是全世界互联网环境最不友好的国家。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完全不可能访问全球互联网。拥有个人计算机的人也很少,尝试规避政府监管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也有人指出,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 StatCounter 在今年 4 月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 年 3 月至 2018 年 3 月期间,谷歌在朝鲜网络搜索市场的份额为 92.44%、百度 2.2%、第三为微软的必应,市场份额 1.7%。这就要说到朝鲜的两层网络环境。

上面的数据涵盖的人群是朝鲜的精英阶层,包括领导人及其家人和知己,以及涉及朝鲜内政和国际事务的公职人员。这些人在第一层网络环境中,可以自由访问互联网;第二层是人民大众,只能使用内联网“光明网”。这已经是金正恩,这位长于互联网时代的朝鲜领导人,“希望通过互联网改善治理效率,所作的让步”。 金正恩在 2011 年开始执政后,就沿着朝鲜与中国的边界建立手机信号屏蔽“防线”。

这种对互联网的限制,是否会随着朝鲜停止核试验、转向经济建设而被移除呢?可能性极小。该限制的移除毕竟会直接导致被隔离的朝鲜人民“幸福感”急速下降,经济建设工作难以展开。

朝鲜人民互联网生活“片面观”

即使无法自由访问互联网,朝鲜人民已经用上了智能手机和3G网络,开始网购、美图和看视频。

2008 年,朝鲜邀请了一家埃及的电信公司 Orascom 和国有企业共同成立合资企业来发展国内的 3G 网络光明网,与中国相比,起步并不算晚。但根据外媒消息,朝鲜目前貌似还在使用 3G 网络。

智能手机方面,更是严重落后于其他国家。朝鲜国民使用的绝大部分是自研品牌的智能手机,“平壤”和“阿里郎”,搭载“红星”系统(有点像本地化之后的 iOS)。2017 年推出的一部旗舰机售价高达 4700 人民币,远超出普通民众可接受的水平,但配置相当于 iPhone 的早期版本。

另外,朝鲜的一个“特点是”,手机应用程序并不是通过网络下载,而是要去实体店购买,大概在几美元左右。

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资深研究员金永贺(Kim Yon-ho)估计,2017 年朝鲜拥有约 400 万手机用户,约占该国人口的六分之一,是 2012 年手机用户数量的四倍,有增长趋势,为了满足需求,手机 App 近几年也在缓慢发展。

由于信息有限,白鲸出海综合了外媒最新的一些信息,供读者了解朝鲜人民互联网生活的某些方面。

据 BBC 2018 年 1 月份报道,虽然在其他国家已经司空见惯,但朝鲜的手机用户在 2018 年以后终于可以购买使用国内首款图片美化 App《Bomhyanggi 1.0》。根据朝鲜新闻机构 DPRK Today 报道,该 App 可通过虚拟展示使用不同类型化妆工具后的效果,为用户探索其最适合于哪种化妆技术。

 美容.jpg

《Bomhyanggi 1.0》App |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另外据外媒 Business Insider 报道,朝鲜在 2017 年年末推出了自己的 Netflix。朝鲜官媒在 2017 年 12 月宣布朝鲜智能手机用户将能够使用一款类似于 Netflix 的 App《My Companion 4.0》来阅读电子书、观看视频、玩游戏等等。但据悉,仅限于经过政府审批的内容,目前,韩国的肥皂剧和美剧很流行,但需要通过 USB“走私”,且一旦被发现将受到极严重的惩罚。

电商,可能是朝鲜开展较早的网络活动了,2006 年,平壤乐园百货商店(Pyongyang's Rakwon Department Store)推出了在线购物网站 Kwangmyong。2015 年,朝鲜开始运行“玉流”电子商务系统。该系统覆盖朝鲜国内商业、餐饮业、以及大众消费品等,用户可用电脑和手机等电子设备在网上购买商品。“玉流”电子商务系统由朝鲜人民服务总局主管,通过内联网使用预付卡结账,用户还可以要求送货。

此外,在 2015 年,有报道称,朝鲜公共服务总局管理着该国的内部网站 Okryu。该网站出售女装、配饰、医药、家居和食品。在 2016 年,有报道称,朝鲜 Manmulsang 网站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获得了 320 万浏览量。就在近日,据朝鲜国家媒体报道,一家网络商店现在开始提供 24 小时送货上门服务。

目前,朝鲜坚持“使用国货”原则,并采用国家经营方式,“改革开放”后是否会有所改变,目前无具体消息。白鲸会继续关注。

无论从整体市场盘子来看,还是从互联网环境和政策来看,朝鲜目前还不适宜互联网、尤其是做移动 App 的企业发展。(本文不考虑政治因素,如中朝友好关系等对互联网出海可能性的影响。)

最后,想去炒房的同志们估计也得等一等机会,毕竟目前来说朝鲜的房子是统一分配的,咱没有购房资格。

综上三方面要素,白鲸出海认为如果朝鲜真正像我们当年一样改革开放,那么商机是非常大的,因为各方面都缺;同时也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也是因为各方面都缺!


你的项目想被报道,点击这里。  市场活动及PR合作,点击这里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