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白鲸社区 > 资讯 > 正文

平安创投郁乐:中国用10年走了美国20年的路,印度将用10年走完美国60年的路

竺道  • 
本文由 竺道(zhudao_review) 撰写/授权提供,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640-3.jpeg

圆桌会议是一个交流观点、分享经验的绝佳方式。第二届中印互联网对话大会的圆桌讨论环节由以太资本创始人&CEO周子敬主持,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靳文戟 、平安创投董事总经理郁乐、茄子快传COO仇俊、Blume Ventures 管理合伙和合人Karthik B·Reddy、IDG印度执行董事Karan Mohla、Redcliffe Capital管理合伙人Dheeraj Jain。下面为圆桌讨论全文:
 
周子敬:请大家戴上自己的耳机,我们会用中文来进行讨论,第一个环节,在座不见得都了解公司的情况,所以各位嘉宾简单花时间介绍一下个人以及机构,几位中国的嘉宾先开始。

靳文戟:大家好我是来自君联资本的靳文戟,我们是一个有16年基础的中国投资机构,去年我们比较注重亚非拉的投资,近年来我们是比较关注欧美投资。因为在亚非拉包括在印度也投资几家公司,所以未来是我们公司非常重要的投资方向。

郁乐:大家好,我是来自平安创投的郁乐,我们平安创投是平安集团下面的专注风险投资的机构,我们大概也是从最近这段时间开始,主要从两个角度考虑,一方面是从我们整个集团的资产的分散化向海外的一些布局。第二也看到了在印度或者说东南亚的一些新的机会,那我们目前在紧锣密鼓的看这个市场,目前还没有出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希望跟各位多交流和多学习,谢谢大家!
仇俊:大家好,我是茄子快传的仇俊,我们是2015年从联想拆分出来的公司,君联也是我们投资者,我们目前在印度大概应该是累计了2.8亿的用户,然后我们在印度可能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主要做内容,希望创投界和我们产业界一起去合作,把印度的内容市场做起来。

Reddy:大家好,我是来自Blume ventures合伙人。我们公司是早期风险投资的印度公司,我们已经有6年的创始人历史了,主要投资于科技、互联网还有机器人等科技公司。我们看到中国的朋友对我们也非常的感兴趣,我们正要宣布一个虚拟的模式,我们也希望像有阿里巴巴这样的合作伙伴,也希望有中国的合作伙伴,欢迎你们来到印度。我们新德里还有团队,也非常希望未来和大家有更好的合作。

Mohla:我是IDG印度合伙人之一,IDG是一个合伙公司,IDG中国一样,我们也是关注互联网科技,我们也在中国有业务。希望中印双边都有更多的合作,我们也是希望和中国的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我们也希望中国的公司和印度的公司合作,因为这两个经济体也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一,我们在TMT的各个领域,以及医疗科技、金融科技、互联网等我们希望在这些领域能够取得更多的进展。

Jain:大家早上好,我是Jain 我是RedcliffeCapital管理合伙人,我们主要是投资于跨境的并购项目。作为投资公司,不管你出国去收购一个海外公司,我们就会帮助你完成这样的一个交易,第二个领域在两年前我们开始在印度进行投资,主要是用这个家族企业的资金去投资于印度的公司,帮助这些公司,在过去的两年当中,去改进自己的经营,我们也投资了印度的机场。我个人在过去的十年里工作在诺基亚,在早期的时候,诺基亚公司的时候我就来到北京上海等等中国的这些地方,实际上诺基亚在中国的业务的发展,我也是见证了整个过程。中国是发展非常迅速的,我们有几个交易也是和中国互联网公司合作。

在印度进行投资时,我们也和中国的投资者进行过合作,尤其是能源行业,我们也了解中国公司对印度的看法,并不是从投资的角度,更多的是商业和运作的这个角度,可能很多人也忘掉了这一点。其实一切并不是吸进资金、融资,更多的是跟中国人在合作的时候,他们要走出去的话,他们在其他的国家投资,他们都是非常兴奋的,我们也是非常兴奋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参加这一次的对话大会,也非常荣幸成为这个圆桌对话嘉宾。

周子敬:有关注中国市场的印度投资人,也有在印度做的非常优秀的投资企业。在印度现在所谓的风口是什么?所以接下来可能也希望各位聊一聊,大家在关注印度的什么风口,你们会有什么样的投资逻辑,在印度所有全世界人民都关注的市场。中国方面。

靳文戟:在20年前在中国创业的很大的一个风口,风口实际上是从欧美吹过来的,我们去年访问印度的时候有个很有意思的经历。我们去访问一家印度的著名的VC,他们给我们看一些投资的案例,左边是像谷歌、Facebook ,另外也做了很多的对口的公司给我们看,像美团、阿里巴巴这样的,我们之所以在北京开这个峰会,就意味着我们中国和印度之间创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风口之一。另外一个,创业风潮也是一波一波的,像互联网工具,像猎豹,等等是第一波工具。第二波可能像媒体,稍微重一些,但仍然不是很重的东西,像今日头条我们在印度也投资了一个印度的今日头条,第三波可能就更重一些,像社区、社交直播,这波已经来了,但是这波可能就会在媒体后面。再往后就更重一些东西,比如说像电商、物流,后面可能我认为中国的投资人和中国的创业团直接介入就比较少,这个也是需要观察,我也不多发表评论。

郁乐:是这样的,接着刚才在看我们今天的手册上面介绍公司的时候,也写的是印度版的一个什么公司。我讲一下自身的体会,包括自己到印度去学习还有跟同行学习,也包括跟一些创业者学习,举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例子,晚上坐飞机从安格(音)到德里,飞机飞过的这个地面很有意思,大家一直飞京沪航线就会发现说,地面上的这个灯光是一处一处的,中国城市是集中的,比如说上海一个城市就是一大片,旁边的这个农村地区也都是很黑的,但是在印度特别不一样,印度是一眼往下去看不到像上海、北京这么大的灯光集中的点,而是非常非常的分散,你就感觉是繁星点点的感觉。所以我想说的就是,我觉得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历史、文化、背景,这个环境是跟我很不一样的,我相信最终的话这个市场都在,但是最后实现的方式,可能会是很不一样的,实现的途径和过程很不一样,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想可能对我来说,更多的还要跟印度的同行,印度的企业家,好好的去学习,尊重这整个市场的规律和本质,然后去寻找机会,这是我的想法,谢谢!

仇俊:对我们来说,在印度做这么久我们也要扎根去做,我们也在找所谓的风口,印度这个国家确实不一样,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历史。我认为中国所有的模式都在印度会落地,但是它会在不同的阶段或者不同的阶层,贫富差距也好,人群的分化也好,每个模式都有适合它的人群。如果说什么东西是一个风口,我相信移动互联网就是它的风口,谢谢!

周子敬:印度的投资热点是什么目前?

Reddy:我觉得到底什么是热点,这个很难去界定的。根据这些主旨演讲我们也听到一些讯息,大家也都看到的,现在印度人消费和使用媒体的行为跟5年前是不一样的。互联网真的是带来了巨大的机会,也是根本性的改变了印度整个的消费模式,那中国也可以是帮我们提升这个后台,比如说智能手机和PC等等。

现在我们看到有两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印度政府正在推动移动支付。而支付的基础设施,在未来的一两年将会巨大的进行改善。这样可能就能产生数据效应,如果你把数据流量给到这个印度人,他们并不知道怎么去消费他,所以这两个领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2011年之前开始,当时的话,都是针对1亿的网民,而现在的话,印度有数以亿计的网民,现在很多的家庭他们沟通的语言并不是英文,而且还是一个解决温饱为主的这样的一个经济体。那么大家都忘却了怎么让事情做的更高效,所以教育、医疗、金融服务,还有重要企业的支持,娱乐这些也都是印度消费的情况,对中国的公司来讲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感兴趣,但是我们在印度的话我们觉得非常有趣的是把印度的一些创新带到全球,所以有两个模式一个是中国的模式,针对印度的消费现状,然后来创造企业,另外就是印度的模式把它带到全球,我们公司主要关注的就是这两个领域。

Mohla:讲的非常好,如果我们回到10年11年前的话当时有很多VC风投公司成立,但是我们这个网民的数量,也就只有5000万。现在情况真的是完全不一样了,印度真的是跳跃了很多的阶段,比如说固定专线的这个宽带等等,所有的技术平台,我们实际上是学习了很多美国和中国的模式,而且学习的很快。2010年,2012年电子商务开始进入了印度,而且我们也认为这是恰当时期。我想讲一两个热点,印度的消费模式跟中美是很不一样的,印度并没有非常井井有条的零售市场,实际上90%的印度零售市场都是非常散乱的。所以电子商务,真的是改变了印度的很多落后的现状。电商平台的话,在5到10年很快就建立起来非常大的一些平台,可能做过来讲在几年前可能就并没有那么容易一下就做,把产品的电商,更多的转向了电商来推送服务,然后还有O2O。

电商事实上是改变了人们的消费行为,而且市场的需求是巨大的,但是仍然没有得到满足。现在尤其这个印度的内陆地区,他们都是不说英语的,都是自己的本土语言,那么这个是下一代的印度消费转变的领域,我们要用巨大的教育资源以及我们技术的人才,让印度走出去,比如说走向美国,走向中国。包括金融科技,医疗科技,教育,还有这个各种各样的信息数据,能够走向全球。

那么现在不管是公有部门还是私有部门都是非常的重视,我们有这样的基础,我们有全球最大的社保要建的计划和项目,我们可以以它为基础在上面建一些产品和服务,所以我也会鼓励我们中国的同行去看一下,这些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没有出现的这些情况,怎么去充分的利用这些机会。

Jain:金融科技还有医疗、教育等都是热点的投资领域,在印度政府公共领域的支出,在过去的一年当中也都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说是否要真正将印度打造成数字印度。或者说,没有那么多的现金流通的社会会让整个印度城市更加的智慧。其实建造这种智慧城市在印度机会是非常多的,那么总共是70亿美元的资金,5到6个智慧城市的建设,那么我们的公司就是为了提供智慧城市的解决方案。可以看到这是很多的合同,很多的项目,考虑到中国在快速发展当中的这些机会,那么中国的一些技术公司,也可以像刚才所提到的,你可以到印度去,找到更多的印度市场的机会。我们刚才说过,印度机会是非常多的,而且政府也愿意把这个合同给合资企业,那么我觉得中国的企业,有必要考虑印度的这些机会。

还有一点就是快速增长的消费产品的需求,如果你看一下,印度市场,它的这个快消产品的消费量是非常大的,平均来讲,印度公司会更加重视零售业线上线下的配合,所以消费产品每天所用的或者说每周所用的,那进入到这种数字配送的网络当中,那么这是零售、配送、物流方方面面的创新,不仅是在化妆品,还有一些其他的产品,比如在饮料在餐饮,这些要讲的话可以是非常多的。但是我要强调的是,政府公共的投入,不仅是互联网,还有针对一线的创业投资也是非常多的。

周子敬:投资方案真的是非常多,各种各样的风口,投资人在一起聊聊几个话题。第一个聊风口,去年比较大风口还是比较缺乏的,第二个是投资的这个市场怎么样,公司的估值是不是比较高,或者比较低,整个二级市场或者说资金的募集情况怎么样,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所以下面这个问题,我们留给三位来自印度的朋友,印度是不是也会经历投资整个市场的冷热变化,资金的进入或者说二级市场的变化,导致公司估值水平的上升或者下降呢,从Reddy开始。

Reddy:没错,那么其实这方面有点类似中国或美国的市场。主要有两点类似,一点我们没有那么庞大的就是说这么大的VC或者说这么大的资金池。人们可以看到,可能就是这种智能手机可能是比较成熟的,但是大部分是波动性比较多的市场,那么现在大家也会有一点就是也看到很多大的美国公司,还有中国公司也会进入印度市场进行竞争,无论是阿里集团还是腾讯还是Uber,现在我们也是在等整个市场的整合,在等独角兽的出现。

每个人也在等2017年的结果,2016年是整合得比较慢的。那么2017年会有一定的变化,但是呢,大家更多的是关注于它的这个利润率,因为印度的IPO或者MA在这个领域不是这么多活跃,所以如果印度的初创公司还是在等大概等一些中国的或者说是美国的公司收购的话,可能你会比较幸运的,如果他不选你的话,就会有大的问题了,唯一的方法就是持续的这种运营下去,可持续的这种运营模式,所有的公司都要看它在印度市场当中,是否有可持续经营的能力,那么这是有很多的资金,但是这个资金也是很挑的,还是回到讲到这个VC,它是要不断的从这个优势,所以说这个VC也是不断的等待,好的消息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还是日本,很多日本的公司,日本的投资人也到印度寻求机会,所以印度这些投资人会对公司进行判断,那么刚才就像我同事所讲到的,他们在等待跟我们合作,我们要找到真正的价值所在。所以呢,我还是非常的乐观的,那么现在就是经历大起大落后不断稳定的过程。

Mohla:这个观点是非常有意思的,这个问题其实很多人也会经常的提问,我在中国的时候也有人问我,就是印度的这个VC的整个情况是什么样的?其实印度的金融市场或者是TMT市场,有点像金字塔一样,有很多人,还在早期阶段,那么这个阶段呢?这种投资者一般的都是家族或者是这个大型的基金,他们的增长,一直都是非常好的,也非常复杂。他们做投资决定的时候要经过非常复杂的流程,还有很多的VC、IDG或者其他的公司在过去5到6年很稳定。一般来说他们的这种基金公司,在TMT当中也是有非常稳定的业绩,这个时候有很多的机会是在过去18个月当中出现的,也就是说它的一个增长的阶段,可能没有太多的这个投资人在印度知道,能够分析出它的IPO或者它的一个利润能力,大部分的股权的投资,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这个机会是指对我们中国的同事来说,这个投资可能会有比较深的这个学习的曲线。

这些企业,能够快速的形成创新和商业的机制,那么一旦解决了这些问题,你知道你的这个钱的回报是非常高的,比如说CDN这样的资金,是很会在这个领域赚钱,无论是美国或者是中国的市场,你要有耐心或者是5到7年之后等到投资回报这才是很好的机会。印度的通过包括中国的投资都可以合作,寻求协同的作用,那么印度在寻找中国的投资者,是非常有优势的,因为资金是一方面,而且很多的资金。在那边已经很多年了,你需要花时间,而且建立一种可信任的关系,然后在进入深刻的这个商业对话,只有像今天这样的投入,这样的对话,我们互相的了解,对于投资人,对于大企业家来说都是非常好的。

Jain:我花5年的时间在诺贝斯(音)还有LP工作,那么在印度的这个基金是什么样的,是希望看到很稳定的现金流,而且稳健的一个回报,那么这个有些公司是做得到,有些公司做不到,我们看到很多的公司,也不一定是要依赖于前10大。如果你去硅谷,确实还会有很多持续的资金进来,我认为这是我们在印度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关注与前几大的基金公司,因为印度对于投资人来讲他们都是非常保守的,虽然机会很多的像在2015年,2016年很多早期投资人,很多投资者会说我们早期的时候进行投资,而且我是希望投在创新,投在新的这个创业者,他将来是有很大的这个前程的。

但是呢,在过去的几年当中的变化也是非常多的,这也是奠定了一个生态系统的这个基调,再回到刚才说到的,对现金流的回报,是否可预测的,是否是可重现的。在过去18个月当中是符合生态链的这个发展,但是这个阶段,还没有看到很多退出的交易。去年我们看到了很多的公司倒闭,但是没有看到更多的退出,因此你要选择的这个公司,然后基金经理特别是私募的基金,在收购一家公司或者是投入这个公司的时候,你要做好准备,这是充满活力或者动态的系统。那么在中国也看这样的家族企业或者家族基金,也到印度去寻找机会,但是他需要别人管理来帮助他,印度的投资理念跟其他的市场不一样的,对于中国的私募基金也不同,到印度寻找投资机会,也是VC未来可能要研究的方向。

周子敬:听上去两个国家还是有很大的差异,在阶段上也会有一些差异。我记得上一个论坛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就是圆通的相总说,他们还没有考虑在印度做这个战略投资,然后张总就说,这个很好,对财务投资人很好,但是很遗憾在互联网公司都已经开始了,比如说阿里、腾讯、滴滴、头条,也都想在印度做投资,所以就把这个问题留给靳总和郁总,你觉得在中间会有什么样的反映或者说机遇挑战?

靳文戟:我记得在去年我参加一个论坛,当时也是讲中国互联网和欧美互联网的对比。当时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一个话题,就是分成两派,有一批是欧美派,他们认为中国的互联网仍然是在跟随欧美的互联网。也有另外一派认为不是这样,在中国的互联网从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过了欧美的互联网,比如说阿里巴巴当年是Copy ebay的,但是已经超过ebay的这个成就,但是中国的布局和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是不一样的,但是你很难想像美国Facebook 或者说谷歌这么深入去到别的国家做布局,中国互联网的思路是有中国特色的,愿意去做美国公司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美国公司就很简单,认为我的产品是世界最好的,所以你们应该跟随我的产品或者游戏规则接受我的价值观,我觉得在这点上,中国的公司会做的更加的接地气一些,阿里、腾讯、以及UC包括我们作为投资人愿意去做的事情。

但是话又说回来,我认为投资说到底还是要有天时地利人和,虽然看到中国很多的投资经验,看到很多中国创业者走过的坑和总结的经验,但是这个毕竟地方不一样,文化不一样,人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最后相信我们会看到更多的中国和印度资本的结合,中国和印度的产业结合,甚至和印度创业者结合,比如说我们投资的是一个中国的公司,我说你一定要引入印度当地的VC这样对你将来是很有帮助的,现在头条的故事谁都懂,有一个成功的案例放在那,中国投资人可能更有钱,但是一定要找一个印度的VC来帮助你成长。谢谢。

郁乐:我谈一下自己的观察吧,就是说第一件事情,就是说像中国这些互联网公司,现在已经下到印度去,不光是印度,印度尼西亚也都是,可能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看到互联网公司在往外渗透。刚才提到在印度市场谷歌、UCweb还有Facebook ,包括前段时间我们自己到印度去看一些保险公司的机会,我们很惊讶的发现,其实印度大部分的保险公司很多都是合资公司了,跟日本公司合资,美国公司合资。在印度角度来说,海外巨头进来,其实可能不是一个新闻了,可能是一个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多年的旧闻了,所以说这个对于整个印度市场来说,印度的创业者或者投资人的角度上来说不是什么新闻了。

第二件事情是这样的,我觉得有两个点,一个点中国的这些互联网公司带来中国的经验,中国经验很明显跟美国经验不一样的,所以我的想法是说,这些经验带到市场去肯定是对印度市场发展是有好处的,以前我们中国创业者说copyUS,现在是参照US,现在印度也可以参照US,也可以参照中国,这肯定是一个加速器,是一个催化剂是一个好事情。

第二个事情是中国巨头杀到印度去,坦率说你也不一定真的会赢,当然我觉得这个机会,十年前在中国也可以看到ebay也来说,谷歌也来过,互联网公司也来过,今天最后本土企业的这个公司,把这个市场给拿下来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印度的市场就会变得特别的有趣,我们走到印度去喜欢拍照片,为什么,因为印度的市场是彩色的,是非常丰富,红黄绿等等各种各样的颜色,包括印度的老百姓,特别是大家穿的那个沙丽也是非常有彩色的,这是跟中国和美国不一样的地方,所以我觉得这才是这个市场有意思的点。

周子敬: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印度是一个非常自由的市场。有中国企业,有美国企业,有日本企业,都在里面很好的生存,我觉得是和中国可能还有一些差异,中国政府在某些方面还是没有必要多了一些对外资的准入要求,在这问题之前我问一个仇总问题,因为茄子快传在印度做的非常优秀,对于中国公司或者说中国基因公司,到印度去开拓市场,有什么样的得失,其他的企业要去印度你会有什么样的建议?

仇俊:我们公司现在在印度确实还有很多的用户,但是谈到成功还为时尚早,但是我们比较幸运是找到了印度真正的刚需在哪,我们比较专注,我们只做一个产品,第三我们更愿意尊重印度当地的文化、习惯,我们更愿意去倾听用户的声音,我们没有加入我们的价值观,我们没有告诉说这个产品逻辑什么样,你不会用,看看用户手册,我们不是这样,我们是看他们是怎么在使用,对什么不方便我们再使用,在印度的成功,肯定也是产品做的好,技术做的好,但是最重要回归产品的本身,也需要我们更接地气的到街头去扫街,我们派过很多的同事到街头扫街,跟用户交流,用户你的需求是什么,什么是你需要的东西,这是中国公司在印度成功的最大的关键。

周子敬:其实每个国家开发过程也都有很多的这个各国公司和资本进入,中国也是这样,在互联网领域,中国公司会相对强一些,但是在其他的领域,像宝洁、IBM等等外企在很多领域做的非常的优秀,想请问6位各一个问题,在印度大的有中国,印度,由美国的,你们觉得,不同的文化和企业,在印度有什么样的发展和机会,做一些这方面的畅想吧。

靳文戟:我觉得印度之所以被大家关注,是因为印度是出了中国美国之外第三大的市场,市场足够大,容得下一头大象也可以容得下一条龙也可以容得下一只鹰,我觉得这个空间是足够大的。

毕竟我们是做生意,所以我觉得很多地方,还是要落到一些很细致的地方来看,比如说我们把我们当时投资把这个从互联网创业,分到1到10,做O2O难度是10,然后从媒体到社区社交,电商到O2O,就1到10,我们觉得有些东西是中国公司自己去做的,有些公司我们绝对不碰,O2O绝对不适合中国公司去做的,O2O去印度做的绝对是找死,电商就是看情况,电商卖到中国去可能行,但是卖到其他的地方,可能机会也不大,但是做社区可能有一定的机会,但是有非常重的印度本地团队来支持,因为文化习惯也都不一样,所以我觉得中国公司,在哪个领域能够如何参与,我觉得是case by case,要一起融合才行。所以从PE的角度来说,平安的郁总来说,你们比较大一点。

郁乐:这个问题挺难回答的,就是说我是这么看的,就是说,你看中国过去的这个十几年,过去10年走了美国20年,30年的历程,今天各种各样的要素集中在英国的这个市场,加上互联网特别是移动的这个推广的话,我觉得这个印度可能要在未来十年里面要走完这个相当于美国可能60年这样的一个历程,所以有趣的就是这个节奏会变得更快。

第二件事情,其实玩家也变得更多,这个角色就越来越复杂了,所以其实怎么说呢,坦率的说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市场里面,我也是小学生,但是很有趣,我觉得可能这个东西到最后的话结果决定一切,所以现在要做的事情,大家赶快买飞机票飞到德里、孟加拉去扫街,也用一下印度的这个服务,真正去切身感受和体会,可能在这个里面大家可能会发现更多的这个惊喜,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是这样,因为到最后每件事是用脚投票的,当你真的感觉好的时候,你只要在这个早期投进去,你投什么东西都会比较挣钱的,不用很复杂的算术,也不用PE,大概这是我的看法,谢谢。

周子敬:竺道是中印连接的非常好的公司,所以中国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也可以多和竺道来合作。下面有请仇总。

仇俊:印度它的GDP从5年内从1000到1万美金,那么可能是印度的市场,但是有足够长的窗口期,没有说不是一个0和1的游戏,我相信大家都能够赢。

Reddy:我们在英语当中,我们讲的是这个软件我们想给整个世界带来更好的这个服务,所以我们也是要朝着西方的模式,去调整自己,主要是从科技的角度来讲。

人才还有和这个西方的沟通,以及复制他们的模式,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在我们的商业模式,在PE和IPO的这些工作当中,我们是做了很多的,那么现在我们的这个GD瀑,确实是比较的落后的,甚至是落后中国10年,所以有些东西印度还没有,也就是说,人们的购买力是非常的有限的,在自己的这个温饱解决基础上,能够消费于其他的东西,也是比较有限的,所以消费的行为是非常令人神往的,因为它确实是有巨大的潜力。

从规模的角度来讲我们是亚洲最大的经济体,我们要从中国去学习,那对我们来讲非常有用的,我们刚才也谈到一点,我们去把创新带到这个全球的产品当中,比如说手机、软件硬件,转变市场,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去美国学习很多的东西,如果你都没有在美国卖过东西,你怎么知道如何去美国卖东西呢,如何解决,印度本土客户的问题和跟在中国解决中国本土客户的问题,是非常相似的。

所以我觉得中国的经验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学习,刚才我们同事也讲到,在印度如果要做好这个业务的话,监管可能并不一定能够copy我们想那么多的东西,服务、中小企业、媒体也都非常本地化的,到底客户的行为跟中国是非常相似的,这一点并不是很难,但是把这个用户的群体,从这个100万,增加到1个亿,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这个是非常困难的,也是我们要从中国学习的。我们怎么来增加用户群,这是我们要向中国学的最重要的也是让我们最让我们神往的一个经验。

Mohla:作为企业家来讲,我们总是探讨颠覆性的技术,如何带到下一个水平等等,但是从印度的话最终我们都是在解决最基本的问题,我们都是还在建立这巨大的高速公路的第一步,我们其中的一个目标,就是实现人均GDP1万美元,这是我们要走向下一个台阶的,更上一层楼最基础的。所以我们要建立起这个高速公路之前首先我们需要最基本的教育、金融还有道路等等,以及医疗。所以我们有巨大的机会,可能都在于简单的产品和服务,不管是茄子快传还是小米在印度所做的工作,你可以看到还有旅行、差旅、电商等等,你看看基本的这个需求是非常简单的,我看到我们中国的同事尤其是IDG,中国的这些同事,他们解决的东西都是非常基本基础的这个需求,比如说一个企业,或者说消费者的这个核心的问题,然后去调整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满足他们的需求,在未来5到10年,这个问题是不是还是要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就向中国的同事学习这些经验对我们非常有帮助的。

Jain:谈到中国公共支出这方面的问题,中国的企业已经知道如何进入印度,如何做好自己的业务,如何建立起跨国的这些结构的设计,然后做的很成功。我觉得从IOT物联网到智慧城市等等这些都是巨大的机会,尤其在农村地区以及城乡结合部的这个地区,那么最后一公里的这个互联网的连接,也是巨大的一个机会。
那么实际上这些用户来说是超过了数亿的这个巨大的商业机会,在这个核心的互联网覆盖区域以外,而现在也是政府推动的一个领域,他们希望整个印度成为一个智慧的印度,让印度的城市成为智慧城市,我是非常欢迎大家来到印度,去追寻这些智能智慧的机会,而不应该是把眼光着眼于这个核心的互联网领域。

周子敬:谢谢6位嘉宾的分享,出海是非常大的问题,看到越来越多的印度人和印度企业与中国在一起交流合作我们也希望创投行业,有更多的这个机会和交流,也非常感谢坚持到最后的观众,这个论坛就到这,谢谢!


你的项目想被报道,点击这里。  市场活动及PR合作,点击这里。    --白鲸社区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微信公众账号